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教育赛道,会诞生下一个独角兽公司吗

老年教育赛道,会诞生下一个独角兽公司吗

千亿蓝海市场需求尚未被满足,养老教育还有哪些坑和路要走?

文|杨燕

在大部分从业者和投资人看来,老年教育这条赛道,一直以来足够感性,在商业模式上却并不性感。

课程设置重复度高,目标群体渗透率低,扩张慢,商业变现难……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难题。

不过,近几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玩家的入局,以及在线教育商业模式和基础配套设施的完善,老年教育也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花样”。

双师课堂,线上网课,老年教育有;OMO模式,知识付费,老年教育也有;线下游学,名师课堂,老年教育同样玩得很溜。

不只是在办学模式和课程设置上推陈出新,在商业化运作上,老年教育也跑通了一些新方向。可以说,这片此前被大众忽略的教育领域,正越来越具有想象力。

01

“花样”老年教育

相比k12赛道百家争鸣,万花齐放的行业生态,老年教育“入局者”组成成分当下看来还是略显单调。

公立地方老年大学、社区老年大学一直以来都是老年教育的主力。

这些机构往往由国家财政支持,不以商业化盈利为目标,学员也多以附近地区老人为主,各地方配套设施和办学条件差别较大,总体来说收费都很低廉。

以浙江省老年大学为例,其选址位于西湖风景区内,可谓是得天独厚的办学环境了。湖北省老年大学选址同样离当地图书馆不远,位于东湖风景区内。

不过,这同样导致了当下公立老年大学入学资质“一票难求”,老年人连夜排队,不肯“毕业”等等情况。对于广大的老年群体来说,自身的精神文化生活有提升的需求,但目前优质的老年教育服务极为稀缺,市场缺口很大。

一部分私立老年教育项目应需而生。

从线下到线上,从学堂到公园和舞台,相比变化缓慢的公立老年大学,民营老年教育近几年来出现了不少新花样。

目前小有规模的私立老年教育项目还是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在北京有快乐50,广州的美好盛年,杭州的阳光禾你,以及长沙的快乐老年大学。

这些项目在早期多为线下教学。对大叔大妈们来说,年逾半百,教育更多的是满足社交和兴趣需求,而非升级考证,自然是面对面接触的线下场所更适宜。对机构来说,老年群体线下学员拓展容易程度远超线上,此外,线下跟学员建立信任度后,后续的线上教学,出门游学等商业模式也更容易跑通。

截至当前,快乐50在北京有6个校区,美好盛年在广州有16家校区,快乐老年大学更是已经运营了40多家校区。据投中教育致电咨询,目前私立民营老年教育机构课程种类丰富,从书法、画画、唱歌到乐器、旗袍等等,每家机构虽然略有不同,但可选范畴还是比较多的,基本能满足不同老年群体的需求。

当然,也有一些机构以一两项特色项目为主。例如“乐退族”,学员主要构成就是对服装模特感兴趣的老人。而“墨池”则主要聚集了爱好书法的老年学员。

02

从线下搬到线上,在老年教育领域容易吗

可以说,线下各式各样的老年教育机构已经向市场解答了“老年教育能不能做”这个问题,更被从业者和投资人关注的是,老年教育要怎么做?如果只做线下,那意味着这将是一种资产和运营都极为“重”的商业模式。

广场舞最初兴起的时候,不少创业者曾杀进这一赛道,想通过广场舞这一介质汇聚老年群体,后续再做商业化,最终大多以失败告终。

老年用户往往付费意识薄弱,增长慢,品牌忠诚度难以维系,这些问题,如今的老年教育从业者们是如何解决的呢?

事实上,投中教育调研发现,老年教育如今的运营手法与教学机构在K12领域使用的极为相似。

总结一下大概分为以下几类:特色专项课程、双师教学、阶段性成果展示、OMO、加盟体系、免费直播课等等。

大部分老年教育机构都有至少10门左右的课程可供选择,当然,各家的王牌主打项目并不相同。快乐50声乐类课程师资雄厚,乐退族每年都会举办老年模特大赛,而快乐老年大学前身是快乐老年报,中国文化类课程较为丰富。

在招生这一指标上,各家情况也出现了一定的相似度。美好盛年几乎所有的用户都来自线下的活动吸引,女性学员占比非常高,超过90%,老带新的比例非常大,快乐50情况也非常相似。

疫情可以说是线下老年教育机构“在线化”的一个分水岭。

此次疫情期间,快乐50、美好盛年、乐退族等机构都在试水直播和线上付费课程,就美好盛年的后期表现来看,她们已经开始使用专门的直播设备和老师,课程体系也逐渐日常化,学员接受程度非常良好。

目前乐退族、快乐50以及快乐老年大学等机构都拥有自己的网校,里面课程基本配置为自研+免费共享,投中教育浏览发现,各家购买量和打开率较为乐观,王牌项目在线上化之后仍然占很大比重。值得注意的是,各家线上化往往采用的是小程序而不是APP。

不少一开始就走线上化老年社区的机构同样是以小程序为承载主体,例如最近刚拿了融资的红松学堂以及老淘淘等。除此之外,微信公众号同样是各家耕耘的重要领地。

樊登年轮学堂则一开始就试图用双师模式避开线上和线下之间的壁垒。他们往往会事先录制好名师教学视频,在下沉市场进行开拓时,形成当地讲师现场活动+名师教学的模式。目前樊登年轮学堂采用的加盟商渠道,短短半年内已经拥有近60个授权点。

疫情期间,支付宝同样宣布开了一家老年大学,通过网课的形式推出一系列生活常识科普,还和李佳琦等网红主播合作,推出面向老年群体的“防骗公开课”。

不过说实话,支付宝原本在老年群体中的使用率就远低于微信,后续支付宝准备如何打开这个僵局,值得观察。

03

老年教育能赚钱吗

运营模式的多样性和丰富性是公立老年教育和私立之间的一大差别,不过,是否成功商业化才是区分两者的最大不同。

一位在公立老年大学上学的刘阿姨告诉投中教育,她一学期的学费只有150元,因为得了优秀班干部奖励,还拿了200元的奖学金,相当于上老年大学没花一分钱。

与之相比,快乐50学员学费在1000元以上,美好盛年收费则要更高一点,各家自研的高阶课程收费要比一般课程普遍贵一些。不过,除了学费之外,线下衍生出的旅游,卖货等同样是不可忽视的盈利大头。

各家的线下旅游主题不同,形式也各异。乐退族一直在全国各地巡回做时装周和模特比赛,拥有一批忠实用户,2018年他们组织的日本邮轮艺术节,共有800多人参团。美好盛年目前组织的形式则为小型海外旅游团,每团30人左右。樊登年轮学堂则以主题旅游为主打,例如邀请书法老师,以书法为主题等等。

令人意外的是,线上收入在老年教育机构中同样占一块不小的比重。乐退族、养老管家旗下的“乐活课堂”等具有一定专业性的付费内容,同样有一定数量级的老年人愿意为此买单。

中国是全球老龄人口数最多的国家,50+中老年人群超过4.2亿。据中国老年大学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国内有7.6万余所老年学校,学员数在800万人左右,公立老年教育机构入学率只在2%左右。

国家统计局近期最新数据表明,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从2010 年的8.87%增长至2019年的12.57%,人口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预计,到2050年老年人口将占我国总人口的26.1%。

在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和消费升级的大前提下,老年教育这片尚未被完全开发的蓝海,又有哪些惊喜等着我们呢?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象三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