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黑洞”

中国医疗美容行业事故多高发于黑医美机构,多数消费者投诉、报案无门。

近日,黑猫投诉平台收到一位消费者投诉。该消费者到某诊所做瘦腿美体项目,本来只想打两百单位的,结果去了之后被告知最少要打三百单位。她想看下配药过程,配药的美学设计师却眼神闪烁,找各种理由不让看。结果,注射完之后她的腿严重凹陷,与身材不成比例。后续产生纠纷要求退钱,诊所则以药物见效慢,凹陷只是小问题等借口来搪塞。

到国外也不保险。“我在韩国花了5万元做的整鼻手术,术前医院的工作人员态度非常好,各种嘘寒问暖,术后有问题就不管不问了。现在我的鼻子越来越歪,我多次寻求解决方案未果,退钱医院也不肯,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一名整形失败的女士无奈地表示。

8月14日,黑猫投诉平台负责人高军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黑猫平台医美类投诉一年超过7400件,涉及商家超过200家。据此前中消协一项统计显示,我国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导致毁容的案例近2万起,90%-95%皆是因“黑医美”导致。

医美乱象

8月12日,重庆市卫生监督综合行政执法总队派出6个检查组,对重庆市22家医疗美容机构启动执法检查。检查首日,检查组共发现40余条问题线索,部分医疗美容机构存在超出诊疗科目范围开展皮肤美容科的美容项目、使用未取得处方权的人员开具处方、病历资料填写不完整、医师未变更主要执业机构、处方签无药师签字、医院病历上医师签名不规范、使用未取得麻醉药品处方权的人员开具麻醉药品、主诊医师未备案、医务人员信息公示不完整、《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未按期校验等问题。

重庆市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据《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万家,而非法经营的医美店铺数量超过8万家,合法医美机构仅占行业的14%。在合法的医美机构中,依然存在15%超范围经营的现象。

这使得一些医疗事故频发,而且消费者投诉无门。艾瑞咨询高级分析师赖贞指出,医美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也催生了很多行业乱象,给大众的消费决策带来困扰。高军委介绍,入驻黑猫投诉平台的医美商家总量112家,总投诉量1980单。问题主要集中在虚假宣传、整形失败、无法退款、捆绑贷款四个方面,投诉解决率40%。

机构超范围经营违规项目、无资质机构线下经营的现象屡禁不止,不仅损害行业发展声誉,严重时甚至会威胁消费者的生命安全。据白皮书显示,中国医疗美容行业事故多高发于黑医美机构,平均每年黑医美致残致死人数大约10万人,且多数消费者投诉、报案无门,维权难上加难。

医美行业乱象丛生,信息鱼龙混杂、真伪难辨。与此同时,消费者也缺乏对医美知识的正确认知。《白皮书》指出,仅有39.1%用户对轻医美项目的认知范畴正确,60.9%用户错把手术类项目如抽脂、隆胸丰臀、手术类面部整形、植发错认为轻医美。

消费者们常常分不清生活美容和医疗美容的区别,常常不了解开展医疗美容项目应该去正规医美机构。这些对医美行业的认知偏差使得黑医美有空可钻,有利可图。

新氧科技副总裁、新氧风控委员会负责人张力明表示,互联网已成为黑医美的温床。面对互联网上海量的医美资讯,再加上一些黑医美故意打“擦边球”混淆视听,消费者常常难以辨别真假,给了黑医美可乘之机。据悉,黑医美可以利用熟人、微商介绍,社交媒体分享,论坛贴吧等医美分享帖进行线上渗透,再利用“打折,有内部资源”等手段诱导消费者进行消费。面对合法合规医美机构和医美产品的高昂价格,再加上对社交平台头部网红的盲目信任,大量消费者会掉入黑医美的陷阱之中。

即使选择线下消费模式,仍然面临黑医美渗透的危险。在线下消费模式中,黑医美可以通过熟人介绍,个人医美中介和生活美容机构转介等方式进行渗透,这种渗透方式多利用消费者对熟人的信任心理,但结果却变成通常所谓的“杀熟”行为。

行业自律

实际上,国家也在加大对医美行业的监管。如今年4月,国家卫健委等八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该通知下发后,截至目前,江西、河北、湖南等十多个省市有关部门纷纷出台相关整治方案,并开展了严厉打击非法医美专项行动。

在此文件指导下,各地也在加强执法,如甘肃省启动了医美整治专项行动,甘肃省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发布了《甘肃省医疗美容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决定从6月至11月,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为期半年的医疗美容专项整治行动;截至目前,今年温州市各级卫生监督部门共检查各类医疗美容机构及生活美容院670户次,取缔13户次,立案15户次,累计没收药品、医疗器械货值14.23万元,罚没款22.23万元。

黑医美问题已成行业顽疾,要彻底根除除了相关监管部门的他律外,行业的自律同样不可或缺。如医美协会、机构等近年来已经发起了行业自律行动。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秘书长朱美如就表示,希望第三方平台、医美机构、整形医生、新闻媒体和消费者参与医美行业自律行动,推动医美行业的线上化、平台化、规范化、专业化发展。

近日,新氧宣布了近期自律行动阶段性成果:拦截问题机构58家,处理疑似违规或超范围执业医师14685人次,处理涉嫌违规、违法医美商品12099例,总处理违规内容29729条,违规总封号351个。

不过,目前医美行业自律行动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市场上仍然有很多平台审核机制不全,对黑医美机构和假冒伪劣医美产品放任不管,消费者对医美行业存在认知偏差,黑医美为混淆视听而打“擦边球”加大了鉴别、监管难度,医美维权仍然困难重重,医美除黑之路仍然道阻且长,行业自律行动依旧在路上。

新氧科技CEO金星此前也指出,医疗美容产业的线上化是未来发展的必然,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可能会对医美行业的监管提供新思路。在过去的监管中加入互联网思想,可以帮助实现行业监管的有序性和高效性。“管理一家线上产业平台的效率要比管理数万、数十万线下机构高得多,因此,把产业搬到线上去,是整个行业规范发展的关键。”

另外,医美行业乱象丛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需求与供给的不对等。一边是寻求通过医美途径变美的人数不断增多,对美的要求越来越高,一边是行业医师缺口大,人才培养耗时长。

据《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实际从业医师数量为38,343名,而2018年卫健委统计年鉴显示整形外科专科医院医师(含助理)数量仅3,680名;如按非多点执业情况下,13,000家医美机构医师的标准需求数量达10万名,而根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统计,目前非法从业者人数至少在10万名以上。

市场需求急剧上升使得医美市场对行业医师需求量巨大,但据《白皮书》介绍,一个行业医师的培养时限是5-8年,如此长的培养周期实难满足目前医美市场的需求,因此行业人才缺口巨大。

2016-2020年,为缓解行业医师的巨大缺口,满足医美市场需求,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联合行业力量开展意向转科医师的培训工作,目前共累计培训5万人次意向转科医师,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行业人才紧缺的现象,但从目前医美行业来看,“无证行医”、超范围行医的医生和机构数据依然庞大。

(作者:朱萍,王鑫雪 编辑:李清宇)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