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可开启双边投资协定升级谈判

王辉耀(全球化智库(CCG)主任)

当前,中欧投资协定升级谈判进展顺利,在第31轮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双方就公平竞争规则方面的文本议题达成重要共识,有望落实年内达成协定的目标,成为中国对外贸易协商最新重大进展。

近年来,在世界贸易组织(WTO)运转不灵、中美贸易摩擦和全球化逆流背景下,区域及双边自由贸易加速发展。美欧、欧日、美墨加间的自贸协议均已生效,美日也在2019年10月就关税减让等达成贸易协议。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表示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定(CPTPP),届时将形成一个由亚洲、欧洲与北美40多个国家参与的跨太平洋与跨大西洋(600558,股吧)巨型自贸协议。

中国要避免在国际贸易交往中受到美国牵绊,需要积极推动贸易自由化、全球化,扩大自身在国际市场和全球经济中的份额,与更多国家和地区达成更紧密的经贸协议。其中,在中日各层面友好合作背景下,中国可与日本尽快开启双边投资协定升级谈判,并适时开启中日自贸协议谈判。此举在推进中日经贸关系升级同时,还可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建设进程,加速亚洲区域经济发展,并对中国开启加入CPTPP对话起到积极作用。

中日韩作为世界三大重要经济体,总人口16亿,占东亚70%;经济总量近21万亿美元,占东亚近90%。三国地缘相近,文化相通,经济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巨大。2007年,中日韩开启了三边投资协定谈判,2012年5月协定正式签署,同年11月三国正式启动了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协商。目前,中国是日韩第一大贸易伙伴,日韩分别为中国第二和第三大贸易伙伴。在去年举办的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三方领导人表示,将努力实现自由、公平、非歧视、透明、可预期和稳定的贸易投资环境,并保持市场开放。如中日韩达成自贸协定,中日韩自贸区将成为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欧盟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经济贸易区。

除三边协定外,中日现行双边投资协定于1989年生效,时间已相对较早。作为世界第二大、第三大经济体,中日分别与多国签署自贸协定,但由于美日同盟的刚性、美国的战略猜忌、韩日关系的曲折诸多因素,中日并未建立自贸机制。中韩当前已达成了自贸协定,且将启动第二阶段谈判,推动中韩经贸合作新机制建设,经贸合作处于加速发展阶段。韩国与日本自2004年底也举行了类似的谈判,但会谈因日本不愿降低农产品(000061,股吧)关税而停止。日韩在经济上存在较大竞争关系,且两国因历史问题一直龃龉不断,近一年多来陷入关系“冰点”,是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一个障碍。

中日作为一衣带水的邻邦,经济联系密切。就双边投资来说,日本是中国第三大外资来源地,中国是日本第二对外投资对象国。2019年,日本在华新设企业1000家,同比增加20.8%。截至2019年底,日本累计对华投资额1157.0亿美元,在我国利用外资国别中排名第一。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2020年上半年中日双边贸易额依然接近1500亿美元,日本对华投资约20亿美元,基本达到去年同期水平,充分体现了中日关系深厚的基础、强劲的韧性和巨大的潜力。

当前,中日关系稳定向好也为中日升级经贸关系创造了良好条件。在经济上,中日经贸合作已经实质性转暖,中日关系正步入新时代。两国关系已进入第三方甚至第四方合作新时代,共同利益增多,面临发展新机遇。日本经济界,尤其企业界看好中日自贸合作潜力,要求中日构建更高合作平台的呼声日益增大。今年抗击新冠疫情期间,中日两国从政府到民间守望相助、友好合作,对中日关系的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虽然由于疫情暴发,原定于今年春季习近平主席访日行程推迟,但中日政治关系趋缓为中日双边关系升级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中日通过投资协定升级谈判或自贸协议谈判可建立持续密切的高层对话。在日韩关系陷入低谷之际,中国在分别与日韩的经贸谈判中可起到斡旋调和作用。中国依据中日韩自贸协定签署标准进行协调,在加速双边经贸关系发展同时,可降低中日韩自贸协定推进难度,并有效缓和日韩关系,为中日韩自贸区协定签署及中日韩合作升级创造良好条件。

中日作为搬不走的友邻,合作潜力巨大。新冠疫情之下,中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式的互助合作已证明中日关系经得起磨难和考验。中日升级经贸合作,也必将为两国及地区经济繁荣及民生福祉作出积极贡献。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