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镜像娱乐原创

文丨庞李洁

编辑丨于华东

行至第四个年头,《中国新说唱》再度点燃了这个夏天。

8月14日,最新一季《中国新说唱2020》在爱奇艺上线,#小白对吴亦凡说我欠你一个冠军##中国新说唱爷夏回##GAI严格#等相关话题很快登上微博、抖音、快手、百度、虎扑等多家平台的热搜榜单,节目随之进入舆论中心。

其中,giao哥、药水哥等人的到来引发了不小的讨论,他们所代表的群体被纳入新一季《中国新说唱2020》的海选范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节目有意拓宽并提升对多元说唱风格的包容性。尤其是节目赛制调整之后,四位厂牌主理人在海选阶段,手中的链子数不再设上限,对包容性的体现更甚。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不过,第一期节目过后,尽管#GAI给giao第二次机会#登上微博话题榜第一,成为当期最大的爆点,但在最终,giao哥并没有从GAI手中拿到“入场券”,则反映出包容并不意味着降低门槛,专业、实力仍然是rapper进场的基础。同样,吴亦凡对药水哥的考核亦有犹豫,对再次返回“说唱”舞台的王骞的表现并不认可等,亦是如此。

不难发现,《中国新说唱》系列节目发展至今,所覆盖的说唱圈层则越来越广,对hip-hop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四年时间里,《中国新说唱》系列节目助推中文说唱走过全民化、本土化的阶段,背后的爱奇艺也从探河摸路的“领路人”转变为深耕拓界的“守门人”。说唱这个在国内曾经尚属小众的文化,如今正大步迈向“下半场”,以专业性撬动国际化传播的新能量。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更“hip-hop”

首期节目后不久的发布会上,《中国新说唱2020》总制片人车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what’s the rapstar?”他想在这季节目过后能够给出一个回答,而其中专业实力被摆在了首要的位置。

目前,刚更新的第一期节目是聚焦于海选赛段,筛选最终进入几位主理人厂牌的基础人群。在分批次选拔的过程中,吴亦凡递出第一条链子时,给出的评价是“有点东西”。之后,这句评价频繁出现在他的“认可”中。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走过三年的海选赛场,吴亦凡已经见过太多的rapper,“阅人无数”的他能够给出认同,本身就是一个“高门槛”,而所谓的“有点东西”,实际上是“有点新东西”。一个明显的例子是,面对KAFE HU和王骞两位重返“说唱”舞台的选手,前者再度从吴亦凡手中拿到链子,后者则遗憾离开,原因便是“与去年非常的相似”。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相比之下,初次以厂牌主理人身份参与节目的GAI,同样在选人阶段显现出在专业性方面的严格。节目中,他考核的首批rapper频繁出现失误,最终导致一条链子都没给出,一时间,不少rapper要求再给一次机会,场面一度混乱,GAI随之反问“你觉得你这样hip-hop吗?”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后来,同厂牌GOSH的rapper在考核中出现失误,GAI也没有多给一次机会,而对有些“江湖恩怨”的厂牌rapper,GAI同样给有实力的参与者送上了链子。可见,专业能力是GAI考核的首要维度。

更值得注意的是,厂牌主理人在今年的海选过程中都显得相对松弛,因为链子数不再设限,他们不需要在实力相近的rapper之间做抉择。这样的赛制变化不仅是对说唱文化多元性的包容和尊重,还降低了机会、运气对参与者的影响,专业能力过硬成了rapper入场更重要的支撑点,同时也为之后rapper之间的实力battle埋下伏笔。

反之,从参与者的视角来看,“说唱”这一超级IP行至第四季,参与者中不乏成都CDC、重庆GOSH、活死人、Sup Music、广州精气神等顶级说唱厂牌;职业说唱歌手的参与密度也越来越大,包括万妮达、李大奔、小白等实力强劲的rapper再度归来,都从侧面反映出说唱业内对《中国新说唱》系列节目专业性的认可。

当然,实力汇聚之下,不少rapper都是奔着冠军来的。时隔三年之后回来的小白,直言自己从学习者变成了竞争者,更是向吴亦凡放出豪言:“欠你一个冠军。”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从节目主旨阶段性地变化、赛制升级到主理人考核标准、rapper的态度等,都从不同的侧面反映出,节目对hip-hop文化有了更深层的理解。可以说,这一届《中国新说唱2020》,更hip-hop了。

从“普及”到“高级”

新一季《中国新说唱2020》对专业性的深耕,在根本上是行业环境变化使然。

时间拉回2017年的夏天,《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成为了一档现象级综艺。对hip-hop而言,那是一次小众文化走向大众视野的狂欢,而对背后的爱奇艺来说,那是第一次视频平台通过一档节目,大面积推广和普及了一种文化。

行业变化是肉眼可见的:rapper们的商业价值暴涨;QQ音乐的一项数据显示,《中国有嘻哈》播出期间,说唱歌曲平均播放量从6月份的1.9万增长至8月份的35万;后来爆火的偶像成团类综艺中,说唱成为与vocal、舞蹈同样重要的艺人指标,欧阳靖、艾福杰尼、Jony J等rapper成为该类节目的说唱导师等。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更直观的影响是,爱奇艺高级副总裁、《中国新说唱2020》总监制陈伟在近日发布会上谈到:后来他接触的一些rapper中,很多都是从2017年那个夏天开始喜欢上说唱的。

而今,中文说唱的全民化普及阶段已然完成,行业进入“下半场”,更需要寻找新的突破点:一方面是向上探寻专业化发展的可能性,尝试国际化发展的新路径;另一方面则向下深耕hip-hop精神和内涵,守住说唱文化的底线。

在新的行业环境下,变化已然出现了。据了解,《中国新说唱2020》将在爱奇艺海外版同步播出,并提供中文、英语、印尼语、马来语、泰语、越南语、西班牙语、韩语、阿拉伯语字幕,将中文说唱的影响力辐射到国际市场。

国际化发展意味着向世界看齐,rapper的专业实力便是更重要的基石。这也是为什么爱奇艺要把说唱节目做得愈发专业,而不仅仅是一档综艺节目的关键。

在此基础上,《中国新说唱2020》将今年最后的冠军称为SSR(S-super说唱实力、S-star人格魅力、R-rapper),据该节目总制片人车澈透露:“爱奇艺今年将为这个SSR投入非常多的推广资源,包括与国际顶级说唱歌手的合作,包括在国内及海外巨大的宣推,让他从节目里的rapstar成为整个市场的rapstar。”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中国新说唱2020》总制片人 车澈

从这个发展路径来看,hip-hop在国内从全民普及到走向国际化,中文说唱的立足点也必须迈向更高的层次。只有让中文说唱更高级,才能最终实现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过程。

“守门人”

纵观说唱文化在国内快速发展的这几年,可谓潮起、潮落、潮又起。

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出现,推动说唱在国内实现全民化,此处无需赘言。但需要了解的是,当时,国内说唱综艺尚处空白,也没有成熟的用户基础,招商前景更不明朗,在这样的前提下,爱奇艺高投入打造《中国有嘻哈》,是一次冒险。而这一次冒险,促成了hip-hop在国内的风靡。

后来的故事并不复杂,由于说唱在国内的发酵速度之快,这个起源于黑人文化的音乐形式在国内传播中产生了某些“水土不服”。但是,说唱在国内的根基已经扎下,如何让这种文化适应国内的土壤,成了新的问题。

2018年,为了减少因普及不完善而造成的文化对撞,改名后的《中国新说唱》带着推动说唱本土化的使命归来,respect、peace&love的氛围,beat、舞美、服饰等细节中的中国风元素等,频频出现在rapper们的互动和作品中。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不过,说唱本土化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2019年,《中国新说唱》仍然在探索hip-hop文化与中国文化之间的平衡。但在这一季节目中,能够更明显地感受到中文说唱的强大能量。例如,当季热门rapper福克斯的大多作品,都带有鲜明的传统文化元素,与京剧、民乐结合的《庆功酒》更是成为热门出圈的作品。

同在2019年,《中国新说唱》的另一个发展指向则落在了多元化上:雾都偏实验性的Trap风格;Capper的Munble Rap尝试将人声乐器化,并与beat融合;DOOOBOI简单的旋律、歌词则被归属为New Wave等。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中文说唱的“守门人”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爱奇艺《中国新说唱》系列节目的发展,实际上就是中国全民对说唱文化的认知发展史。而爱奇艺从中积累的经验,是伴随着说唱从小众到大众的突围过程,这个过程无法复制,爱奇艺的经验亦无法复制。

当下,中文说唱在国际化发展的新趋势下,需要专业性上的把控,而承担起中文说唱出海重任的视频平台,恐怕同样非“爱奇艺”莫属。毕竟,爱奇艺对说唱文化长线发展的布局思维,折射出中文说唱的发展脉络,爱奇艺也伴随着中文说唱的走向,从“领路人”成长为“守门人”。平台所要守住的不仅是中文说唱的专业化门槛,更是hip-hop的精神底线,以及中文说唱走向世界的民族自信。

如今再看,中文说唱和爱奇艺,几乎已经是密不可分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中文说唱“下半场”的走向,取决于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传达了怎样的标准体系和门槛规则。毫无疑问,爱奇艺的野心是让中文说唱更具专业性,让中文说唱这个曾经的小众文化站上更大的世界舞台。

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编辑署名,违者必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