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研精机收支情况不合理 产能翻倍扩大必要性不足

红周刊 记者 | 胡振明

对于华研精机而言,若想上市首先需要有内容严谨的招股书,但其收支数据的明显不合理在监管层的严审下,可能会导致上市之旅并不顺利。公司为达到顺利上市募资目的,在不考虑自身产销情况下盲目扩大产能,如此做法很可能会导致募投项目达产后的产能闲置,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广州华研精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研精机”)近日发布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IPO发行不超过3000万股新股。然而,《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在梳理其招股书时发现,公司披露的报告期(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存在虚高的嫌疑。此外,报告期内还累计出现数千万元的不合理支出。如此不严谨的招股书去申报IPO是否合适是让人质疑的?更需要一提的是,此次IPO募资投入的两个扩产项目的规模超过了华研精机的非流动资产规模,其扩产计划是否有必要也是值得商榷的。

虚高的收入

招股书披露,华研精机主要以生产销售瓶坯智能成型系统、瓶坯模具、瓶坯制品等产品而获得营业收入,报告期内分别录得营业收入36758.93万元、39738.74万元和45677.62万元,从财务勾稽关系核算,这样的收入规模跟其自身财务报表所列示的相关数据并不吻合。

2019年,公司45677.62万元营业收入中有6387.38万元是外销收入(如表1所示),这意味着内销收入大约为39290.24万元,在考虑到2019年内销部分增值税税率下调因素后,可推算出2019年华研精机的含税营业收入为51080.03万元。

华研精机收支情况不合理 产能翻倍扩大必要性不足

在这个规模的含税收入之下,2019年华研精机“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1202.02万元,剔除年末预收款项增长的1517.31万元影响,则跟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全年大致流入了49684.71万元。

将含税营业收入51080.03万元跟与其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额49684.71万元做比较,不难发现,还有1395.32万元的含税收入没有对应的现金流量,理论上这将体现为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有相同规模的增长才对。

可事实上,华研精机的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情况并非如此。2019年年末应收账款为6707.49万元,应收票据为294.42万元,坏账准备达到1214.34万元。将这三个项目综合起来,可知应收款项余额为8216.25万元。这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合计9418.27万元相对比,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1202.01万元。一增一减下,含税营业收入跟相关现金流量、应收款项增长情况之间出现了高达2597.33万元的差额,这相当于有2000多万元的含税收入得不到财务报表数据的支持,收入有“虚高”的现象。

2018年的收入情况也存在类似问题。该年度营业收入39738.74万元(含6135.43万元外销收入)在考虑增值税因素影响后,全年的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45227.28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41867.32万元,而年末预收款项比上一年年末减少了504.86万元,剔除这一因素影响,该年度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大约为42372.18万元,比同期45227.28万元含税营业收入少了2855.11万元。理论上,这必然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应收款项有相规模的增长。

2018年年末,华研精机的应收账款为7870.38万元、坏账准备1206.74万元、应收票据341.14万元,综合起来可知应收款项余额合计为9418.27万元,相比2017年年末的9034.03万元多出384.23万元,远远没有达到理论上的2855.11万元的规模。

如此情况意味着,2018年同样存在2470.87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既没有现金流量对应,也没有相应规模的应收款项增长额对之形成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在招股书当中,《红周刊》记者仅找到有限的少量票据背书信息,而没有发现更多相关的详细数据。因此,针对2018年和2019年两年营业收入数据中的不合理现象,公司是需要给出合理解释的。

奇怪的支出

采购方面,华研精机生产所涉及的原材料种类繁多,主要为定制铸件、电气元部件等。根据招股书的披露,在报告期内,华研精机的原材料采购总额分别为16280.08万元、17918.63万元和24371.13万元(如表2所示)。然而与营收方面存在的问题类似,其采购数据同样存在不合理现象。

华研精机收支情况不合理 产能翻倍扩大必要性不足

2019年,华研精机原材料采购先后适用16%和13%的税率,按月均采购额来测算增值税进项税额,则24371.13万元采购总额所对应的税额有3351.03万元,由此推算出全年含税采购总额达到27722.16万元。理论上,这个规模的采购在财务报表当中我们必然能够找到规模大致相同的采购相关现金流量流出额以及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的增加额,两者形成相互匹配的关系。

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2019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28250.97万元,与此同时,剔除年末预付款项减少的314.68万元影响,该年度用于采购的现金流出了28565.65万元。将其跟含税采购总额27722.16万元对比,不难看出,现金流量要明显高于采购,这意味着多支付的现金必然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2019年年末应付款项出现相同规模的减少才合理。

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9年年末的应付账款有11395.91万元,而上一年年末的应付账款为9291.42万元,前后两年都不存在应付票据,通过对比可知道,2019年年末应付账款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2104.49万元。很显然,应付账款的情况难以跟现金流量形成合理的匹配,前后相差了2947.98万元。如此情况就让人很奇怪,多支出的现金流向了何处?

在分析其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购建情况之后,《红周刊》记者发现,2019年长期资产的购建情况跟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并无太大出入,对应付账款的影响也很小,因此这也无法解释上述多支出的原因。

类似的有较大不明支出情况在2018年也有发生。这一年的含税采购总额为20845.34万元,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23070.09万元,加上预付款项减少额167.28万元所对应的那部分现金流量,则全年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出金额达到23237.37万元。两者勾稽,现金流出比含税采购总额多出2392.03万元。

理论上,这应该是偿还了以往年度所欠货款才出现的采购相关现金流量流出,这会导致当年应付款项有所减少才合理。可事实上,华研精机在2018年年末的应付账款9291.42万元比2017年应付票据446.39万元、应付账款8123.38万元的合计数还要多出721.64万元,显然,这是不太合理的现象。

大规模扩产的合理性存疑

招股书披露,华研精机在本次发行股票募集的资金拟投入到“瓶坯智能成型系统扩产建设项目”、“高速多腔模具扩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包括了两个扩产项目,项目总投资分别为9803.96万元和10987.14万元。

这两个扩产项目的投资额主要是建筑工程、设备购置及安装等建设投资,也就是非流动资产的投资。“瓶坯智能成型系统扩产建设项目”的建设投资金额为7589万元,而“高速多腔模具扩产建设项目”的建设投资为9473.53万元,两者合计达到17062.53万元。

将这两个扩产项目的非流动资产投资规模,跟2019年年末华研精机整体的非流动资产合计额12929.41万元做比较,让人感到诧异的是,前者的投资规模比当前华研精机的非流动资产规模还要大许多,也就是说,通过本次发行股票,华研精机计划将自身的非流动资产投资规模扩大一倍还多。

招股书显示,实施该两个扩产项目都是为了扩大产能,突破产能瓶颈的限制。达产后,该两个项目每年新增收入达到23895.00万元和16960.00万元,合计达到40855万元。然而,我们注意到2019年华研精机全年的营业收入为45677.62万元,由此可见,华研精机想要通过本次发行股票募资将收入规模几乎放大一倍。

计划虽好,但当前华研精机的生产经营规模要实现如此扩产目标,或许还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方面,华研精机存在多大的产能瓶颈还有待商榷,而对此,招股书也没有详细描述。但《红周刊》记者在招股书中却发现,虽然2018年和2019年瓶坯智能成型系统和瓶坯模具的产能利用率都在100%左右,但是产销率却显示仍有部分富余。招股披露,瓶坯智能成型系统报告期内的产销率分别为93.55%、110.71%和92.31%,而瓶坯模具的产销率分别为112.22%、90.28%和89.96%,两个主要产品产销率在2019年均有下滑趋势,尤其是瓶坯模具的产销率一路下行。

虽然理论上公司想要扩大非流动资产的投资,将产能进一步扩大的需求本身是无可非议的,但大幅增加非流动资产的投资,相当于“再造”了一个华研精机,若达产即意味着公司将面临如何将产品销售出去的问题,毕竟报告期的产能、产销情况还不能体现出公司有翻倍的扩产需求。在报告期的前五大客户当中,仅第一大客户的购买规模有明显的增长,而其余大客户购买金额并没有可观的增长。不但如此,除了第一、第二大客户的占比较大之外,其余大客户占比均在5%左右,由此也不难看出在前五大客户之后的客户购买占比是很低的。因此,对于企业来说,首要的问题是寻找到更多的大客户,这比盲目扩大翻倍产能或更为有效。

(责任编辑:董云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