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前CEO陈磊回应:迅雷审计有问题 想把脏水泼给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迅雷前CEO陈磊回应:迅雷审计有问题 想把脏水泼给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刘玲 编辑|张海妮 郑直 王嘉琦

10月8日晚间,迅雷发布一则公告,称已就迅雷公司前CEO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事宜,于2020年4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公司于近日接到深圳市公安局通知,深圳市公安局已经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陈磊等人进行立案侦查。

早在今年4月初,陈磊被迅雷董事会“开除”一事被传得沸沸扬扬,彼时迅雷宣布了一项重大人事调整命令:陈磊不再担任迅雷集团及其他关联公司CEO一职,小米集团首席战略官王川卸任迅雷董事长职务,这两个职位均由原迅雷技术负责人李金波接任。

不仅如此,当时迅雷高管团队也出现了重大变动。原迅雷董事会王川、洪锋、邹涛、刘芹等集体辞任,由李金波、段晖、石鹏、罗为民接任。在外界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宫斗戏码,宫斗结束后“改朝换代”是正常操作。

但是,卸任迅雷CEO的陈磊并未能全身而退,5月初公安机关找到了他,称迅雷告其“涉嫌职务侵占”,要求陈磊配合调查。让陈磊愤懑的是,迅雷不止告了他一人,原团队有十几个人被告。于是在5月20日前后,陈磊接受几家媒体的采访,正面回应了迅雷的指控,并讲述了自己被“罢黜”的始末。

对于迅雷的公告及指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联系了陈磊,陈磊向记者叙述了5月初被公安机关通知配合调查至今的全过程。

陈磊称,公安机关从今年5月份调查到7月份,他前后提交了5份材料,一一回答了公安机关的问题,当时公安机关做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并且正式地通知了他(此为陈磊单方面说法,记者并未获得不予立案的书面材料)。

双方各有说法

据陈磊回忆,公安机关决定“不予立案”两个月后(9月初),有迅雷内部同事告诉他,“他们(迅雷现管理层)没完,正找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9月17日他被公安机关通知,(公安机关)已经决定立案侦查了。

陈磊还称,迅雷控告他的背后,实际上另有隐情。“迅雷是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审计机构(普华永道)查到了一些问题,他们想把这些问题(的脏水)全部都泼到我身上,但是审计机构不认可,他们便说陈磊涉嫌职务侵占,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了。审计机构则称,需要立案通知书才能做审计。”陈磊说:“这就是他们这么着急立案的原因。”

陈磊被指涉嫌职务侵占的两家公司分别是深圳市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融合)和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链享云),其中重点是兴融合。陈磊在一份2500多字的文档中详细说明,兴融合业务完全依托迅雷子公司网心科技,无法通过兴融合获利,兴融合没有一分钱流进其或任何其他高管的口袋。

10月9日,多家媒体称,迅雷方面透露了陈磊案的相关细节:陈磊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涉案金额巨大。陈磊还涉嫌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为逃避调查,陈磊已于4月初和前迅雷高级副总裁董鳕一起出境至今。

报道还称,迅雷新管理层对公司进行审计时发现了陈磊涉嫌侵占公司巨额资产的事实:一家名为兴融合的迅雷带宽供应商实际为陈磊个人控制的公司,他已通过各种非法手段,向兴融合转移了数额巨大的资金,并采取欺骗手段企图将迅雷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转移至兴融合。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联系了迅雷方面,询问上述细节是否是迅雷披露。迅雷方面并未正面回答,只是称“这些其实也是公开的信息,你可以看哈……官方披露了公告,公告是官方信息”。对于上述陈磊提到的问题,迅雷仅表示,目前不好回复。

陈磊自述:五月初开始被调查

以下为陈磊自述内容。

在5月初的时候,应该是五一之后,公安机关就找到我,说有迅雷的管理层告我职务侵占,我当时并不知道告了多少人,但是后来有同事(被)叫去问话,说话的过程当中慢慢就知道其实告了十几个人。

公安机关调查以来,警官通过打电话、发短信这两种方式来让我配合调查。我当时就想,查完了以后大家就知道了到底怎么回事。整个公安查案的过程中,一开始我是有挺多担心的,但是后面接触下来,我觉得公安机关的问题都是跟案情相关的,不是故意地去扭曲事实。

在那个周期里面,公安机关问了不少问题。这个案件分了好几个部分,其中最关键的一个部分就是一家叫“兴融合”的公司,(兴融合)是网心科技的关联公司。公安机关问的问题就是:这家公司为什么要设立?设立这家公司为什么需要跟网心做隔离?这家公司的利润是怎么分配的等等。

我觉得这些问题都是很合理的,我也做了充分的解答。所有的这些情况我给警方的材料里面都写得很充分,整个材料好几十页纸。虽然兴融合这家公司是分开设立的,但是一直在公司里公开运营的,我们2019年年会还给做这个项目的同事颁了公司的大奖。而且公司内部有很多的邮件往来流程,项目管理等都是大大方方的。不是说我在外面搞了一家公司,然后去受益什么的。兴融合的业务是完全依赖网心的,这公司自己没有价值。

我大概先后提交了4份资料,分4次,因为警官问完一圈之后,他后面还有问题要问,又问一次,我摁手印提交了4次材料给他。

(这个案子)从5月份查到了7月份,公安机关当时的结论,是不予立案的(此为陈磊单方面说法,记者未获得不予立案的书面材料)。虽然结论已经做了,但是有一些事情可能有一些情况变化或者怎么样,他们还在跟进,所以加在一起我应该递交过5次材料,签字按手印,因为给公安递交材料,我的律师指导的时候,就是每一张纸都要签字按手印。我应该是做了5次、交了5次材料。

我当时知道了这个事情(公安机关不予立案)之后,我还挺开心的,我以为这个事情就告一段落了,但是迅雷内部有同事就跟我说:“他们没完,他们一定要去走下一步立案监督。”9月11日下午5点左右,我接到通知,说确实他们(检察院)在做立案监督,然后让我配合补充调查。9月17日就有人告诉我公安机关已经决定立案了。

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出了立案侦查的结论?为什么这么着急?我当时就很奇怪。

后来我知道了迅雷这么着急的原因。迅雷是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审计机构查到了一些问题,他们想把这些问题(的脏水)全部泼到我身上,但是审计机构不认可,他们便说陈磊涉嫌职务侵占,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了。审计机构说,需要立案通知书才能做审计。

陈磊到底有没有问题?兴融合是不是其侵占公司资产的工具?

(记者注:陈磊被指涉嫌职务侵占的关键点便是兴融合公司。据媒体报道,迅雷方面披露的案件细节为:一家名为兴融合的迅雷带宽供应商实际为陈磊个人控制的公司,他已通过各种非法手段,向兴融合转移了数额巨大的资金,并采取欺骗手段企图将迅雷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转移至兴融合公司。)

启信宝显示,兴融合成立于2018年7月,海南链享云对其100%控股。表面上看,兴融合与迅雷及子公司网心科技并无联系。但实际上,兴融合是依托于网心科技发展的公司,而网心科技则是陈磊一手建立的迅雷集团全资子公司,承载着迅雷近年来重注押宝的区块链、云计算业务。

对于兴融合这家公司,陈磊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了一份详细的相关情况介绍,以下是具体内容(部分):

(1)兴融合与网心科技的业务联系。

兴融合所从事的业务在本质上是通过灰色途径获得廉价的带宽。具体来讲,电信和联通等运营商作为国资企业,对销售带宽的价格有严格的管控,以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但是,有一些矿主因为关系能够拿到非常便宜,甚至免费的带宽资源。

而且,兴融合不是简单地采购这些非法带宽。实际上,兴融合通过小融盒子为采集这些带宽提供了设备和技术手段,给矿主提供了销售渠道,并且通过微信群和线下活动,把这些矿主组织起来,很多矿主是因为兴融合的业务才出现的。严格意义上讲,这就是工信部所要查处的自建网络。

网心的正常业务与兴融合有本质的不同。网心是通过向个人售卖智能电子产品:赚钱宝和玩客云,使用已经安装在个人家里的闲置带宽。这些产品的主要销售渠道是京东、苏宁、小米这样面向消费者的销售渠道,这类业务没有具体规定。

兴融合公司在股权上没有体现网心科技,主要原因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规避风险。如果兴融合是网心控股,或者要合并报表,严格意义上来说,肯定还是要进行相关的披露,才符合SEC(美国证监会)的要求。

我们并不担心兴融合脱离网心的管理。因为在设计上,兴融合的业务完全依赖于网心,没有网心的玩客云设备和技术授权,兴融合就没有办法开展小融盒子的业务。而兴融合采集的带宽,百分之百归网心使用。如果网心决定不使用兴融合的带宽,兴融合随时会业务停滞。网心反而随时可以用另外一家关联公司,接走兴融合的所有业务。

这个情况,在4月9日,实际发生了。当时因为迅雷新管理层出于某种考虑,不想承认兴融合与网心的关联关系,在一夜之间,把兴融合所有业务和客户全部切走了。兴融合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业务、完全处于停滞状态的空壳公司。所以,兴融合从来都没有脱离网心独立运营的基础。

(2)兴融合不是偷偷设计的体外公司。

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在双周2B例会上都会讨论到关联公司业务,其中有大量内容涉及兴融合。常规参加以上例会的成员包括:孙×滨、付×华、党×梅、孙×、孙×强、杨×文、杨×奇、孙×晔、曲×、刘×桥、武×、曾×纪、曹×飞、尚×帅等。

2019年8月,在网心公司半年一次的战略讨论会上(参会人员包括网心所有高级管理干部和部分骨干,人数超过20人),对扩大节点和带宽的策略也做了非常清晰的讨论。其中,“小融”作为扩展节点的主要途径,也是讨论的主要内容之一。

兴融合包括官网、APP、结算、售卖等系统,都由网心的研发团队负责。在付东华维护的项目管理系统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关兴融合的所有项目及参加的人。参与兴融合相关项目的同事在具体工作中,除了用XR代号来指代兴融合之外,不会对这类项目做特殊处理。有关这类项目中要解决的问题,或者数据同步,会出现在各类日报、周报中。

迅雷前CEO陈磊回应:迅雷审计有问题 想把脏水泼给我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迅雷前CEO陈磊回应:迅雷审计有问题 想把脏水泼给我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售后技术服务周报(可以看到该周报同步给了技术运营部整个部门,在2020年3月,该部门有50多人)。图片来源:陈磊供图

兴融合不是偷偷设立的体外公司,在2019年年会上,网心公司还当着所有员工的面表彰了做小融(即图中所提到的XR)业务的网心团队,当时受表彰的团队成员有47人。

(3)无法通过兴融合获利。

第一,兴融合做的是高风险业务,不可能在股市获得财务回报。

第二,兴融合从来没有分过红,也没有分红协议。甚至之前都是亏损的,只是在春节和疫情期间,大幅度调降了矿主的收入,才有了盈利。

第三,兴融合没有一分钱流进我或任何其他高管的口袋。

第四,兴融合至今还欠网心和另一家关联公司北斗(已经被网心接收)不少账款。经营的目的也不是让它盈利。

对于陈磊提到的相关内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迅雷方面,迅雷表示目前案件已交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暂时不接受采访。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