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观察 | “最短命”普惠保险惊现!燥热市场引发冷思考!

从2015年深圳推出“深圳市重特大疾病补充医疗保险”到现在,已经有五个年头。这五年,也正是百万医疗险炽手可热、火遍大江南北的五年。

随着长期百万医疗险入局,百万医疗险市场面临洗牌之际,普惠型大病补充医疗险迅速蹿红,在全国遍地开花。

一时间,普惠保险江湖群雄逐鹿,好不热闹,保险公司携手地方政府,加之互联网流量平台推波助澜、第三方平台多方下注,恍惚之间,又见熟悉的套路,价格战渐起。

而还没等蓝海变红海,就已经有普惠保险半路夭折,让热火朝天的普惠争霸赛背后泛起阵阵凉意。

蜂拥进场

深圳,是一块神奇的土地。它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也是目前中国市民医疗保障体系最完备的城市。

2015年,深圳市医保局主导,平安养老独家承保了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普惠型大病补充医疗险。经过深圳市政府五年的大力推广,到今年,其参保人数已达752万,录得全体参保人数的53%。

在深圳普惠保险试水的前几年,并没有引发大规模的复制跟进,至2019年,“惠民保”在四地推出才彻底激活市场。引爆后各地的惠民保险相继推出,时至今日,已有32个城市普惠保险项目覆盖12个省,27座城市。

争抢城市普惠保险市场的,有保险巨头,也有保险小兄弟,寿险财险齐上,有全国性的、地方性的公司,其中还夹有互联网流量巨头等第三方阵营的,正所谓各有各的小算盘。

大佬阵营

作为独家承保方,平安养老深度绑定深圳市政府,运营“深圳大病补充保险”已有五个年头。

这五年时间,平安养老也没闲着,四处出击,同时参与了佛山“佛医保”、福州“榕城保”、遵义“遵惠保”、盐城“惠民保”、桂林“惠民保”的承保,还参与了成都“惠蓉保”、宁波“市民保”、银川“宁惠保”的多方联合承保。

平安旗下另一员大将,平安财险虽然后发,但实力也表现强劲,一举拿下四川德阳、宁波、合肥三地的惠民保险。与此同时,平安健康也在广州和杭州的惠民保险中崭露头角。

虽然平安旗下最重量级选手平安人寿还未下场,但仅靠这“三驾马车”就已快占据目前普惠保险的半壁江山。

和平安系同为重量级选手的人保系,也派出了人保财险下场较量,虽然下场晚了些,但凭借着其在政策性保险经营的先天优势,很快便弥补了后天的“不足”,目前人保财险已经加入到10个城市的普惠保险承保当中,而人保旗下还有健康险大将人保健康尚在观战,在百万医疗险争夺战中,人保健康携手互联网流量一哥蚂蚁金服,牢牢占据了C位。

“寿险一哥”中国人寿也曾试水珠海“大爱无疆”,但经历南京项目夭折后,有了隐退之意,留下国寿财险继续活跃在场中。

9月25日,山东省首款普惠型专属补充医疗保险淄博“齐惠保”正式上线。中国太保寿险作为主承保方,联合中国太保产险等11家保险公司共同推出了普惠型补充医疗保险。

保险巨头云集普惠型保险市场,竞秀保障的“物美价廉”。

主场逆袭

“在我地盘这你就得听我的”,在城市普惠保险争夺战中,面对大公司的大军压境,属地保险公司也不甘示弱,动用自己的本地资源,捍卫自己的主场权益。

像东吴人寿,拿下了本地项目“苏惠保”,而成立不久的国富人寿,则率先试水省级普惠项目“惠桂保”,华贵人寿也推出了“贵保宝”来分一杯羹。

流量之战

互联网流量巨头近些年对保险的异常重视,决定了它们不会缺席任何一场保险盛宴。

微保近年来一直在寻求和地方政府合作,进入健康保险新天地,这次的行动也最为迅速,“全民保”上线,在全国范围内落子,意欲集齐更多块拼图。

此后,蚂蚁金服、轻松筹等互联网平台跟进,像“惠桂保”就引入了“轻松筹”的筹款模式。

近日,野心勃勃的360保险更是放出大招,不满足单独一地的惠民保险,联合7家保险公司意图进击全国版“城惠保”。按照360保险的谋划,这一普惠保险项目将覆盖武汉、天津、重庆、成都、杭州、郑州、济南、青岛、西安、太原、石家庄、大连、沈阳等城市。

三方阵营

百万医疗保险的经验告诉保险公司,保险已不只是传统的那个保险,向下连接医保,向上连接特药,全程特色服务护航,才是未来的健康险。于是乎,政府、药商、医院、药房、患者……保险公司需要协同的环节越来越多,需要协调的利益方也越来越多。

因此,第三方平台的身影开始出现。

像镁信健康、思派健康和圆心惠保这样的特药服务玩家、暖哇科技这样的全流程运营经验赋能者,以及寻求应用场景落地的大数据公司,都已杀入城市普惠保险竞技场。

意欲何为

作为医疗健康保障赛道上杀出的一匹“黑马”,惠民保缘何备受追捧?

大健康,已成为行业新的增长点。

一次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健康险的投保热情再次被点燃,健康险保费逆势飙升。

与此同时,对财险公司来说,改革下的车险市场疲态尽显,对中小公司来说,上半年的负增长恐怕会延续到下半年,甚至更久。与车险负增长、微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闪闪发亮的健康险保费收入。最为重要的是,目前来看,这还是一个盈利业务,几年的百万医疗险运营让财险公司尝到了甜头,即便手续费很高,依然有赚头,比车险做一单赔一单强更多。

与此同时,这还是一个路线正确同时颇为广阔的市场。

2019年3月5日,《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要求,到2030年底,全国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惠民保”有效衔接了当地的基本医疗保险,只需居民投入极少的资金便能为居民的重特大疾病提供更加完善的保障。《意见》的出台鼓励了地方政府试点“惠民保”,构筑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体系。

从“惠民保”运行较为成熟的城市来看,2019年深圳市与珠海市“惠民保”的投保人数分别为750万人与104万人,占到地区基本医疗保险参与人数的48.8%与52.6%。2019年,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与人数为135436万人,按照40%参与率以及59元/年的保费推测,该类保险的潜在保费规模为320亿元/年。

此外“惠民保”投保人数众多、覆盖范围广,可以为保险公司提供大量数据,有利于保险公司的数据积累,为其提供更精准的费率定价能力和更具针对性的产品设计能力。

当然,二次转化获客也是保险公司看重的领域。惠民保险这样的产品对于改善行业形象、用户教育是有一定帮助的。一方面,高投保率可以帮助保险公司与更多的客户产生交互,同时发生理赔的过程,也是让客户对保险产生进一步需求的过程。保险是一门赔出来的生意,很多时候客户是因为没有机会去感受保险,当客户有机会去感受保险的功用时,就会对它产生新的认知。

隐忧渐长

各路诸侯不由分说携大军杀入之地,亦会是问题频出之地。

8月13日发布的嘉兴“惠嘉保”,成为普惠保险中上最短命的产品。上线刚一个月,就进入系统维护状态,然后于近日宣布“无法再次上线”。

“惠嘉保”作为第一个关门谢客的普惠保险,会不会是最后一个不得而知。但在普惠保险的攻城略地之下,已经有一些问题逐渐暴露。

山寨打脸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室副主任朱俊生认为,惠民保最大的意义是政府与市场合作,在公共治理领域运用市场化机制。过去行政垄断性的医保管理体制是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对接的一大障碍,惠民保很大的一个价值是市场机制参与医疗保障体系,能够更加多元化和有弹性。

政府的态度、对社保个人账户资金的分羹、数据的获取,是惠民保险成功与否的关键。

深圳惠民保险的阶段性成功,明眼人都清楚,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

惠民类保险,“政府主导”,和“政府指导”,虽然仅一字之差,虽然称不上云泥之别,但也是有着巨大差异的。

而在激烈的竞争之下,不是所有的保险公司,政府都愿意为之站台或半站台。

于是,有些拉不到医保局,就拉上其他政府资源,比如夭折的嘉兴“惠嘉保”,是“由嘉兴市民政局指导”的。

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山寨”惠民保,比如在7月17日,长沙医疗保障局发公告澄清:近日有群众到该局咨询,某养老湖南分公司推出的“星惠保”是否为长沙医疗保障局指导的“长沙市民专属的普惠补充医保”,长沙医疗保障局未对该产品进行任何业务指导。

低价风险

『A智慧保』梳理后发现,在保费方面,最贵的“佛医保”,价格也才185元/人/年,再算上一些阶梯费率的城市,比如宁波“市民保”将50岁以上人群的保费价格提至139元/人/年(50岁以下59元/年/人),湖北“城惠保”61岁以上老人保费199元/人/年。

其余的惠民保险类产品的年保费大多控制在百元以内。价格普遍在每人每年49元、59元、69元这样的费率段。

很多公司杀入惠民保险市场后,定价争夺的区间无非是10元、20元。

像“深圳市重特大疾病补充医疗险”的价格低至30元/人/年,一方面是投保人数众多,而且有地方政府大力支持,有运营五年后的沉淀,同时,年轻就是资本,深圳也是个年轻的城市,很多人年轻的时候在深圳赚钱,年龄大了回到老家。

而360的杀入,让普惠保险以贴近地板价的姿态出现。这款全国版“城惠保”价格划分为三档,分别为19元/年、39元/年和199元/年,对应的年龄跨度依次为0-17周岁、18-60周岁和61周岁以上,投保年龄为30天-120周岁。

对普惠保险来说,本来是主打投保低门槛、核保更宽松,为高龄人群以及慢病人群提供保障。这已经对公司核赔端带来很大挑战,同时也让保险公司面临逆选择风险,而之前的49元、59元定价定位就已经是“保本微利”,如今的19元低价挑战,让仍以亏损为主、运行时间不长、经验数据积累不足的惠民保险面临定价风险。

销量风险

参保人数已达752万的“深圳大病补充保险”,这个战绩令保险公司血脉偾张,但能达到如此骄人战绩的,毕竟是少数。

根据公开报道,59元一份的宁波“甬惠保”上线3周参保人数突破40万。但也并不是每个普惠保险都可以如此。

惠州 “惠民保”,上线遭遇疫情影响,参保情况比较平淡,宁波“甬惠保”的参保人数也不尽如人意。

而纷纷扰扰的竞逐中,已经出现赛道拥挤现象,一城多个普惠险、同城肉搏的情况已然出现,比如福州就出现了“福惠保”和“榕城保”并存的现象,一个是68元一年,一个是69元一年,价格只差一块钱,保障内容也几乎相同,让消费者到底选谁?

对于普惠保险来说,首年投保的人数重要,后续续保的数量也至关重要。

续保的人群素质是否有维持或者提升,是否有新增人群,都会影响项目的持续性。

没有销量,项目就没法持续,没有了口碑,反而伤害了这个市场、伤害了真正需要保障的消费者。另外,普惠保险和这些年的百万医疗险还有一点不同,那便是很多公司拉上了政府背书。

如果说,百万医疗险面对后续赔付率恶化,亏损后以停止业务、提升价格等方式止损;那么,拉上政府站台,甚至医保账户直接划转的普惠保险,一旦未来出现恶化的赔付率、大幅的连续亏损,是退还是不退,是死命硬抗还是断然涨价,恐怕抉择会更为艰难。

纵有千般风险,依然挡不住保险公司对商业健康险这星辰大海的探索。

唯愿大海的波澜可以少一些再少一些,驰骋之上的千帆可以对大海多一些敬畏,少一些兴风作浪。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智慧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