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银行:拜登赢得大选成为黄金“最大上行风险”

渣打银行认为,如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赢得大选,对黄金来说是年底前的“最大上行风险”,尽管拜登在民调中领先,但这一风险尚未完全反映在贵金属市场的价格中。

目前市场越来越相信民主党将在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中大获全胜,民调也显示拜登的领先优势正在扩大。

“尽管民调显示,金价走势和仓位似乎并没有完全反映出拜登的胜利。拜登的胜选以及对国会的完全控制为金价带来了最大的上行风险。不过,大选过后,宏观背景仍支撑金价进一步上涨,”渣打银行贵金属分析师Suki Cooper周三表示。

Cooper预计,金价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回升至2000美元/盎司,并在明年第一季度攀升至2100美元。

今年以来,黄金一直与美元走势密切相关,这种情况可能会继续下去。这就是为什么Cooper强调拜登的胜利是对黄金最有利的因素。

“目前,美元仍然是黄金的主要驱动因素,在过去的六次选举中,黄金与美元的相关性不仅在总统选举前五周是明显的负相关,在大选期间也是如此;在一半的情况下,这种关系得到了加强,”Cooper解释说。

“考虑到预期的财政刺激和增税措施,拜登的胜选和民主党获得对国会的完全控制权,为美元、科技股收益率和美国风险资产描绘了最疲弱的前景;鉴于黄金目前与美元的关联度最高(超过50%),美元的反应是关键。”

渣打银行:拜登赢得大选成为黄金“最大上行风险”

分析师表示,总体而言,在共和党获胜后,金价往往会小幅下跌。

“在过去六次大选中…金价在大选前的反应好坏参半,但从历史上看,在共和党获胜后金价普遍走低,”Cooper指出。

有争议的大选的可能性使局势复杂化。“在竞争激烈的选举中,黄金的表现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以2000年美国大选为例,我们注意到黄金价格最初呈区间震荡走势,但随着不确定性延长,直到11月底才开始上扬。不过,1999年也是金价的低点,当时基本面因素尚未转为支撑,”Cooper补充道。

目前,金价仍低于1900美元关口,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他将取消与民主党的经济刺激谈判,直到大选结束。

“在美国大选前,短期仓位尚未增加,但我们相信较长期的负实际利率、前所未有的刺激措施和美元走弱将继续主导金价,并为金价提供有利的背景,”Cooper说。

这位分析师指出,总体而言,今年多数情形下美元将走软,这对黄金长期有利。

短期内,大选前财政刺激措施的推迟将导致黄金价格出现波动。不过,价格下跌提供了一个良好的买入机会。

“围绕大选和财政刺激的波动,可能为建立多头仓位提供有吸引力的切入点,”Cooper说。“与美国股市的长期关联度接近中性,我们预计这种情况将再次出现;然而,在大选之前,我们可能会看到,黄金既是一种避险资产(就像上周那样),也是一种风险资产。”

景顺投资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表示:“尽管一些民调显示拜登的领先优势正在扩大,但我不认为大选的风险已经下降,尽管我知道很多人是这样认为的。从现在到大选结束,市场还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我确信相信黄金会从中受益。”

花旗集团认为,贵金属市场可能“低估了选举所带来的风险”。花旗在近段时间是坚定的黄金多头,该行上月底曾表示,对大选不确定性的担忧可能在年底前推动金价升至创纪录水平。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