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日内暴跌暴涨!但实际利率为负或成常态,分析师直言黄金和比特币牛市才刚刚开始

汇通网8月12日讯―― 周三现货黄金一度刷新三周低点至1863.16美元,但是欧盘时段黄金快速反弹,收复日内所有跌幅,较日低回升近75美元。尽管黄金和比特币近期都面临大幅回调的风险,但是前雷曼兄弟外汇交易员、现任彭博市场宏观策略师马克・库德摩尔表示:“黄金和比特币的牛市才刚刚开始”。因为预计美国将会把现代货币理论贯彻到底,美国实际利率为负将成为常态,因此投资者不得不寻找价值储存手段。

周三(8月12日)现货黄金一度刷新三周低点至1863.16美元,因近期经济数据改善以及疫苗的希望,加上黄金持续快速的涨势短时间出现了大量的获利抛盘。但是欧盘时段黄金快速反弹,收复日内所有跌幅,现报1939.46美元,涨幅1.47%,较日低回升近80美元。

比特币在隔夜大跌5.5%之后,日内也明显反弹,现报11471.71美元,涨幅2.5%。

尽管黄金和比特币近期都面临大幅回调的风险,但是前雷曼兄弟(Lehman)外汇交易员、现任彭博市场(Bloomberg Markets Live)宏观策略师马克・库德摩尔(Mark Cudmore)表示:“黄金和比特币的牛市才刚刚开始”。

Cudmore指出,今年的一个显著变化是市场已经停止了关于现代货币理论的讨论,因为该理论在今年已经被广泛的纳入实践。而随着美国债务规模不断扩大,预计美国将会把现代货币理论贯彻到底,因为美国可以借此推高通胀以稀释债务。

Cudmore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实际利率为负将成为常态,因此投资者不得不寻找价值储存手段。目前看来黄金和比特币是市场公认的最典型的两种手段,随着未来美联储还将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的流动性以及实际利率进一步转为负值,黄金和比特币的牛市才刚刚开始,而代价是牺牲美元的价值。

黄金日内暴跌暴涨!但实际利率为负或成常态,分析师直言黄金和比特币牛市才刚刚开始

Cudmore表示,投资者对价值储存手段需求的长期趋势才刚刚开始,政策大门已经打开,而且不会轻易关闭。这是支持黄金和比特币继续走高的一个巨大标志。

Cudmore认为,今年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引发了数年的激烈辩论之后,这个曾经被视为荒谬的现代货币理论(MMT)概念,如今正悄无声息地被采纳,几乎没有一声抗议。这意味着一种新的市场范式,结束了美国实际收益率为正的“默认”状态。

黄金日内暴跌暴涨!但实际利率为负或成常态,分析师直言黄金和比特币牛市才刚刚开始

和现代货币理论相伴的是美国赤字的激增,未来几十年,美国有三种选择来应对政府的巨额债务负担:

① 债务违约

② 通过通胀来稀释债务

③ 实施足够的紧缩措施来慢慢偿还债务。

鉴于美国控制着美元的印钞机,债务违约在政治上是不可行的,而且完全没有必要。未来几十年美国可能会偶尔实施紧缩措施来偿债务,但这在未来几年的政治上也是不可持续的,尤其是美国两党都显示出大幅增加借贷的意愿。

那么通过通胀来稀释债务似乎是唯一选项了,这也和现代货币理论相适应――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已经是许多投资者假定的基本情况。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最近的行动已使进一步的辩论变得毫无意义,因为现代货币理论正在进一步应用到实际政策中。但投资者尚未完全意识到市场后果是,在金融体系得到彻底改革之前,美国实际收益率的默认状态将是负值,甚至是崩溃。

随着全球负收益债务数量的上升,加密货币和贵金属仍是更可取的非负收益资产。

实际负利率最大的危害在于这将侵蚀法定货币的价值,但速度不会像太多的人急于得出的结论所预期的那般快。这是一种有效的尾部风险(还没有被精确确定但是实际存在的风险),但不是基本情况,因为存在如此多的结构性反通胀力量,而决策者有许多手段来管理这一过程。更有可能的情况是,法定货币的贬值会在多年后逐渐发生,这意味着价值储备将保持溢价。

因此市场正在寻找一种资产可以作为价值储存手段。

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黄金一直保持着一种远超任何实际用途的溢价。即使世界末日预言者们也把黄金归为储备物资之一,即便是他们未曾考虑过金条的物流和实用性,但是这种看似不合理的想法却赋予了黄金作为价值储存手段的特殊地位。

黄金日内暴跌暴涨!但实际利率为负或成常态,分析师直言黄金和比特币牛市才刚刚开始

比特币也产生了类似的价值观念。作为一种可行的交易货币,它的结构很差,没有内在价值,这令很多人对其长期前景感到怀疑。但是,在网络效应的帮助下,甚至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等机构的“官方确认”(该机构也将黄金视为一种可交易的大宗商品)的帮助下,加密货币已达到足够的临界价值,足以被视为“数字黄金”,从而在未来几年成为一种受欢迎的价值储存手段。

黄金日内暴跌暴涨!但实际利率为负或成常态,分析师直言黄金和比特币牛市才刚刚开始

尽管不排除金融系统会出现促使黄金、比特币及其替代品出现大规模调整的短期通缩冲击。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知道,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是,最终的政策应对措施将是向金融体系注入足够多的货币,直到实际收益率再次为负,这只会强化对那些被视为价值储备的长期潜在需求,但是代价是牺牲法定货币的价值。

(责任编辑:张雅洁 HF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