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焦点凸显手法 焦灼存在意图

  本周外汇市场美元维持93点不变,最高为周三的93.8751点,最低为周五的93.0008点,振幅0.93%;其中周一开盘为93.8568点,收盘下挫至93.4813点,最终周五收盘93.0263点,贬值0.88%。其中欧系货币偏贬维持为主,欧元兑美元汇率稳定1.17美元,周末收盘1.1826美元;英镑兑美元汇率保持1.29美元,周末收盘1.3046美元;瑞郎对美元汇率维持0.91瑞郎;欧系货币是美元稳定93点的基础。商品货币则变化较大,其中加元对美元汇率伴随石油价格起伏错落而涨跌各异,期间区间水平从1.32-1.33加元快速升值至1.31加元;澳元兑美元汇率保持0.71美元收盘价,区间在0.70-0.72美元之间,周末收盘0.7238美元;新西兰元兑美元汇率迂回0-65-0.66美元之间,周末收盘0.6671美元。日元对美元汇率从105日元贬值至106日元只有一天,收盘105日元不变。我国人民币离岸升值显著,但在岸只有一天行情回补升值追随离岸清晰,而央行中间价偏向贬值指导明确。在岸人民币周五行情为开盘6.7266元,收盘6.6947元,升值0.47%,区间6.7370-6.6932元,振幅0.65%。离岸周一开盘6.7507元,收盘6.7185元,单日升值0.47%;周五收盘6.6893元,一周升值0.43%;期间高点为周五的6.6738元,低点为6.7564元,振幅1.23%。我国国庆假期发生超常态的升值存在压制中国政策与策略的刻意性操纵与摆布。

  一周外汇市场行情的主要干扰与聚焦是特朗普疫情演绎与发挥的影响,至今其病况真假不明,但对舆论炒作起到推波助澜效应十分显著;加之10月作为美国财年开启之际,财政预算引起的关注是市场关切的焦点。

  1、特式风波从低到高起落加大。周内关于特朗普疫情消息引发的市场刺激性凸显,先是住院加剧股市跌宕,随后快速出院刺激股市上涨,由此关于竞选策略成为猜疑重点。因为之前特朗普相对于拜登处于不利角度明显,以此手法刺激民众同情与信任遭到质疑。然而,透过美国政治角度看,这只是一种玩法而已。目前美国无论政治、经济乃金融都处于敏感期,难点突出、问题集中、压力较大的特性十分明确,进而美国出于自身调整需要的手段超乎寻常发挥令人理解。尤其作为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强国,其面对的问题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广,如何拿捏好尺度已经并不轻松,挑战性、抗拒性甚至威胁性已经严重至极。因此,美国竭尽全力应对面对问题与困难前所未有。今年由于政治外交关系复杂化和尖锐性,外汇波动率的隐含衡量指标已从近期峰值回落,其中美国竞选民意调查显示,前副总统拜登越来越有可能战胜现任总统特朗普,市场谨慎接受拜登的民主党可能最终控制国会两院的猜测占主,这种趋势被市场称为蓝潮,舒缓性较强,但对特朗普的期望也同样存在,股市高涨反应的情绪在于支持特朗普效应。民调结果数据显示,特朗普在全国落后拜登9.7个百分点,尤其周五美国有线新闻网消息显示,一名消息人士告诉CNN,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下一场大选辩论已被取消,未来美国选举变数将是外汇市场敏感异动重要影响。

  2、美国经济担忧超越现实基础。然而,面对美国经济,其恢复能力与现实表现并不是美国自言如此不良。尤其失业问题解决得当已经显而易见,最新的失业率水平已经从8.4%下降至7.9%,这足以表明美国应对策略的效果显著。单周初领和续领失业金人数已经下到100万人以下,进而表明美国刺激针对性效果较好。加之截至目前第三季度美国基本经济指标偏向好的方面较多,工厂订单、耐用品订单等制造业数据向好清晰,尤其房屋数据、零售数据和消费信心指数稳定偏好,进而表明美国经济恢复有效。但是市场依然关切第二季度指标是关键,最后一次商务部的修正指标略有修正减轻衰退压力,但经济担忧并未消除。美国过去与现实指标落差导致判断不准,甚至具有极强的煽情因素,进而美国经济判断是关键,这也是美元借机贬值的重要因素之一。尤其本周美联储保持对经济的担忧立场,美联储9月15-16日的货币政策会议显示,如果缺乏进一步的政府财政刺激措施,美国经济复苏步伐将面临风险。由于美国政府此前提供的财政援助,经济表现好于预期。因此经济晴雨表的股市反应积极,一周道指上涨3.3%,为8月来最大周涨幅,标普500指数上涨3.8%,纳指上涨4.6%,以上均为7月初来最大周涨幅。目前经济救助是市场期待,最新消息为美国政府已将提议财政刺激计划规模从1.6万亿美元提高到1.8万亿美元,但特朗普对电台访谈节目主持人表示,他其实希望看到比民主党或者共和党方案规模都更大的方案。而美国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表示,距离11月3日总统大选日仅剩下3周时间,新的抗疫纾困一揽子计划几乎没有可能获得通过,因为美国政府和民主党就未来援助方案发出相互矛盾的讯息,市场拭目以待。

  3、竞选依然赤字难题纠结不定。周四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估赤字的2020财政年度增加了两倍,至纪录水平的3.1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达到了15.2%,这是1945年以来新高。而15.2%的比重已经是连续第5年增加,预算赤字激增原因是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政府税收收入下降,以及为重振经济政府支出的激增,其中包括为失业工人提供的福利增加以及对大小企业的广泛援助。国会预算办公室表示,从4月到9月底的联邦支出为4.2万亿美元,几乎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与上年同期相比,4月至9月个人和企业所得税收入则减少了1910亿美元,降幅约为17%。美国2020财年于9月底结束。官方预算赤字数据将由美国财政部在本月晚些时候公布。过去美联储和美国国会都已花费数万亿美元采取各种措施,以控制疫和维持经济稳定发展,甚至美联储启动了一个开放式债券购买计划,特朗普签署了一项2.2万亿美元、包括提高失业救济金和直接向美国人付款的一揽子财政开支计划,这些投入直接刺激美国财赤上升难以抑制,并对长期宏观结构和政策造成风险压力,而这却成为美元贬值的充分理由,进而保驾护航美国经济凸显,优劣之间选择是美国重要的观察角度与基础逻辑。

  预计美元贬值难以持续,阶段升值迎合美国竞选需求是重点,但不确定性很大,针对性的策略摆布存在意图与路径,通过大选达到遏制中国也是一种选举策略的考量,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人民币升值百害无利,清醒警醒迫在眉睫。美元正是考量到短期前景刺激人民币升值手法有道,人民币极端升值面临转折值得关切和修正情绪与判断。

  2020年10月10日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