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马完成100亿融资后:坚持精细化管理,实现资本增值

有人说,2020年是造车新势力的生死之年,但从诞生之日起就伴随着生与死质疑的造车新势力们,最近似乎集体进入了高光时刻。蔚来、小鹏和理想先后赴美上市;威马获得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轮融资;哪吒汽车的C轮融资也传来进展,天际汽车不甘落后,透露了融资消息和上市计划。然而,能放出来的自然是好消息,更多的品牌在无声无息间失去了说话的机会。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造车新势力企业数量仅40家左右,已倒闭的超过六成。

“创业之途犹未可知。每一个全新的起点,也是下一场决胜的赛点。”近日,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向公司内部下发了一封“威马家书”,就对当前车市环境、威马现阶段取得的成就和挑战作了剖析,并且着重表达了对于百亿融资后的“冷思考“。

威马完成100亿融资后:坚持精细化管理,实现资本增值

在经历了近几年造车新势力融资从狂热追逐,到资本退潮,再到信心重燃后,沈晖愈发认为,只有善用融资,精益化管理资本,才能立足长远,体现企业的最大价值。“我们要敬畏投资人给的每一分钱,提升资金使用效率,坚持精细化运营。”沈晖在“家书”中说到。

一场活下去、活得好的战役怎么打?

在我国大力扶持新能源汽车产业初期,造车新势力大量涌现,巅峰时期多达400余家。在经历“骗补”风波国家加大监管力度后,造车新势力在一轮“初筛”后仅剩下2018年的52家。2019年在资本看空,融资退潮后,能够实现量产交付的新势力仅剩10家,2020年的疫情洗礼让赛麟、博郡、拜腾等一众具备一定人才、规模和声量的造车新势力相继“落马”,造车新势力的洗牌进入新一轮“淘沙”。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数据显示,2020年1-7月,国内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零售39.98万辆,其中造车新势力品牌销量占比上升至14.3%,蔚来、理想、威马、小鹏四家第一梯队本土造车新势力已基本垄断造车新势力的销量,占比近八成,市场集中度极高,梯队分化现象加剧。近日德意志银行发布的一份行业研究报告中,更是将这四家头部企业称为“新造车四小龙”。

威马完成100亿融资后:坚持精细化管理,实现资本增值

而支撑这些头部造车新势力可持续发展的是其融资能力与研发投入的持续性。从目前的发展格局看,资金、资源和技术在“后融资时代”正向头部高度聚拢。

沈晖表示: 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在没有自我造血能力前,融资就是企业的生命线,只有对投资人的每一分钱心生敬畏,通过精细化的运营管理,才能在百死一生的造车淘汰赛中觅得生机。

“威马每年会根据现金、增长、毛利率为正等核心指标,制定年度预算和未来三年的滚动预算,以应对市场变化。”在谈及精细化管理之道时,沈晖告诉记者,“尤其是我们所处的新能源领域,尽管大方向一定会持续向好,但还是要做好遇到短期问题的准备,比如此次疫情,公司的预算就是从月度开始滚动。”

资本加注,研发依旧是重点投入方向

对于如何充分利用投资者的资本,威马也是有成熟的考虑的。不久前,威马就已宣布在未来3-5年内,将重点投资进行新款产品的研发,可见威马是将投资者的每一分钱放在刀刃上,利用研发技术之刃去切新能源汽车,甚至是传统燃油车市场的蛋糕。

今年7月,威马汽车全球研发中心正式落户四川成都,投资额超过55亿元,成为威马全球化研发战略的“科技大本营”。威马全球研发中心将成为四川省首个大型新能源乘用车研发机构,乃至中国西部地区最具实力、专注于新能源智能汽车的发展集群。

作为造车企业,大家都知道对于智能技术的研发投入是大势所趋,也正因为如此,小鹏、蔚来以及理想都纷纷砸重金进行智能技术的研发。与“造概念”相比,肉眼可见的科技实力更易得到市场的认可。在2019全球独角兽500强榜单上,威马汽车就成为“四小龙”里估值最高者。除了依靠爆款车型取得的市场份额加分外,背后的技术沉淀功不可没。早在创业之初,威马汽车就是除特斯拉外唯一自建整车工厂与电池包工厂的头部新势力,手握工厂电池自产和全产业链自控的能力。如今,威马还携手“最强盟友”――高通、百度、紫光、芯鑫等科技巨头技术协同,深度融合,以相同的价值取向和对智能汽车的前瞻能力,协同推进智能汽车发展。

据介绍,未来3-5年,威马汽车将在全球汇聚3000名顶级工程师,将前瞻技术快速用于主流价位的量产产品和服务,制造出符合中国用户需求和中国实际路况,具备万物互联(Everything Connected)能力的未来智能出行终端,形成“人-车-环境” 相互融合的智能科技生态圈。

(责任编辑:李显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