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第11家科创板项目主动“撤单” 慧捷科技IPO折戟于何?

慧捷科技撤材料的主要原因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其核心技术能力的护城河相对有限;另一方面规模不大的营业收入大部分仍然来自单一客户,这有可能给慧捷科技带来风险。

科创板IPO的撤退大军再添一例。

8月10日,上交所发布关于终止对慧捷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这意味着慧捷科技闯关科创板的IPO之旅正式告终。

慧捷科技的止步,也让科创板今年以来主动撤材料的发行人达到了11家之多。有投行人士认为,主动撤材料企业数量的增加,意味着已经实施注册制的科创板并未放松对公司质量的审核,而伴随着科创板IPO的常态化,越来越多项目申报背后也必然有不符合上市要求的企业前来叩门。

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慧捷科技撤材料的主要原因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其为金融机构提供的联络呼叫中心服务在AI语音识别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下,其核心技术能力的护城河相对有限;另一方面规模不大的营业收入大部分仍然来自单一客户,这有可能给慧捷科技带来风险。

双重风险

作为一家为行业提供联络中心系统解决方案的供应商,慧捷科技的主动撤材料背后,或许有着两重原因。

首先是慧捷科技的核心技术的护城河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质疑。

根据慧捷科技披露,其目前业务涵盖通信交换、联络中心云平台、智能语音分析、智能语音机器人(300024,股吧)等。

有业内人士认为,慧捷科技深耕金融领域的联络呼叫等服务,或许也有望成为垂直赛道的佼佼者。

“因为金融属于专业领域,会有许多专业术语和词汇,如果更了解这个行业,显然也能在智能呼叫服务上做得更垂直,更深入。”

但也有AI行业人士坦言,慧捷科技在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开展的智能语音等业务,实际上主要应用于智能客服场景,而这却是一个巨头厮杀、竞争高度激烈的领域。

“主要是智能语音这个领域的竞争太激烈了,赛道上都是巨头在拼杀,中小企业很难生存,如果一家公司只在垂直赛道上做联络呼叫服务,最终的结局要么是竞争中被淘汰,要么是被巨头收购。”一家来自BAT的算法工程师坦言,“智能客服这块其实就是由语音识别和语义识别组成,目前技术比较成熟,只要稍微有点算法技术的公司,都在抢这个赛道。”

慧捷科技撤材料的另一原因,被视为和过高的客户集中度有关。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7―2019年慧捷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8480.37万元、8443.08万元、12456.12万元,其中招商银行的销售金额占比分别为24.50%、40.28%和48.40%;这意味着,2019年一年,慧捷科技的接近一半收入来自于招商银行。

“一旦该客户流失,显然将会对慧捷科技的业绩结构带来重大冲击,而这种客户结构过于单一的现象也显示出一定的核心竞争力不足的问题。”一位关注慧捷科技的投行人士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慧捷科技曾是一家新三板公司,并于2018年选择了摘牌寻求IPO,如今新三板也在进行精选层改革,这也让一些关注慧捷科技的人感到惋惜。

“如果当年没有从新三板摘牌,其实就算科创板冲刺失败,还是可以回头来上精选层寻求小IPO和估值的提升。”一位接近慧捷科技的投行人士感叹。

撤材料的选择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慧捷科技在核心技术竞争力、客户依赖度上存在一定风险,但这更多是企业经营层面的瑕疵,而注册制改革的方向则更多集中在信息披露和企业合规层面。

在接近交易所的投行人士看来,或许正是由于这一原因,才导致慧捷科技选择了主动撤材料,而非上会被否。

“无论是技术问题,还是收入问题,慧捷科技闯关科创板的确可能面临诸多问题,但如果对标科创板对上市企业的要求,又很难做出‘不符合科创板定位’的结论,所以最后可能才走了撤材料的终止模式,而不是上会被否。”一位接近交易所的投行人士表示,“相比于上市被否,主动撤材料其实也更体面一些,有一点被‘赐死’的味道。”

事实上,很多在交易所审核环节被视为与科创板定位要求存在一定差距的发行人,最终都是通过事先沟通、主动劝退的方式结束了科创板上市的旅程,而慧捷科技已经成为年内第11家因为主动撤回材料而终止审查的发行人。

“科创板的上会审核本身明确了注册制的方向,但是如果因为一些不够具体,或者难以量化的微妙原因在会上否掉企业,本身也会和注册制的改革方向存在一定的偏差。”上述接近交易所的投行人士坦言,“所以在问询环节通过沟通,促使一些不符合条件的企业主动撤材料,也成为当下发行人、交易所围绕科创板审核环节达成的一种默契。”

另据记者获悉,在得到劝退沟通后,保荐机构也会配合交易所来主动劝退企业。

“通常这种沟通也是通过保荐机构来完成的,如果保荐机构不能配合达到劝退被保荐企业的目标,保荐机构操作的其他项目可能也会受到额外的‘关注’,所以保荐机构通常也会在这种时候劝说项目主动撤材料。”上述投行人士称,“从去年的木瓜移动开始,不少项目都是这样撤下来的。”

不过,主动撤回首发申请并不意味着公司未来IPO希望的彻底破灭,事实上,很多从科创板撤材料的企业后来又对创业板、精选层等新股改革领地发起了新的冲刺。

例如首例科创板撤材料的互联网数据营销供应商木瓜移动,日前刚刚在创业板重新提交了上市申请;再比如去年11月份,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先临三维,今年改道选择在新三板精选层进行小IPO。

“如果企业质量、技术、长期发展没有问题,就算现阶段不满足上市要求,或者主动撤材料,甚至是上会被否,未来还是有机会登陆资本市场的。”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坦言,“所以对发行人来说,应该努力地提高自身的经营能力和治理水平,向公众公司看齐,这样上市其实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年内11家企业终止科创板上市

正如上述所言,随着慧捷科技IPO的终止,其也成为了2020年内第11家因撤回材料而上市失败的科创板企业。

2020年首批两家主动终止审核的拟科创板上市公司均来自广东。

2020年1月21日,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广州宏晟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州禾信仪器股份有限公司在当日分别向交易所申请撤回申请材料并予以核准,这两家公司的相似之处在于均只进行了两轮问询答复,此后便主动撤下材料。

其后的几个月中,由于疫情的影响,科创板IPO审核进度有所延缓。

2020年4月30日,由华泰联合保荐的傲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审核后,也无奈地向上交所递交了撤回IPO材料的申请。

接下来的5月,是今年以来终止科创板上市项目最多的一个月,在仅仅一个月时间里,4家企业选择了终结其首次的科创板上市的冲刺。

这四家企业中,除了河南科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和威海市天罡仪表股份有限公司外,剩余的两家企业也同样来自广东,分别为深圳宜搜天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广东晶科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由银河证券保荐的微创(上海)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应该是这批撤回材料的企业中,市场关注度和知名度最高的企业。这家企业曾因其实控人为曾在资本市场名噪一时的“打工皇帝”唐骏而备受关注。

当年从盛大网络总裁到新华都(002264,股吧)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唐骏一度成为中国职业经理人的终极“榜样”。在离开新华都后,唐骏创立微创网络,也一度被认为是从“打工者”到“老板”的身份蜕变的标志,然而随着微创网络科创板上市的终止,昔日的“打工皇帝”拥有自己的一家上市公司的梦想又再度破灭。

在7月7日撤回申请材料的贵州白山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可谓是这批上市失败的企业中最令人惋惜的企业。

早在2019年4月,即科创板正式接受申报材料之初便作为前几批申报企业跻身上市行列之中的它,在眼看着同批甚至晚于其申报的大部分公司都完成上市挂牌后,也不得不宣布上市的失败。

郑州信大捷安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今年第十家终止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其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安全芯片设计的企业,其IPO的命运也一波三折。

2012年,郑州信大捷安就启动了首次IPO的上市辅导,但其间几经波折,辅导工作也曾在2014年被叫停,2015年选择登陆新三板,并于2017年12月底终止新三板挂牌开始冲击IPO。2019年11月正式向科创板提交上市申请,但最终也在2020年7月23日因终止上市而铩羽而归。

(作者:李硕,左静仪,汤婉月 编辑:罗诺)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