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引战记”:信托牌照还香吗?

“一直在加班,和有意向的战略投资者会面,看公司资料,然后我们再内部开会讨论。”一家信托公司内部相关人士这样回忆此前引入战投工作的那段日子。

比起原股东直接增资,引入战投的过程往往更漫长,但可以为信托公司带来新资源、优化股权结构等。信托专家分析称,引进战投,通常是原有控股股东不发生变化,在某一个领域或节点上,可以弥补现有公司短板或弱项的投资人、新股东,来加盟公司。

引入战投是一道双向选择题,由于近年信托牌照红利被弱化,牌照价值会不会缩水了呢?受访人士认为,信托具有独一无二的灵活制度优势,尤其是头部和有特色的信托公司依然值得追捧。如果信托公司能坚定转型创新,化解潜在的刚兑风险,有可能还会有更大飞跃,牌照价值含金量更高。

年内4家信托公司拟引战投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内已有陕国投信托、民生信托、华澳信托、云南信托等4家公司透露拟引入战投,天津信托混改收官。

拟引入战投的信托公司名单还在扩大。

一家正在引入战投的信托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换新股东,对公司战略、业务布局、高管团队风格、企业文化等都会有影响,只是程度不同。

一些抛出引战计划的信托公司也普遍提及这一点。如泛海控股(000046,股吧)在8月底发布的半年报中透露,子公司民生信托将积极引进有实力的股东与合作伙伴,优化治理架构。陕国投信托7月初宣布,拟募集资金不超过37亿元,引进新战投推动转型。

年内已多个项目逾期的四川信托,6月中旬也被传出有引进战投等寻求外部支援的打算,并称四川金控或有意接手。但新京报记者6月中旬致电四川金控时,相关人士称尚未听说过。

信托公司引战看中的是什么?

信托公司更关心战投带来什么?上述信托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如果公司高管是职业经理人,会关心引入新股东后自身位置或团队是否有变动;业务团队则会关心激励机制的变化以及新股东能否带来新的资源。

信托专家邢成博士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引进战投,通常是原有控股股东不发生变化,在某一个领域或节点上,可以弥补现有公司短板或弱项的投资人、新股东,来加盟公司。

“假如某集团是一信托公司控股股东,做实体经济,产品营销渠道是短板,这时就可以寻找各种渠道,资源丰富的投资人,吸纳到股东中来,在资源整合上为信托公司提供补充。”邢成表示,除了渠道资源,还有客户、市场、项目、人才、管理资源等,都可以作为引战目标。

今年4月,天津信托混改收官,上实集团以19.91亿元的挂牌价格直接摘得泰达控股转让的26%股权,又以74.18亿元拿下海泰集团转让的51.58%股权,后一笔价格比初始挂牌价格(39.5亿元)溢价近九成。

天津信托表示,上实集团的入股,将带来雄厚的产业背景、强大的资金后盾和市场化的体制机制,有利于天津信托更快更健康发展,对于以资本为纽带密切津沪两地经贸合作,促进天津市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天津信托混改收官于“改嫁”上海国资前,其最早在2018年抛出的是引入3席战投的计划,共计整体持股比例为39.73%。但由于前期混改方案是与大股东海泰集团捆绑混改,资金需求较大,加上金融机构股东准入标准提高等因素影响而搁浅,公司高管曾感叹“靓女难嫁”。相关人士也曾透露,混改期间,国资和民营企业都来洽谈过。

引入战投普遍会伴随增资扩股或股权转让,而三者又存在不同之处。“引入战投某种意义上信托公司更加主动,是带有锦上添花意义的行为。增资扩股原则上是原有股东增加投资,股权转让原则上是‘卖了’公司。”邢成这样表示。

他认为,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对信托公司的影响截然不同,都有积极影响的一面。增资扩股会让公司资本实力增加,流动性支持会得到提升,抗风险能力、盈利能力增加。特殊情况下,个别股东不愿意同比例增资,比如资金困难、有其他发展规划等,股权会被稀释。

股权转让则通常是把公司易主了。邢成称,公司归属会发生重大变化,甚至跟原公司使用不同的两个名称、两种发展道路和两种模式,也有可能保留原有部分高管层。通常新入主股东比原股东实力更胜一筹,对原公司经营特色多少会有一些调整和改变。

近年股权变更的案例很多,其中较受瞩目的,是2019年4月雪松控股将屡屡爆雷的中江信托收入囊中,开始解决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同年6月更名为雪松信托。近日,江西银保监局核准原重庆信托副总裁祁绍斌出任雪松信托董事长。

信托牌照还香吗?业内:依然值得追捧

信托被称为“实业投行”,前两年市场上曾出现过几方资本争抢一张信托牌照的情况。资管新规限制非标后,信托凭借灵活的制度优势,仍拿下了一些优质的非标债权。“当时银行、证券、保险已不能做的,信托还可以做。”有业内人士曾如此总结。

公开资料显示,前述提及的四川信托,2016年股权转让时曾上演一场大戏。先有第三大股东宏达股份(600331,股吧)宣布停牌重组、被猜测拟募资购买信托资产,到中融新大豪掷50亿元拍下四川信托30%股权,再到第四大股东濠吉食品半路杀出用优先权拿走股权。几度反转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但近年多家信托公司爆雷频频,加上监管约束加强,如今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限制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比例,被业内认为“杀伤性”很大。

信托牌照价值是否受影响?上述中小型信托公司人士称,肯定受影响,但信托的灵活制度优势依然独一无二,虽然资管新规拉平了信托与银行、券商、基金等泛资管主体的竞争,信托牌照不如以前优势那么大,但不同信托公司,尤其是头部信托或有特色的信托公司,仍然值得追捧。

信托业研究人士廖鹤凯也对记者表示,这两年信托牌照有价值重估的倾向,但是依然是各方资本关注的重要牌照,只是待价而沽。

在邢成看来,现在信托公司牌照红利已逐渐弱化,牌照本身会减值,不过和目前监管政策、转型要求关系并不是很大。

他分析称,所谓“实业投行”,就是监管所说的非标融资,这种业务模式表面上看回报高、回报快,但潜在很大风险。近期不断出现风险项目,足以说明监管正是针对这些问题才要求非标转标。如果信托公司能明确目标,坚定转型创新,真正做到标配业务主打的模式,化解潜在的刚兑风险,有可能还会有更大飞跃,牌照价值含金量更高。

“天津信托天价转让也说明,牌照价值高低不仅和行业发展、公司质地有关,也和投资者眼光,及对信托行业发展趋势判断和定位有关,不宜一概而论。”邢成说。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王心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