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托:四任董事长接连被查、产品兑付难、净利骤降

吉林信托:四任董事长接连被查、产品兑付难、净利骤降

吉林信托董事长接连落马、产品无力兑付、年报数据出错等问题正一点一点磨灭消费者的信任。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郜融莲

近日,吉林省纪委监委发布公告显示,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邰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如果邰戈违法违纪成事实,那他将成为吉林信托历史上第四名落马董事长。

除高管动荡外,吉林信托发布的信托计划也多次难以兑付,今年的汇融50号兑付日期已经延迟了两次。一个令人无语的例子是,吉林信托2019年的报表竟然和2018年的数据完全相同,而在后续更换过的报表中页眉竟然是“2018年年报”。

以上种种,无一不证明了吉林信托这家公司内部管理存在缺失,治理混乱等问题。

四任董事长“前腐后继”

9月27日,吉林省纪委监委发布公告显示,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邰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公开资料显示,邰戈于2016年9月入职吉林信托,任吉林信托总经理,2018年2月,任吉林信托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18年6月开始出任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在入职吉林信托之前,邰戈曾在光大银行(601818,股吧)长春分行和吉林银行均工作过。

高管被指控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值得一提的是,如果邰戈违纪违法属实,那他将成为吉林信托落马的第四任董事长。

据《每日财报》了解,2009年,吉林信托的第一任董事长张兴波因贪污罪、受贿罪,被判死缓。张兴波的接班人高福波在2015年10月辞职,但在其离职三年后,吉林省纪委监委公布高福波正接受监察调查。

2019年11月,最高检网站通报,高福波涉嫌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等多项罪名,被提起公诉。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其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

吉林信托的第三任董事长李伟,在2015年9月担任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此前其曾主政白山市七年半。但在李伟担任吉林信托董事长不到两年后,便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据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延边林区分院起h诉书指控:被告人李伟在担任中共白山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滥用职权,违规为他人拨付财政资金,致使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俗话说得好,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吉林信托的董事长却接二连三落马,前腐后继,这一系列的事件也反映了该公司在内部管理上的严重缺失。

在2019年,吉林信托还因为公司治理机制长期严重缺失,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运行不规范被吉林银保监局罚款40万元,2020年8月3日又因未严格审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规性,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被监管罚没40 万元。

产品兑付一拖再拖

管理层都动荡成这个样子了,公司经营还能好到哪里去?近年来,吉林信托已经被多次爆出产品爆雷,兑付日期多次延期。

据公开资料显示,吉林信托旗下产品汇融50号,总规模2.6亿元,期限2年。融资方为广悦化工,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还款来源为广悦化工的经营收入或抵押物处置。

按照合约规定,汇融50号产品应于2020年3月起陆续到期。今年3月20日,吉林信托发布公告表示,该信托原定期限基础上延期3个月25天。吉林信托表示,此次逾期的原因是因受疫情影响,融资人广悦化工短期内无法按协议偿还资金。

然而,在延长期到期之后,8月26日,吉林信托再次发布公告表示,汇融50号信托计划延长至2020年12月21日。

兑付日期一拖再拖,眼看着距离第二个延长期到期不到三个月了,这一次吉林银行真的能成功兑付吗?此次高管落马对公司的产品兑付又是否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其实这已经不是吉林信托第一次陷入兑付风波了,当年的“吉信-松花江77号”,也被认为是首例打破刚兑的信托项目。

松花江77号是吉林信托发行与2011年的信托计划,期限为两年。然而,这一信托计划在发行一年后就出现了利息延期问题,但吉林信托并没有选择公之于众。直到2013年12月,公司才发布公告表示松花江77号信托计划出现兑付危机,涉及资金10亿元。

年报出错,净利骤降8成

吉林信托的前身为吉林省经济开发公司,成立于1985年。后于1998年更名为吉林信托,2001年改制为吉林信托责任公司。

目前,吉林信托第一大股东为吉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97.496%,注册资本15.96亿元,也是吉林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

不过,公司内部治理混乱不说,吉林信托的业绩报告也被指出有问题。

据公开资料显示,吉林信托4月30日公布了其2019年的业绩报告,然而此份报告中披露的信托项目资产负债表的数据,与其公布的2018年年报数据完全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份错误的数据下还有该公司负责人、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会计机构负责人名字作为担保。吉林信托对此事回应公开媒体表示,是由于部分数据未更新造成的,现已经将更新后年报上传到官网。

然而据公开媒体报道,在吉林信托更正后的年报中,披露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变动表时,年报页眉处却显示的是“2018年度报告”字样。

这究竟是年报披露时粗心大意了还是单纯编纂了个数字来糊弄事儿?

据年报显示,2019年,吉林信托实现营收5.29亿元,同比下降5.37%;实现净利2.05亿元,同比下降83.9%。同期,公司的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也高达11.61%,较去年同期出现3.45%上涨。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因受疫情的影响,吉林信托实现总营收1.26亿元,净利润为1381万元,位居行业下游。

对于吉林信托这样的公司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投资者的信任,而公司董事长接连落马、产品无力兑付、年报数据出错这些问题,也正是在一点一点磨灭消费者的信任。未来吉林信托能否建立完善的内部管理制度,重获投资者信心,《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冉笑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