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钢 中国和东亚地区或将是今年唯一经济正增长区域

肖钢 中国和东亚地区或将是今年唯一经济正增长区域

肖钢 中国证监会原主席。受访者供图

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同时疫情加剧了全球的地缘政治等冲突。如何看待下半年全球经济的形势?8月6日-8月12日,由新京报贝壳财经主办的“中国经济新格局:乘风破浪”夏季峰会在线举行。在峰会上,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表示,疫情反复暴发的风险和发达经济体前期无限度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开闸放水带来的金融风险,这双重风险可能对实体经济会造成二次冲击,现在断言全球经济复苏为时尚早。其中,对于未来全球经济可能面临的金融风险,肖钢表示,不能排除金融市场可能再次发生大幅波动的情形。

中国和东亚地区可能将是2020年唯一的经济正增长的区域,成为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中国将带动亚洲地区的经济复苏,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中国经济已经逐步走出了疫情的阴霾,基本面持续向好。

“现在断言全球经济复苏为时尚早”

“进入6月份以来,一些国家经济有所修复,但是全球经济复苏之路仍很艰难,疫情反复暴发的风险和发达经济体前期无限度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开闸放水带来的金融风险,这双重风险可能对实体经济造成二次冲击。”肖钢说,前一个风险可以简单归纳为是供应链的风险――各个地方要防控疫情,要封城、要隔离等措施,这主要表现为实体经济的供应链的风险。后一个风险就是金融风险――主要表现为债务链的风险。

谈及全球经济复苏,肖钢引用美联储报告说,美国经济复苏的前景是高度不确定,国际组织和一些机构都预测美国经济今年至少是负增长4.6%。数据显示,美国6月份经济数据有所回暖,6月美国工业总产值增长了5.4%,6月非农业部门新增就业岗位480万个。“这些数据看上去都超出了市场预期,但背后有很大的隐忧,这个隐忧就是疫情反弹可能带来的压力。”

欧元区6月份经济有所回暖。不过,肖钢引用欧盟委员会表述指出,预计欧元区的经济全年会萎缩8.7%,失业率高企和家庭收入下降的情况会进一步加剧经济裹足不前的状况。

日本央行7月中旬发布的报告将经济增速预期下调到负4.5%到负5.7%。“总体上来讲,下半年可能相比上半年经济可能会有所复苏,从日本的生产和设备投资情况看,也有触底反弹的迹象。现在服务业的恢复恐怕难以做到,所以整个经济复苏的节奏也将非常缓慢。”肖钢说。

此外,肖钢引用IMF数据指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情况看,也很不乐观。

肖钢最后引用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中国和东亚地区可能将是2020年唯一的经济正增长的区域,成为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中国将带动亚洲地区的经济复苏,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总之,6月份多个国家的经济数据虽有反弹,但是当前还不足以改变经济前景黯淡的状况,现在断言全球经济复苏为时尚早。”肖钢说。

“针对可能爆发的双重风险 各国要协调宏观政策”

下半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全球经济要警惕哪些风险?

在肖钢看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其实没有实现真正的复苏,今年进入疫情以后,欧美日等国央行又纷纷推出零利率、负利率和无限量的量化宽松,虽然对于缓解当前全球市场流动性紧张、刺激投资和消费有积极作用,但是它的负面作用也很明显,短期的效应无助于解决结构性的问题。“从这些国家量化宽松政策的实施情况来看,还造成了市场的扭曲,削减了银行的收益,限制了它们放贷能力,有的不但没有增加消费,反而增加了储蓄,实际上侵蚀了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

“由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大部分还是使用美元,所以对它们而言,如何防范发达经济体实施负利率和无限量、无底线的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外溢风险,就显得十分重要。”肖钢说,对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而言,既要注意防范资产价格的泡沫,防止资金脱实向虚,又要防范资本的外流――因为美元还是全球的储备货币,又要防范本国的货币贬值、债务违约等风险。

上半年全球金融市场巨幅震荡,下半年是否会再现?“金融市场经常是受到一些黑天鹅、灰犀牛等各种外生性因素的冲击,预测市场的发展非常困难,下半年全球金融市场会不会再现上半年那样的大动荡,还不好下一个肯定性的结论。至少不能排除金融市场还可能发生大幅波动的情形。”肖钢说。

那么,如何防范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肖钢表示,针对这个双重风险,各国需要加强合作,协调宏观政策,着力调整经济结构,提振国内的需求,推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朝着更包容、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要提高供应链的数字化水平,促进电子商务和数字经济发展,大力推进区域合作一体化,加强国际资本流动的管理,共同来应对经济下行和金融风险上升的压力,促进经济复苏。

中国经济已经逐步走出了疫情的阴霾,基本面持续向好

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形势以及可能面临的风险?

肖钢表示,中国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灵活的货币政策,在常规状态下加强逆周期调节,不搞大水漫灌、不搞赤字货币化,也不会搞负利率。中国经济已经逐步走出了疫情的阴霾,基本面持续向好。

不过,仍要高度重视金融风险进一步积聚,包括银行信贷的风险、公司信用债的违约风险、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房地产金融风险和输入型的风险,以及我国在境外资产的风险这些方面。“疫情之前我们就有这些风险,疫情之后我们要防止这些风险从潜在的、隐蔽的、延缓的状况,向着未来的集中式爆发的可能性转变。要预防局部性的金融风险演化成大面积的金融风险。”

对于中国经济面临的输入性风险,肖钢提醒,当前主要发达经济体实行零利率、负利率,借钱很便宜,部分短期外资,即热钱,会进入中国市场。“这种资金快进快出,进来的时候会促使我们的资产价格快速上升,快速撤离的时候,可能造成我们市场的大幅波动。”肖钢说,从最近几年的情况看,中国资本市场和境外的资本市场联动性在显著上升。因此,我们要在坚持扩大开放的同时,注意防范短炒资金可能对市场波动带来的影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侯润芳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