营收增速连续两年下滑 元成股份加码休闲旅游业务

本报记者 方超 童海华 上海报道

自2019年5月20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通知书》至今,尽管一年多时间过去,但元成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成股份(603388,股吧)”,603388.SH)“一直未收到进展或结果的通知”。

元成股份对此回复《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称,上述事件目前尚未对公司形成重大影响,但未来如案件一直悬而未决或处罚结果的不确定性可能对公司发展造成一定影响。

除此之外,以园林业务起家的元成股份,休闲旅游业务的营收占比呈现出越来越高的趋势,2017~2019年,该项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50.65%、54.44%、61.26%。

与此同时,其也有仓颉庙中华上古文化园一期项目等进展缓慢。

对此,元成股份表示,其是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拓展了休闲旅游领域,而仓颉庙上古文化园项目则是受项目四证办理及甲方场地移交等原因影响,导致项目进展迟于预期。

营收增速波动下滑

“元成股份、诚邦股份(603316,股吧)和杭州园林(300649,股吧),3家上市公司注册地同在杭州,经营同业,近乎同期上市,但是上市三年来,元成股份市盈率最低,不受资金青睐。”此前,曾有投资者如此向元成股份发问。

对于公司市盈率偏低的疑问,元成股份方面回复记者称,“公司发展及资本市场表现是一个动态过程,在不同的阶段和周期可能存在完全不同的结果”。其同时表示,“公司现阶段的市盈率低于行业平均也表明公司存在较大潜力”。

除了市盈率偏低的问题外,作为浙江省园林行业首家A股上市公司,元成股份的业绩表现更受市场关注。

Wind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元成股份的营收分别为8.42亿元、12.44亿元、10.08亿元,增速分别为54.33%、47.80%、-19.00%,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2亿元、1.35亿元、1.37亿元,增速分别为73.05%、47.50%、0.87%。

对于上述期间内营收增速变化较大的原因,元成股份回复称,一方面是由于“每年较上年的基数不同,2016年基数最小,对应2017年增速越大”,其次,“行业的发展环境每年略有不同,公司会根据环境变化把握好业务发展的节奏和度”。

此外,元成股份还强调称,“公司的经营数据变动表现与行业内其他企业变动情况有一致性”,其表示,2019年,“行业内半数以上企业营收有所下降,2/3以上净利润有所下滑,公司相关数据并未低于行业平均”。

天风证券研报也表示,“2019年行业整体营收增速由正转负为下滑22.62%”,“疫情影响下行业整体营收持续承压”,而在18家可比上市园林公司中,2019年则有11家营收下滑,业绩增速超过20%的仅有两家企业。

除了营收增速波动外,元成股份的生态景观业务营收占比近年来处于连续下滑状态,2017~2019年的营收占比分别为 32.12%、28.15%、24.09%,而同期毛利率分别为 19.02%、17.44%、17.14%。

“生态景观类项目大部分单纯依赖于地方政府的财政付费,近年来地方政府负债压力较大。”元成股份同时表示,该业务的毛利率变化幅度在2%以内,无较大变化,主要是“每个阶段开展的具体项目不同,每个项目不同区域及不同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略有不同”。

有项目进展缓慢

在生态景观营收占比下滑的同时,元成股份的休闲旅游营收占比却呈快速上升之势。

Wind 数据显示,2017~2019 年,元成股份休闲旅游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50.65%、54.44%、61.26%,其2019年年报显示,实现休闲旅游类业务的营业收入约为 6.17亿元,毛利率约为27.64%。

对于休闲旅游业务营收占比持续提升的原因,元成股份回复称,园林企业原先依赖于政府投资、地产投资,以地产园林、市政园林双轮驱动为核心的产业链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在经济结构转型等政策叠加下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此外,元成股份称,随着此前园林专项资质的取消,以往园林企业承接的景观项目呈现出越来大型化、综合化、各专业融合化等趋势,其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拓展了休闲旅游领域,而该业务也是元成股份的三大核心业务之一。

尽管如此,元成股份2019年年报显示,其此前签约的仓颉庙中华上古文化园(一期)PPP项目进展缓慢,到年报披露的2019年底,该项目的完工比例仅为 16.18%。

而项目所在地白水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仓颉庙中华上古文化园项目是白水县依托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仓颉庙与墓”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仓颉传说”精心策划的重点项目,签约的一期PPP项目主要建设仓颉庙片区和史官古镇两大片区,面积约2157亩,投资估算15.8亿元。

对于该项目进展缓慢的原因,元成股份回复称,一方面是受项目四证办理及甲方场地移交等原因项目进展迟于预期,另一方面由于“该项目以PPP模式实施,属于公司谨慎开展的业务模式”。

元成股份同时表示,“该项目虽总投资较大,但项目实施中按子项推进实施及收回投资,且不同子项需满足一定的前置条件后才可实施推进,所以从项目全部总投资角度来看项目完成占比较小。”

案件“悬而未决”

除此之外,元成股份还因公司高管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年多未结案而引发市场关注。

将时间拨回到2019年5月21日,彼时元成股份公告称,其在该日收到董事长祝昌人,副董事长、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姚丽花的书面报告,其两人皆于2019年5月20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内幕交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元成股份公告同时显示,其根据祝昌人和姚丽花的书面报告,上述立案调查是基于他们作为浙江元成园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相关当事人,在该员工持股计划买入公司股票事项上涉嫌内幕交易,对其本人进行立案调查。

天眼查显示,祝昌人为元成股份第一大股东,持股34.79%,但其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元成股份 42.25%股权,为最终受益人。

对于上述高管被立案调查至今未结案,元成股份回复称,在收到该通知书后,其高度重视并及时披露立案情况,自2019年5月立案至今,公司多次书面请求有关部门全面、客观调查并尽早结案。

“但公司及相关当事人一直未收到进展或结果的通知,目前尚未对公司形成重大影响,但未来如案件一直悬而未决或处罚结果的不确定性可能对公司发展造成一定影响”。元成股份如此表示。

元成股份同时在回复中强调称,“上述两人并未私下购买或控制其他人账户购买相关股票,两人涉嫌内幕交易主要系公司2017年员工持股计划账户购买公司股票两人作为持股计划的份额持有人,相关调查部门认为持股计划可能涉嫌决策持股计划账户在半年业绩快报等敏感期买入股票,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尊重有关部门的调查,也希望能尽快有相关结论及结案”。

“一来这是针对个人的,二来结果会怎么样,因为既然没有一个公开的结果,我现在也不方便说”。元成股份相关负责人同时对记者表示,“我们的诉求是尽快结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元成股份2019年年报“可能面对的风险”中,“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立案调查事项尚未结案的不确定性带来的影响”也位列其中,“将尽可能根据事情发展情况做好相关规划,避免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