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公告前CEO涉嫌职务侵占罪致股价暴跌 前创始人也公开指责

陈磊曾在个人社交平台呼吁媒体监督,但目前该消息已经删除。前创始人称,“某些美国人,‘逃’离开了这片土地,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攻击国家的公检法系统,不光人品、道德和职业操守有问题,更是不折不扣的流氓和犯罪嫌疑人!

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公司”)发布前CEO陈磊涉嫌职务侵占罪事宜公告后,该公司股价暴跌。10月9日凌晨美股收盘时,迅雷股价跌幅达7.87%。

多家媒体引述知情人士称,陈磊控制的一家名为“兴融合”公司为迅雷的宽带供应商,并通过各种非法手段向后者转移数额巨大的资产,并以骗取手段企图将迅雷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转移至兴融合。陈磊还涉嫌挪用公司资金非法炒币。

对此,迅雷方面回复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此事目前已交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一切以公安机关的判定为准。

经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一家名为“深圳市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的机构。经过多层股权穿透,这家公司的背后股东为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迅雷曾向其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

2020年9月底,陈磊曾在其微信朋友圈和推特发文指责,现任迅雷总裁张玉波通过深圳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推翻了深圳市公安局的侦查结论,并恐吓员工做伪证。陈磊曾留下个人联系方式呼吁媒体监督。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曾致信陈磊留下的联系方式。9月27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曾收到回信,但此后邮件尚未有回复。不过,10月8日,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陈磊已经将上述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信息删除。不仅如此,陈磊已经大量删除了其在社交网络上的此前发言。

一位熟悉迅雷的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转述了迅雷前创始人曾发布于社交网络的内容。该前创始人称,“某些美国人,‘逃’离开了这片土地,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攻击国家的公检法系统,不光人品、道德和职业操守有问题,更是不折不扣的流氓和犯罪嫌疑人!正义从来不缺席!面对巨额的贪腐金额和铁证的违法证据,居然还妄图混淆视听,干扰司法,不知道是谁给的勇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此外,2020年9月底,迅雷现任首席执行官李金波也曾在其微信朋友圈称,“一家上市公司的前CEO,把公司的正常接管污蔑为打击报复,在交接期内挖人,发动网心矿工罢工停服,并公开宣称自己个人的违规行为是公司的经营战略所需……种种神操,匪夷所思”。

有媒体引述知情人士称,陈磊与迅雷公司前高级副总裁董鳕曾在任职期间育有一子。对此,上述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陈磊与董鳕并未在国内注册登记,而是在海外登记结婚,这在迅雷公司内部已是公开的秘密。

不过,在截至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稿时,董鳕和陈磊均未对此做出回应。

2020年4月,迅雷曾公告称,董事会认命了四名新董事,包括李金波、段晖、石鹏(音,Peng Shi)和罗为民,与此同时,王川、洪峰、邹涛和刘勤等人辞任董事,即日生效。迅雷董事会还任命了李金波为董事长以及公司首席执行官,接替目前分别担任相关职务的王川和陈磊。与王川不同,陈磊目前仍是董事会成员。

新京报贝壳财经曾以“迅雷再‘易主’:新老两派权力交割 小米隐身其后”为题报道,并引述一位熟悉迅雷业务的行业人士称,目前进入董事会的人选基本上能够满足创始人邹胜龙和最大股东小米的需求。

陈磊曾为腾讯广点通业务一个月实现收入翻两番,也曾成为腾讯云计算业务的首个负责人。2014年11月,陈磊正式出任迅雷CTO,成为迅雷十余年来第一位正式任命的CTO,同时他还兼任迅雷旗下网心科技CEO。

随后,陈磊在迅雷的职位不断攀升,2015年11月担任迅雷联席CEO;2017年6月出任CEO和董事。但就在六个月后,2017年12月,迅雷集团曾与迅雷大数据公司发生内讧,几天内不断升级,爆发了五轮公告战以公开喊话的方式互相指摘。陈磊与迅雷高级副总裁、法务部负责人、及政府关系负责人於菲均被实名指向。

加入迅雷后,陈磊曾通过网心科技来做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先后推出了迅雷赚钱宝、星域 CDN、玩客云等,与此同时,於菲则在邹胜龙的支持下牵头开拓金融业务,作为迅雷流量变现的探索。於菲团队认为是其对玩客币的质疑让陈磊团队发难,迅雷大数据公司首席执行官胡捷向迅雷集团高层提交了一份邮件,指出玩客币有变相ICO之嫌。但这件事,随后事态演变为“罗生门”。

彼时,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就是“董事会”,迅雷大数据只认可其名义大股东,即邹胜龙个人持股76%的深圳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而作为美股上市公司,迅雷有限公司与迅雷网络技术是VIE架构中的上市主体与运营实体的关系。随后,於菲在公开信中的喊话高于邹胜龙持股的雷军,要求其约束管理层。

不过,陈磊只是激化迅雷新老两派的争议。一位已离职员工曾表示,陈磊有自己的想法,而原有的迅雷团队难以跟上发展,而於菲深得邹胜龙信任,且人脉关系广、能力强。最直接的例子就是,上述罗生门事件。

罗生门之后,迅雷业务重点转移至云计算上,但业绩亏损进一步扩大。有分析人士告诉记者,陈磊投入巨资,业绩却并没有做起来,这成为他遭遇的最大困境。2018年,迅雷股价达到24.91美元的高位后,股价一直持续走低。这也成为了这一次多家媒体引述知情人士指责陈磊的一个环节。

新管理团队裁减了此前陈磊看好的迅雷区块链业务。迅雷曾在二季度业绩报告中称,公司进行了结构重组 ,部分不必要的支出被剔除,业务更加精简。不过,一次性开支和减值导致业绩下滑,公司预计未来几个季度会从预期成本节省中全额收回。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梁辰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王心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