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以来银行信用评级报告数量井喷 11家银行评级发生变动

本报记者 吕东

进入下半年,银行信用评级报告如雪片般飞来。在一个多月时间内,中国货币网上披露的银行评级报告数量高达248份(剔除政策性银行、外资银行和农信社),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前6个月的评级报告数量仅为89家。与此同时,有11家银行的评级被“调高”或“调低”,其中除浙江泰隆商业银行外,其余10家全部为农商行。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商业银行发行的债券主要在银行间市场交易流通,根据交易商协会的要求需在发债企业审计报告出具日后3个月内(最晚不晚于当年7月31日前)出具定期跟踪评级报告,导致近期银行评级结果集中披露。“评级出现向上或向下调整的银行全部来自农商行,这主要是不同区域的此类银行经营差异较大所致。”

7月份以来

评级报告数量井喷

由于商业银行在债券市场上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同业存单等进行资本补充,按规定均需对银行主体及所发行的债券进行评级。因此银行评级报告时有披露。而在进入下半年之后,各家银行评级报告开始急剧增加,一天时间内数十家银行评级报告发布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根据iFinD数据统计显示,7月份至今的一个多月时间内,有高达248家银行评级报告出炉。在中国货币网上,仅7月31日一天,就有近40家银行的评级报告出炉。对比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今年前6个月发布的银行评级报告数量仅为89份,也就是说,下半年以来一个多月时间内发布的银行评级报告数量,已是上半年的近三倍。

具体来看,7月份以来共发布了6家民营银行信用评级,其中浙江网商银行评级最高,为AAA级,而威海蓝海银行评级最低,为AA-级。

村镇银行作为数量最多的一类银行,下半年以来,有4家披露了评级报告,分别为浙江洞头富民村镇银行、浙江永嘉恒升村镇银行、浙江台州路桥富民村镇银行和上海松江富明村镇银行。由于此类银行普遍具有经营区域经济总量小、产业较为单一以及品牌影响力有限等特点,村镇银行的信用评级级别并不高,均为BBB+,属于银行评级中较低的一级。

李茜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道,评级公司对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评价主要参考宏观经济及政策因素、行业环境、社会责任及公司治理以及银行经营合规性、发展战略、业务竞争力、风险管理、财务状况及外部支持因素等。以东方金诚为例,其银行评级具体的关键指标涵盖资产及存款规模等业务竞争力指标、客户贷款集中度、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流动性比例等风险管理指标以及净资产收益率、资本充足率等财务指标等。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评级报告中评级的高低,主要影响的是银行资本补充,对于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来说,目前普遍面临资本补充的压力,这些银行的融资渠道以债券融资为主,主要包括同业存单、金融债券和资本补充债券等。

11家银行评级发生变动

7升4降

今年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商业银行整体盈利表现欠佳,这点从已披露的非上市银行业绩就可见一斑。也因此,在7月份以来发布的银行评级报告中,有一些银行因经营不善、资产质量恶化等原因被“调低”了评级。

记者根据iFinD数据统计发现,7月份以来披露的银行评级报告中,除了234家银行评级维持不变、3家银行为首次披露评级外,另有7家银行评级被“调高”,4家银行评级被“调低”。

评级“调高”的银行包括浙江泰隆商业银行、浙江安吉农商行、温州鹿城农商行、六安农商行、江苏如皋农商行、广东南海农商行、浙江武义农商行。其中绝大多数银行位于浙江、江苏及广东等地区,由于所在地区经济发达,使得此类银行发展普遍较好,评级上调所给出的原因也多为盈利能力保持稳定、贷款质量改善、资产质量和流动性良好等。

与此同时,下半年以来,由于资产质量下滑、负债稳定性降低、盈利能力及安全性下降等原因,有4家银行评级被“调低”,分别为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山东荣成农村商业银行、山东阳谷农村商业银行和烟台农村商业银行。

对于下半年以来评级发生变动的银行大多为农商行这一情况,李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同区域的农商行经营差异较大,东部地区经济实力雄厚,农商行整体信用风险要低于其他地区。农商行级别调降的原因包括:部分农商行所在的区域经济实力偏弱、产业相对落后,且客户以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为主,抗风险能力较弱;农商行不良贷款化解能力较为有限,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信贷资产质量恶化进一步侵蚀盈利及资本使得银行信用风险增加。

陈文表示,一些区域经济发达地区的农商行会发展较好,但其他地区的一些农商行则面临较大压力。如果农商行所在地区经济下行的压力较大,将会恶化当地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此外,在公司治理方面,农商行仍属相对比较薄弱的一类银行。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