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基金茅炜:板块盈利模式清晰可见 明年银行股ROE可能为10%

红周刊 记者 | 曹井雪

爆款公募基金经理目前都会看好哪些板块呢?随着今年以来爆款基金经理人数日益增多,他们的建仓和调仓动向也颇受市场关注。本周,南方基金旗下的两大爆款基金经理茅炜和骆帅共同在一档招牌博客直播中出镜。其中,今年创下新基金成立规模纪录的南方成长先锋的基金经理茅炜直言他看好银行股。

茅炜指出:“银行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的核心地位无可动摇,机构投资者对银行股的低配已经充分反映了利空情绪。从公司财报来看,银行板块盈利模式清晰可见,绝大部分银行股的拨备覆盖率非常高,说明他们的利润数据真实可信。从投资的角度讲,作为低估值板块,如果银行股ROE跌到10%基本也就是跌无可跌了,投资若能稳定赚取这一回报率也是一件好事。”

以下是茅炜、骆帅直播实录:

主持人:今年市场波动很大,回顾三季度的行情,您有怎样的看法?

茅炜:三季度是风格变化比较剧烈的一个季度,7月之前许多防御性的板块有明显的资金抱团效益。无论是消费、医药还是科技都表现非常出色。

7月中旬后的市场风格相较之前则更为均衡了,许多顺周期、低估值的板块都有相对较好的表现。从原因上看,在7月中旬之后,许多顺周期行业的公司,其经济指标有了持续性的改善,包括中报披露的业绩以及7月之后许多公司拿到订单等等;在此基础上,三季度的风格有了明显调整,也是比较明显的结构性行情。

骆帅:三季度刚开始时延续了一、二季度的风格,医药、消费等板块的上涨比较迅猛。但是三季度出现了逐渐的转变:主导一、二季度行情的主要因素是疫情,在疫情之下,各个国家要增加流动性来对冲疫情带来的影响,但是随着疫情进入后期,许多国家都开始收紧流动性。中国是最早控制住疫情的国家,所以也最先开始收紧流动性,三季度后,欧美国家边际上没有继续恶化,所以市场对于流动性边际宽松的预期在慢慢减弱。

与此同时,宏观经济还出现了增长,不仅中国在顺周期里,从出口数据的增长来看,全球经济都在复苏中。美元信贷比较旺盛,即全球对于美元的供给比较旺盛,美元也一直处于下跌的过程中。这样的情况下,与流动性相关的高估值板块肯定会受到一定的抑制。从非常态化的政策环境到常态化的政策环境,市场风格也会出现变动。

主持人:2020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两位对于四季度的行情怎么看呢?

茅炜:从宏观经济数据来看,四季度应该会延续此前的复苏过程,经济层面没什么可担心的地方,但是也有疫情反复以及美国大选带来的不确定性。

在大选之前,美联储都会在政策和态度上出现大的变化。此前海外疫情暴发时,美股出现大幅调整,美联储表示要释放无限量的流动性,但是面对本次美股大幅震荡,美联储表示可以理解为目前能够用的调控政策基本都已经用完了。在大选之前的敏感节点,美联储为了“自保”,可能会保持相对比较中立的态度。流动性不继续释放的话,对国外市场会带来相对较大的扰动。

国内市场方面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压力。但是从基本面上讲,大部分顺周期行业的基本面会得到较好的业绩支撑;从政策层面上,我国货币政策是全球最早走向正常化的。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背后,更多地是预期管理,它及早地告诉市场,不要期待“我会给你无限量的流动性”。如果预期逐渐修正到央行想要的位置,货币政策的收紧对市场就不算是增量的负面信息。

四季度的机会有两方面:一方面,许多优秀的标的经历过明显的调整后,如果接下来业绩增长信心比较足,也会有估值切换的机会。另一方面,低估值和顺周期品种中也有被市场误判的标的。

骆帅:我们一直比较关注股债收益比的位置,将股票潜在的收益率即PE的倒数与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作比较。目前这一数字处在相对平衡的位置上,因此震荡行情可能会持续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而且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相对克制,而且我国在经济上行的情况下,通胀是下行的。在这个层面上,我国央行没有必要进行大幅收紧流动性。而且由于之前央行已经前瞻性地收紧了流动性,接下来一旦出现美国大选等扰动的情况,央行也储备了足够的“余粮”来应对,所以我判断未来可能会继续震荡,但不会有明显的下跌趋势。而且9月市场的调整幅度也比较大,接下来会有一定的反弹空间。

主持人:从投资的角度,目前您最看好的是哪个行业呢?

茅炜:这个问题后面很容易被验证。我现在最看好的应该就是银行,其实这应该是一个被机构投资者几乎已经抛弃的差不多的行业了。我们如果去分析机构投资者的季报、年报的话,其实对于银行股的持仓是非常低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其实大家已经把很多负面的情绪反映在这些公司的估值当中。

我们可以看到其实银行有很多的负面新闻,包括要向实体让利,而且银行的中报利润增速呈现非常显著的下降,甚至有知名的分析师预期,今年银行板块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负增长。

但是,银行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当中居于核心地位,其在短时间之内仍然是不可动摇的。同时其实消费者对于银行的粘性其实是非常高的。其实这个行业相对来讲,它的盈利模式还是比较清晰可见的。同时我们从银行的财务报表来看,绝大部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是非常高的,这就说明银行已经为将来可能产生的不良的上升做好了非常充分的应对准备,同样可以理解为现在的利润数据非常的真实,或者说资产负债表是非常的扎实。

我们开玩笑说目前大概只有0.7倍的工行,可能有一些股份制银行已经不到0.7倍,相当于可以打折去买它的资产,可以打一个7折买我国最大的银行。

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说银行下一个季度还是不涨,那到2021年,它的估值就会更加下降。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很多年,银行一直都在赚ROE的钱,明年ROE大概在10%左右;我觉得如果说我们有一笔投资可以稳定的有这样一个回报的话,其实对于很多投资者而言,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投资收益了。

骆帅:我看好具有社交属性的行业,要么是社交软件、要么是在人们社交时用到的酒类饮料。这些具备社交属性的商品,会有消费者自发形成的社交网络,这样品牌的持续性会非常好;而且由于社交的需要,消费者往往对这些商品的价格不敏感。

主持人:最近的港股估值很低,这个时点我们能不能够入手去买港股呢?

茅炜:我们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港股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我们看到港股有些火电股现在只有零点二几倍的PE,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有很多代表未来新兴经济领域互联网的一些公司,其实它们的估值相对来讲要高很多。

但是在同股同权的假设下,就说它是不是一定会有估值修复的机会呢?我觉得其实如果我们确实去翻一下历史的话,如果你仅仅是基于它估值低去买,其实历史上并没有办法证明它一定能够获得一个更好的回报。

骆帅:A/H股之间溢价的收窄不是件必然的事情。从投资角度出发,我会去寻找港股中比较独特的资产,包括互联网公司、传统消费或者医药领域的一些公司,它们只在港股上市,这是港股能提供的独特的机会。

主持人:有投资者问您,公募基金在投资上是不是只有减仓这一条路来避免下跌呢?

骆帅:不完全通过减仓,这需要根据市场内在结构来判断。2016年之前的A股市场,板块之间的走势相关度非常高,有同涨同跌的趋势,在2018年或2015年下半年,基本上是需要减仓的,除非买了极具防御性的大银行板块可能会好一些。

而2016年之后市场出现了一些变化,各行业走势的分化程度越来越高,在后续的市场行情中,不同风格的资产有的涨了很多,有的基本不怎么上涨。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一定需要减仓来避免下跌。

如果能找到了一个公司,你对于它未来的增长很有信心,同时它又有港股和A股,而且港股的估值更低,我觉得是可以去考虑的,但是就不要单纯因为它估值低就觉得好。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红刊招聘季 正式启动!】 金九银十,你是否在寻求一份干货满满的优质offer?是否在寻求一个能展示个人能力的舞台? 证券市场红周刊(博客,微博)诚招证券新闻记者、高级推广运营,邀你一同深入价值投资领域,与投资大师面对面!详情可私信聊

(责任编辑:李显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