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行业乱象频现:1元打折课程背后是“空手套”?

本报记者 矫月 张敏

在线下教育因疫情原因而无法开课的大环境下,在线教育赛道迎来了爆发期。各路资本竞相涌入在线教育领域。

然而,在《证券日报》记者跟踪调查多个在线教育平台后发现,由于在线教育的门槛较低,行业并无规范的制度出台,导致行业乱象频频出现,浑水摸鱼、骗子机构跑路、退费难等状况频发,不断挑战“宝妈”们的神经。

暑假期间,是在线教育平台招揽学员的宝贵窗口期,各大在线教育平台开启了“拉生源”大战。

低价课程上演退费难: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为了调查在线教育的行业乱象,近日,《证券日报》记者通过一直被宝妈们推崇的“天空树”微信公众号获得了一个在线教育的入群二维码。为了加强宣传,该在线教育群打出了4天免费教学的旗号。

在入群之后,记者又不断被要求加语文、英语、数学、编程等各种大群,还另外需要加各门课程老师的微信,包括课程助理等微信。

“仿佛进入迷宫一样,被各种信息狂轰乱炸,具体什么流程根本搞不清楚。”一位家长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选择退群。

更让记者瞠目结舌的是,该群似乎还有其他线上教育的“卧底”,他们以免费或低价授课为诱饵,让众多进群的宝妈扫二维码。虽然该群管理员及时将其踢出群,但还是有众多宝妈被拉入了该群,记者也是其中一员。

记者发现,该群除了推广免费课程外,还有所谓的“1元打折课程”。对于这种课程,也有不少家长怀着占便宜的心里购买。但几天后,有家长发现并没有被安排课程。客服则回应:学生太多暂时无法安排。这一回复引起了家长们的质疑,所谓的线上教育是否真实存在?甚至认为这是一个骗子群。

“客服一直表示课程安排已满,上课需要等候。但再等候下去就要开学了,还上什么暑期班?”一位报名1元打折课程的宝妈认为,“如果这种骗子多成立一些类似的群,每人1元钱的话,聚在一起也将是一大笔收入。”

除了上述案例外,在线教育平台推出的低价课程,如9.9元、49元等优惠课程,同样让家长叫苦不迭。

一位报名斑马英语AI课的家长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在参加团购报课之后,发现课程不适合孩子,于是咨询是否可以退课。但斑马英语的客服回应称:“这属于福利课程,购课三天后就不能选择退课。福利课期间也没办法更换级别课程。”

据记者了解,打时间差、退费难,成为众多在线教育平台有意“挖的坑”。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要看消费者和在线教育机构所达成的协议。虽然在线教育机构是低价获客,双方也应该明确权责,包括出现退款的情况如何处理。很多消费者在购课的时候并不注意这些条款,这也会导致退费难的情况出现。

在线教育野蛮发展 行业监管需持续加码

事实上,针对目前在线教育平台存在的种种乱象,不少宝妈们却投诉无门。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线教育领域上演的乱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消费者维权意识薄弱。

据了解,8月5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就曾发布分析报告指出,受疫情影响,教育培训类投诉有所增加。其中,在线培训服务乱象频现。

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报告总结了在线培训方面消费者投诉的主要问题。其中包括:一是部分培训机构存在售前虚假宣传、虚假承诺现象;二是在培训协议中排除消费者权利、加重消费者责任或者免除自身责任;三是一些培训机构诱导消费者办理贷款支付培训费用,消费者因培训质量问题要求退款时,以各种理由拖延、拒绝,消费者仍要还贷,且利息很高。

事实上,在政策鼓励大力发展新兴消费的背景下,在线教育市场持续增长。巨额资金也纷纷涌入该市场。一时间,在线教育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回顾今年3月份,猿辅导完成10亿美元的巨额融资,创出教育行业最高记录。6月29日,K12(基础教育阶段)在线教育的头部企业作业帮宣布完成7.5亿美元E轮融资。世纪证券介绍,7月份,教育行业共有8起投融资事件,其中一半集中在战略融资。进入8月份,在线数理思维教育品牌火花思维完成最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达1.5亿美元。

而与此同时,同花顺(300033,股吧)iF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A股在线教育概念股板块,12家上市公司股价涨幅超50%,其中科斯伍德(300192,股吧)、中公教育(002607,股吧)等上市公司涨幅超90%。

资本的追崇和市场的火爆,无不说明了在线教育的未来市场前景广阔。但是,该行业仍处于野蛮发展阶段,相关的规则和制度也并不成熟。

不过,监管正在加码。为规范校外培训机构服务行为,化解校外培训收退费纠纷,保护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今年6月份,国家教育部办公厅、全国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根据联合制定了《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示范文本)》。

记者了解到,示范性合同文本明确了培训退费条款。包括乙方在培训班正式开班前何时或开班后何时可提出退学,有权要求全额退费。并列出由于乙方的原因申请提前退学的,双方可约定的退费方式。由此,退费条款被明确,培训机构不能再浑水摸鱼,以事先约定不清晰为由,拒绝学员监护人合理的退费诉求。

熊丙奇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以往发生的培训者与提供培训的机构的纠纷看,合同不规范,培训机构与培训者的权利、义务不清晰,培训机构单方面提出“霸王条款”,利用家长维权意识不强,引诱家长签订违反有关国家规范培训机构规定的合同的情况普遍存在。

“这导致培训者与培训机构的纠纷不断,而培训者想依据合同维权时,才发现合同本身有漏洞或机构设置的‘陷阱’,于是出现‘维权难’的状况。而《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示范文本)》可以有效解决这些问题。”熊丙奇表示,“示范性合同,也为学生家长提供了一份有用的选择培训机构、维权的指南,会让家长变得理性、成熟。”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