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意料,这行月入两万了…

出乎意料,这行月入两万了…

  图:dear旭旭哥

  网上买了一张桌子,拉货的师傅上午给我送到了楼下,让我去取。

  原来像货拉拉这种,只管送,不管装卸。

  害。

  我怎么搬。

  我平常健身,练器械那是花把式,干不了体力活...

  且桌子要组装,我缺工具。

  于是我又给了师傅几十块钱,让他帮我搬到屋子里,顺便再给我组装。

  忙活时,我就跟师傅聊了起来。

  

  师傅大概五十来岁了,湖北人,在北京专门跑拉货。

  我这一趟下来,他能挣个近200块。

  一个月下来――

  按师傅的说法,稍勤快点的话,能赚个快2万块;

  再拼一点的话,同行甚至每月能赚到3万块。

  像这位师傅扣除油费,车辆维修费用的话――

  还能净剩个万把块钱。

  这个还挺超我预期的。

  可能会比滴滴司机更赚些。

  像这位师傅,老婆在老家做点杂活。

  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大学毕业了;一个快上高中。家里还有老人。

  负担有点儿重。

  他自己在北京的话,每月也就花个两千,剩下的钱就打回给了家里。

  二

  师傅跟我说――

  之前他年轻的时候是在供销社干的,在当时算不错的职业了。

  我小时候见过供销社,大概还有点印象。

  后来大多数供销社都消失了,师傅就下岗了。

  快四十岁了,来到北京赚钱。

  先是在公司上班,但干着干着,年龄大了,就没有公司要了(算中年危机?)

  能做的工作不算多。

  当个保安的话,一个月赚三千块不够用,于是他前几年开始就拉起了货。

  目前对他而言,这算是不错的工作收入。

  我自己感觉――

  这几年劳动力价格上涨,许多蓝领的收入,已经不比白领差。

  像保姆月嫂/外卖/快递员等等,在一线城市,月入上万也不稀罕了。

  而且他们也没想过扎根,不少人省吃俭用,存下一笔钱,然后寄回老家。

  相对于老家的经济水准来说,挣的钱还不错。

  

  这位师傅在北京限牌前买了辆小货车,有了京牌。

  好处是拉货不受限制。

  从平台接单了,直接拉就行。

  像现在,很多人想做货拉拉也不方便。因为没有京牌,在北京市内不好跑车。

  我打趣说――

  这也算是一份不错的资产了。

  ...

  师傅说了一件他比较怕的事――

  怕生病

  像他现在五十多岁了,庆幸现在身体还健康,没有大毛病。

  他就是多拉一单,多赚一单的钱;

  多干一天,就是多赚一天的钱。

  已经,不存在职业发展的问题和焦虑了。因为已经不再想这些了。

  多挣一点钱更踏实。

  像国庆中秋节假日也不休息,不停拉活。

  但,不知道能做多久。

  要是生点大病――

  赚不到钱不说,还要搭不少钱进去。

  我说:

  可能这就是生活吧,总有一些担心的事儿。

  等到小孩子大学毕业了,应该就可以放松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越女事务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