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文丨吴大郎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最近,新能源汽车大事不断,理想汽车赴美上市、恒大许家印一口气发布六款恒驰。

与此同时,8月8日凌晨,小鹏汽车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招股说明书,拟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XPEV”,承销商包括瑞信、摩根大通、美银证券等。

这进一步反映出小鹏对资金的需求度。值得一提的是,主要经营数据方面,招股书披露,小鹏汽车自2015年成立后至今一直没有盈利。

对于小鹏汽车而言,上市只相当于拿到晋级资格,未来仍有一个“大隐患”等待着何小鹏。毕竟,它和特斯拉相关商业纠纷,还在缠斗之中。

特斯拉,无疑成了悬在小鹏汽车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特斯拉缠斗小鹏汽车

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的这场因诉讼而起的缠斗已经持续一年多。

虽然小鹏汽车只是曹光植案件的第三方,但由于曹光植作为小鹏汽车的现员工和直接利益相关人员,使得这个新东家很难“撇清”。

双方的商业秘密窃取纠纷,要追溯到一年前。2019年3月21日,特斯拉在美国起诉其前员工曹光植窃取公司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并提供给小鹏汽车使用。

曹光植此前曾在特斯拉担任Autopilot的视觉科学家,2019年1月加入小鹏汽车,出任感知负责人。

特斯拉发起诉讼之后,小鹏汽车就发布声明称,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并表示针对此事启动进一步调查。

按照特斯拉的指控内容,曹光植于2018年11月使用个人iCloud账户创建了特斯拉高级机密信息的备份副本,以备份整个储存库、Ap和神经网络源代码库,包括了超过30万个独立文件与目录。

并且在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1月3日之间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其iCloud账号断开,登录特斯拉安全网络,删除其浏览历史及超过12万个文件。

小鹏汽车方面表示,过去一年公司已经反复和广泛地遵守特斯拉的合理取证要求,但却发现特斯拉现在似乎更有兴趣利用这场诉讼来扰乱小鹏的业务运营,而不是将范围局限在针对曹光植的实际诉讼索赔。

据了解,针对案件调查,2019 年6月,小鹏汽车提供了公司发给曹光植的笔记本电脑的法证图像,及其电子邮件以及其他文件。

自2019年6月7日起,特斯拉及其法证调查供应商一直持有曹光植的硬盘进行审查。

值得注意的是,曹光植在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承认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即向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自动驾驶源代码的文件。

不过,他否认窃取技术机密的指控,声称自己没有将与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的任何商业机密带到小鹏汽车,也没有使用这些数据为新雇主谋取利益。

不过,2020年1月17日来自特斯拉的传票,让小鹏汽车感到愤怒,并且拒绝继续配合。他们要求小鹏汽车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所有员工的电脑文件备份等近30项内容。

其中包括曹光植以及小鹏汽车2018年11月1日起所有与自动驾驶相关的源代码,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总裁顾宏地等多位高层在内的曹光植所有上下级员工的工作电脑之法证调查电子版、与曹光植工作有关的人员的沟通记录、XMotors的雇员名单等。

今年3月6日,小鹏汽车就针对特斯拉的传票向法院提出书面的反对申请。

小鹏汽车认为特斯拉的诸多调查要求无理。“坚决依法抗辩,对特斯拉提出的诸多无理要求,例如要求小鹏汽车提供全部源代码等表示严辞拒绝。”

小鹏汽车在最新声明中强调,过去一年里,不隐瞒任何东西,努力协助该案调查,但至今没有任何数据显示,小鹏汽车有滥用商业机密或其他不当行为。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小鹏汽车诉讼失败,不仅会影响到小鹏汽车的生产销售,还会因为巨额的赔偿导致股东权益受到极大的损害。至于对小鹏汽车的上市计划影响,如果诉讼结果影响到了小鹏汽车的正常运营等等,那么很有可能会不让上市。

不过,即便小鹏解决了特斯拉这个“隐患”,美国投资人对小鹏、理想等新能源车企仍然疑虑重重,诸多投资人损失惨重,蔚来尚且如此,小鹏的挑战更大。

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P7的销售堪忧

何小鹏从不掩饰对于P7的期望。

在此前的P7发布会上,他称“我们真的要做一款对得起良心,足够领先的有中国特色的智能汽车,我们会在新的赛道代表中国制造,并且跟他们PK。“

值得注意的是,小鹏汽车定价的22.99万~34.99万元价格区间内,确实拥有着特斯拉这一强势的竞争对手。有网友评论:“这款车,没钱的买不起,有钱的看不上。”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7月的销量为6639辆,而Moedl 3截至6月份的销量就达到了46464辆,后者销量几乎为前者的8倍。可见小鹏P7能否完成对标Model3的使命,还尚不明朗。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3.988亿元、36.917亿元和7.958亿元。

此外,截至2020年7月底,小鹏G3累计交付量达18741辆;小鹏P7自2020年6月底开始交付,目前累计交付量1966辆。两款车型合计交付量为20707辆。

一面是资方力挺,一面是消费者不买单。这让小鹏汽车及其尴尬。如今的现实是,小鹏汽车不仅没做到月交付一万辆,其销量也已开始下滑。

据“锌刻度”报道显示,小鹏汽车的销量从4月开始就出现了逐月下滑的情况,从4月的1008辆下降到了6月的821辆。

考虑到今年上半年小鹏汽车仅有G3一款车在售,这说明小鹏汽车目前的销售主力已经开始疲软,短期之内还是难以迈过盈亏平衡的门槛。

除了因为交付问题导致车主现场维权外,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显示,小鹏G3 还被消费者投诉存在刹车失灵,突然失去动力等问题。小鹏汽车要想追赶特斯拉还是一条漫漫长路。

- END -

编务日常 | 加微信:v1983946025v

联系主编 | 加微信:18601293448

牛刀财经投稿邮箱:931394256@qq.com

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马斯克不会放过何小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牛刀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