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红包预约上线 未来应用定位待厘清

数字人民币红包预约上线 未来应用定位待厘清

图虫创意/供图 吴家明/摄 翟超/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在大量的小范围测试之后,央行的数字人民币再迎关键性进展。

10月8日晚间,“深圳微博发布厅”发布消息称,为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结合本地促消费政策,深圳市人民政府近期联合人民银行开展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此次试点由深圳市罗湖区出资,通过抽签方式将一定金额的资金以数字人民币红包的方式发放至在深个人数字人民币钱包。

申请人可自10月9日起至11日8时止发起预约。该红包可于10月12日18时至10月18日24时在罗湖区辖内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的3389家商户无门槛消费。据悉,此次活动面向在深个人发放1000万元“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红包数量共计5万个。

消息一出,许多深圳市民的微信朋友圈都被“刷屏”,许多市民积极预约,但也有不少市民对数字人民币这个新兴事物存在疑问,有参与活动的商户也表示还没有收到相关通知。

商家消费者仍不太了解

证券时报记者登录“2020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预约页面,按照提示完成预约,填写个人资料(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选择“个人数字钱包”开立银行并提交,收到确认码。预约成功后会显示“您的预约信息已进入抽签池。系统抽签后,您可通过‘进度查询/确认码查询’入口查询中签结果”。

不少市民都表示已经预约报名,希望可以“中签”。也有市民为深圳罗湖“点赞”,该区在上半年疫情期间率先在深圳市内发放消费券,这一次又走在了前头。当然,也有市民表示“不熟悉数字人民币到底是什么,中签以后怎么使用?以后还能继续使用这个数字人民币钱包吗?”

9日中午,记者前往罗湖区的KKMALL、深圳万象城等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适用的商场进行现场采访发现,这些商场内仍没有对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进行宣传。记者询问了多家商场内的商户,均表示还没有收到具体的通知,但已经有消费者前来询问。“过几天中签了,红包自然就能使用,现在我们也不清楚。”万象城的一家服饰店主如是说。

根据官方通告,预约成功后中签人员可根据中签短信指引下载“数字人民币APP”,开通个人数字钱包后即可领取“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记者发现,截至9日发稿,“数字人民币APP”尚未在各大应用商店上架。有市民提出疑问:这是不是意味着除了中签人员外,其余市民暂时无法体验相应产品?

有市场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此处的“数字人民币APP”或指的是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数字人民币APP,而不是使用内置了数字人民币钱包功能的手机银行APP。从规则说明及登记流程来看,登记用户可以勾选“个人数字钱包”开立银行,即使目前在开立银行无账户,也可参与预约。

在罗湖区的大剧院地铁站,从事金融科技的陈先生对记者表示:“选择用红包这种方式来测试数字人民币,这个应用场景从目前来看还是不错的选择,因为从使用频率看,红包不是每个人每天都必须要用,但又可以尝鲜,这样可以一边推广数字人民币,一边刺激消费。”

官方通告也是这样阐述: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系数字人民币研发过程中的一次常规性测试。

需进一步明确

场景应用定位

今年8月,商务部网站发布《关于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通知明确,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其中提到,人民银行制定政策保障措施,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况扩大到其他地区。近几个月以来,数字人民币测试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曾有市场消息指出,建设银行(601939,股吧)APP曾悄然上线数字货币钱包功能,随后又下线。除建设银行外,也有媒体报道农业银行(601288,股吧)、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均已开始进行数字货币功能内测。

记者在调查采访过程中发现,普通市民对数字人民币的了解并不多。西南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表示,如果是要形成对于现有支付工具的竞争,那就得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上推广,其根本还在于如何推动消费者使用。法定货币商家无法拒绝,政策上的支持只能培养种子用户,这些用户是否具有黏性以及是否能够带来更多用户,关键还在于这一支付工具是否比其他支付工具更加便捷和低成本,以及是否能够带来附加的价值,例如一直强调的可控匿名。“现在普通用户对于匿名无感,个人信息保护意识不强。随着个人信息数据变得有货币价值以及个人对于用户信息保护意识的加强,数字人民币这一特性的价值有望提高,也导致现有支付工具强化对于用户信息的保护。”

陈文还表示,数字货币的测试是一个必经的阶段,新加坡的数字货币服务于批发端,即金融机构之间的使用,而中国的数字货币以零售端为切入点,比批发端影响面更大,监管方面也会更加慎重。“当前零售支付工具大多对于消费者免费甚至还会奖励,但对于商家则收取不菲的手续费。如能对于商家免手续费,的确能够刺激商家应用数字人民币,但商家在提供给消费者多元化的支付工具选择下,最终哪种支付工具能够胜出仍取决于消费者。事实上,由于数字人民币法币地位,商家不可拒绝接受数字人民币,核心仍在于如何推动消费者使用数字人民币。另外,数字人民币也需要进一步明确自身场景应用定位,是弥补现有电子支付方案市场空白领域,还是要跟现有电子支付形成竞争,两种定位下产品设计以及推广思路会有很大差异。”

深圳在数字货币领域一直走在前列。早在2018年,央行下辖的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深圳成立了唯一的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被业界解读为数字货币从研究走向实践的重要标志。2020年4月,深圳被列入金融科技“监管沙箱”试点城市。《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也指出,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