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布病调查:肇事者与居民区仅一路之隔

  本报记者 王金龙兰州报道

  发生在一年前的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兰州生物药厂(以下简称“兰州生物药厂”)泄漏致使兰州数千人布鲁氏菌病(以下简称“布病”)抗体阳性事件,直到2020年9月15日,才被外界广泛知晓。

  2020年9月15日,兰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以下简称“兰州卫健委”)就当地布病消息发布通告,截至2020年9月14日,累计检测21847人,初步筛出阳性4646人,甘肃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3245人,建立健康档案3159人。

  至此之后,兰州布病抗体阳性者的数字再未更新。不过,《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于9月底在兰州盐场堡社区采访,部分抗体阳性者表示,目前仅停留在登记层面,还未有任何赔偿措施,即便是赔偿的征求意见也未曾向感染者征求过。

  对于9月15日之后是否有新增布病抗体阳性者,已有的抗体阳性者如何赔偿以及赔偿标准,本报记者实地向兰州卫健委求证,并未得到正面回应。“因为布病属于群发性事件,如果有需要对外披露的消息,我们会在网站上及时更新,其他的不便回应。”兰州卫健委一位官员如是表示。

  犹豫

  立秋之后,兰州已经渐凉,盐场堡社区的人们除了关心新冠疫情的防治之外,还关心布病是否有特效药,以及具体的赔偿措施。在一年前,这里曾经因为生物药厂泄漏事故,致使逾3000人被检测出布病抗体阳性。

  “在此次兰州爆发布病之前,家里人没有听过布病,可是现在13岁的孙子和年过六旬的老伴得了这个病,一家人现在都很担心,不知道这个病究竟有没有可能痊愈或者自愈。”薛梅(化名)向记者讲述,最早知道布病是听说兽研所那边传来的,因为对布病不了解,听专家说这个病不会人传人,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盐场堡社区被检测出布病抗体阳性的人数是越来越多,薛梅的一家人不免也开始不安。根据薛梅提供的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检验单,一家人的送检日期是2020年1月6日。

  “因为当时已经曝出有很多人感染布病了,社区通知让感觉身体不适的人自愿去检测布病,虽然一家人身体状况均未出现布病的症状,但是还是去检测了,结果老伴和孙子检测呈阳性。”薛梅的家人曾经多次到社区以及医院询问是否需要治疗以及是否有针对布病的特效药,但是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薛梅告诉记者,老伴的化验单与孙子的化验单呈阳性,但化验单不在自己手中,现在只知道他们布病抗体阳性,并不知道是否严重,是否需要吃药,这些都在等政府的进一步解释。

  薛梅的孙子目前正常上学,偶尔感觉腿痛以及肚子痛,但是家人并不能肯定是不是布病引起的,医院方面也没有给开任何药物,因此,现在给孩子服用维生素C含片,至于抗生素,害怕有副作用未曾使用。

  绿莹花园是此次兰州布病事件中人数感染最为严重的小区。记者在这里调查时发现,大家对布病的认知不一,同样是感染者,有的人觉得这个并不会人传人,如果没有症状,经过加强自身的锻炼以及药物的辅助治疗,可以康复;有的感染者则认为,布病为慢性病,虽然现在没有症状或症状不明显,但是随着年龄或者抵抗力的下降,病情会加重。

  然而,对于布病的赔偿事宜,大家还是希望不管是谁掏钱,都能够有部门托底,并且负责到底。“听说10月份将开始赔偿了,但是我们不清楚怎么赔偿,因为目前只是做了检测而已。”有布病患者向记者如是表示。

  记者在盐场堡社区走访发现,虽然该地是此次布病事件的重灾区,但是有居民因为没有症状且害怕,截至目前依然没有进行布病检测。

  “的确,社区已经通知到了,但心里害怕,怕确认之后,会被亲戚朋友看不起,所以就没有去检测。”与薛梅是邻居的张婧(化名)告诉记者,由于当时没有症状,政府也没有强制检测,所以就没有去,但是现在偶尔有腿疼,也不知道是风湿还是布病引起的,所以准备去检测一下。

  “听专家说这个并不会人传人,但是会人传给动物,再由动物传给人,也不知道家养的猫和狗是否会传染,为了谨慎,还是决定不再养了。”绿莹花园一位业主打算将自己养了多年的宠物狗送到乡下老家去。不过,他不知道宠物狗送走之前,需不需要做布病检测。

  检测

  “为什么药厂当时泄漏了没有向政府以及主管部门报告,是他们不知道还是有意隐瞒,如果及早报告,采取措施,是不是感染布病的人会少点?”绿莹花园一位布病抗体阳性者张青(化名)向记者表示,“事情是2019年7月份发生的,我知道被感染,以及最后被确诊,已经是2019年底了,现在病情有没有被耽误,能不能治愈,这个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事实上,兰州逾3000人布病抗体阳性,被外界广泛知晓是在生物药厂泄漏一年之后的2020年9月15日。当日,兰州卫健委发布《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处置工作情况通报》,称截至9月14日,已复核确认有3245人布鲁氏菌抗体阳性。

  根据通报显示,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致使生产发酵罐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发酵液的废气形成含菌气溶胶,生产时段该区域主风向为东南风,兰州兽研所处在中牧兰州生物药厂的下风向,人体吸入或黏膜接触产生抗体阳性,造成兰州兽研所发生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此次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是短时间内出现的一次暴露。造成此次事件的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车间,已于2019年12月7日停止生产。

  事实上,本报记者调查获悉,除了今年9月15日的通告之外,在2019年12月6日,兰州卫健委还发布了一则《兰州市积极处置一起聚集性布病隐形感染事件》的公告。该公告显示,2019年12月2日,兰大一院西站院区上报4例布病,均为兰州兽研所人员,经检测的263人中有65人检测为抗体阳性,以试验工作人员为主。

  另外,该公告显示,当时专家评估认为,布病是人畜共患性疾病,人的传染源主要是牛羊等染疫动物,人传人的风险极小,目前国内尚未报道过人传人病例。兰州兽研所重点场所防控措施已经落实,不会对周围人群构成新的威胁。

  “当时我们也注意到了该公告,大家都以为是兽研所试验出了问题,根本想不到会是中牧兰州生物药厂泄漏造成的。”张青告诉记者,相对于兽研所,绿莹花园小区距离中牧兰州生物药厂更近。

  9月25日,记者来到兰州市城关区盐场北路,通过导航测算距离发现,中牧兰州生物药厂距离兰州兽研所约470米,而与绿莹花园仅一路之隔,二者直线距离在50米以内。

  兰州一位医生向记者表示,确认问题出现在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应该是在2019年底,因为国家、省市专家组的联合调查组给出调查认定是2019年12月26日。

  2019年12月26日晚,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甘肃省农业农村厅、兰州市人民政府发布了《中国农科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调查处置情况通报》:截至12月25日16时,兰州兽研所学生和职工血清布鲁氏菌抗体初筛检测累计671份,实验室复核检测确认抗体阳性人员累计181例。抗体阳性人员除一名出现临床症状外,其余均无临床症状、无发病。

  上述情况通报表示,兰州生物药厂是此次布病的肇事者。

  赔偿

  “我们从媒体上了解到,关于布病的赔偿从10月开始,但是现在我们并不知道如何补偿,标准是什么。”张青等一些布病抗体阳性者向记者表示,到现在除了做了一次布病检测之外,并没有其他应对措施,甚至如何用药或者用不用药,部分布病感染者也不清楚。

  在9月15日的通报中曾介绍,兰州市已于2020年7月16日开始,集中2个月时间,对省级复核确认的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人员开展第二次复查检测。兰州市将严格审核确认补偿赔偿人员的信息,确保个人信息的准确性,为分级分类开展补偿赔偿工作提供详实准确的信息台账。

  通告亦称,第二次复检和健康评估工作全面结束后,由城关区卫健局对相关人员健康评估资料进行整理分类,并针对相关人员健康评估类别,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标准,协调、督促中牧兰州生物药厂积极开展补偿赔偿工作,补偿赔偿工作于10月份分批次开展,切实维护好群众的健康权益。

  兰州卫健委一位官员向记者表示,“因为布病属于群发性事件,如果有需要对外披露消息,我们会在网站上及时更新,其他的不便回应。”另外,对于补偿,该官员建议参考兰州卫健委副主任尹君对外界的回应。

  根据尹君的回应,善后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已经制定了相关的赔偿方案。赔偿的标准、项目和内容主要依据甘肃省卫健委的相关评估方案,对照感染者的评估结果给予相应的补偿。最后可能是4个情况:第一类就是抗体阳性已经转阴了;第二类就是抗体仍然为阳性,但是经过专家评估为无健康损害;第三类人群就是抗体仍为阳性,但有一定不良反应的;第四类人群就是有不良反应并且对身体造成了残疾、死亡或其他严重后果的。“这4类对象我们参照有关法律法规,制定了相关的赔偿方案。”

  尹君表示,前三类人群主要是补偿,主要是从误工费、交通费还有精神抚慰金这些方面给予一定的补偿。第四类人就属于赔偿,按照一定的规定去赔偿。

  另外,据了解,甘肃省联合调查组已于2020年1月13日撤销了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布病疫苗生产许可以及在2019年12月7日关停了该厂的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车间。

  9月17日,中牧股份(600195,股吧)就兰州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做出回应:公司将按照兰州卫健委的赔偿方案以及赔偿标准,将补偿金额落实到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冉笑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