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封闭式管理不能无视“经济规律”

敬一山/文/作者系媒体评论员

9月20日,有网友爆料山东莱阳卫生学校开学当天推小车将学生们购买的外卖扔进垃圾桶。该视频被发布到网上后引发社会热议。对此,学校9月22日发布声明,诚恳接受批评,将立即自查自纠,立行整改。

9月20日晚间,西安外国语大学学生因不满长期封校致物价上涨,采用在宿舍楼集体喊楼的方式表达抗议。随后9月21日下午,西安外国语大学就学生反映的问题通过官微公开回应,表示会简化学生外出报备程序,同时提高后勤保障能力等,以保证学生的正常学习生活秩序。

两所学校的两件事,看起来“冲突”的原因和形式不同,可是矛盾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因为封闭学校给学生的生活造成不便,而校方的管理方式不是想办法解决矛盾,而是简单粗暴地打压学生的正常需求。

这类矛盾从学校采取封闭式管理的那一天起,就已经被埋下伏笔。可以想象,一所学校的学生成千上万,饮食起居的需求非常庞杂,过去可以通过市场“看不见的手”来协调,校内校外是一种良性竞争关系,学生的需求可以通过多种形式满足。而一旦封闭式管理,一切都仰赖校内供应,即便能够保障基本需求,可是在供求规律的作用之下,价格高于往常也就在意料之中。

如果认真吸取教训,那至少在两个层面需要反思。首先,如果一个地方真的面临疫情不确定性,必须要采取封闭式管理,那么校方就要提前做好规划,加大各种物资的供应。其次,无论是食堂还是小卖部,必须进行校方干预,确保保质保量地做好服务。不能把封闭式管理造成的成本,转嫁到学生身上。

既然是非常时期的非常管理状态,就不能听任校内经营者按照日常的方式运营。道理很简单,封闭式管理之下,事实上造成了一种垄断格局。学生不能外出购物,那么也就失去了博弈能力,食堂或者小卖部的经营者出于利益动机,就可以坐地起价,坑害学生利益。

这还是经营者没有恶意谋利企图的状况下,如果这些经营者滥用“垄断优势”,肆意提高价格,那学生的境遇就会更惨。把学生外卖扔进垃圾桶的现象,就引起很多人的猜疑。

虽然校方给出的理由是外卖餐饮可能不安全,可是这样的解释经不住推敲。一来外卖并不是只卖给学生,外面的人吃了没问题,为什么学生就不能吃?二来禁止外卖也就意味着学生只能校内就餐,很难逃避学校食堂承包商打通关系争取利益最大化的嫌疑。

学校封闭式管理的理由都是为了安全,可是众所周知,国内的疫情早就平稳,各地普遍长达数月不再出现病例。偶尔出现反弹的地区,病例都是境外输入的。从常理上说,只要学生不出国,在境内自由流动就不会出现什么安全隐患。而且现在的技术手段,完全可以实现对人的动态管理,避免出现人去了高风险地区而不被发现的情况。

正如有学生质疑的,封闭式管理针对的都是学生,教职工都是自由出入的。难道学生比教职工容易感染吗?如果自由流动有危险,教职工一样可能把病毒带进学校,从而令封闭式管理失去意义。

所以,封闭式管理与其说是为了学生安全,不如说是为了学校管理者的安全。只要采用了最严格的管理手段,那么无论会不会出现疫情,校领导看起来就没有责任了。这种“越严越好”的管理方式,说白了就是牺牲学生的权益,以尽可能保住学校管理者的“乌纱帽”。

但实际上,对于疫情下的学校管理,教育部早就有很明确的要求。新版《秋冬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技术方案(更新版)》早有明确规定,一是严格做好校门管控,二是学生非必要不外出。有教育部官员8月底更是做过很详细的解释:“这既不是封闭式管理,也不是不准出来。同时,高校教职工要与学生同等管理,一视同仁。此外,对于‘十一’假期学生能否外出离校,需要各地各校因地制宜,反对一刀切。”

可见,无论从疫情实际情况还是管理精神,都早就不需要这样一刀切的管理手段。现在除非个别疫情出现反弹的城市,多数地方已经复工复产,各种人员密集场所,比如交通工具、餐馆、电影院等,也都不再采取之前最严格的管控模式,各类学校继续这么做,简直匪夷所思。

就具体学校管理者来说,需要充分认识到这种模式的弊病,尽快还学生自由。防疫也得尊重事实和科学,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安全最大化,全然不顾对学生造成的伤害。应该尽快改变一刀切的封闭式管理方式,即便是要求学生减少外出,也要在物资供应上加强保障,对小环境中的“经济规律”多一些尊重。

而就教育部的层面来说,除了原则性的要求之外,也有必要进一步明确校方的权责。只有明确讲清楚,校方只要做到应尽的管理义务,出现意外情况不“一刀切”问责,才有可能给管理者吃下“定心丸”。同时,对于超需求从严管理并侵害学生利益的,也要加以问责,这样才有可能减少现实的冲突,避免学生承受不必要的代价。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