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文丨Ashley

  编辑丨张风屹

  李飞、杜华们的“中年危机”来了。

  29岁生日当天,张艺兴正式启动了“2020练习生全球招募计划”,招收13~18岁的练习生进行培训考核后出道。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消息一出,#张艺兴开娱乐公司#的话题登上热搜。同时,#李飞#也毫无征兆地上了榜。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呼声极高的入局者,即将搅动内娱养成系。偶像市场的2.0时代战役也随之打响。

  不仅是厂牌之争与人才抢夺战,更是韩国练习生模式与国内养成系的次世代战役。

  抢“娃”大战,开始了

  高频率的选秀节目,已然“掏空”了内娱的偶像储备。

  当爱奇艺、腾讯视频开始踌躇“今年选男团还是女团”的时候,优酷仍然坚持男团选拔,湖南卫视则一招“奇袭”,锁定了30+成熟“姐姐”、“哥哥”。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偶像练习生》后同样选拔男团的《青春有你》热度稍逊一筹,《青春有你2》即刻调整方向,瞄准了女团,成功制造年度爆款选秀综艺。从《创造101》到《创造营2020》,女团、男团迭代,不仅仅出于创新,也有对人才透支的考量。

  据镜像娱乐统计,向《青春有你2》输送选手的公司中,1/3皆为2018年及以后搭乘偶像元年“快车”成立的新公司。训练生练习时长两极分化严重,经验丰富的曾在韩国练习、出道,剩下的大部分都从MCN机构、影视公司、音乐公司跨界而来,作为偶像的唱跳经历空白。

  《少年之名》的84位选手中的30位“回锅”,藏着不少选秀“遗珠”。最终出道组合SKY天空少年中的李希侃、胡文煊、左叶、林陌,也都是自带粉丝基础的“资深”练习生。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毫不夸张的说,对于选秀节目而言,最大危机在“人”。挑选不出新面孔维持节目新鲜感与神秘感,全网仅有的三百个“秀粉”也很有可能会连夜“跑路”。

  过去几年“翻”遍了各大高校的偶像经纪公司,如今也不得不作出新的考虑。一波又一波选秀浪潮下“适龄”练习生的断代,促使经纪公司考虑年龄偏小、可预见型的选手。

  而在选秀综艺吐槽完“市场浮躁了”、“前面淘完那么多波了,哪能出好苗子啊”的冷面PD张艺兴,如今转型创立娱乐公司培养练习生,第一道标准就是年龄。不是综艺造星的“速成”,而是练习生的“养成”。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从爱奇艺“偶青系”选秀到优酷的《少年之名》,从毕业刚满一周年的NINEPERCENT、已解散的限定团UNINE到成团不久的SKY天空少年,当下偶像市场的主力,大半都是张艺兴的“学生”。

  但张艺兴明确拒绝了《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少年之名》中的所有选手。

  招募计划中“13-18岁”的硬性年龄要求,表明张艺兴所创办的染色体娱乐集团拒绝“回锅”练习生,只招收新鲜面孔。

  “四叶草”和“行星饭”,终有一役

  “选,不‘秀’,没有节目,培训几年后出道。”

  这是由招募计划中的关键词,拼凑出的张艺兴染色体所主张的养成模式与发展方向。

  “13-18岁”,招收年龄较小的练习生进行培训。

  “性别不限”,则男团、女团都有计划,大概率采用并行培养模式。

  “分组别”、“积分制”及整体招募流程,都更贴近韩国练习生训练模式。

  这是张艺兴的培养模式,也是SM的养成模式。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韩系练习生培养体系与本土偶像养成模式的碰撞,可以追溯到“四叶草”和“行星饭”的“世纪大战”。

  2012年至2013年间,张艺兴所在的“天团”EXO与后来的“帝国”TFBoys相继出道,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目光,“行星饭”和“四叶草”也成为当时最庞大的两只粉丝群体。而2014年音悦台的一个奖项让两大粉丝的battle从“偶有摩擦”升级为了“水火不容”,展开大规模的骂战。

  事实上,“四叶草”和“行星饭”的背后,就是一批韩系练习生培养体系拥趸者和本土偶像养成模式支持者。在内娱偶像养成的1.0时代,韩流偶像团体颇受欢迎,能与之抗衡的只有唯一的本土养成偶像团体TFBoys。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而后,国内偶像市场经历了韩国体系与本土养成的长期拉锯。

  率先尝试向国内引入韩国练习生模式的韩庚和乐华娱乐,始终没能制造出一只影响力超越EXO或者TFBoys的偶像团体。乐华娱乐旗下送往韩国严格按照练习生模式培养出的UNIQ,前期并未在国内偶像市场激起大的水花。反而是2019年李汶翰通过《青春有你》“速成”出道、王一博凭借“夏日限定”《陈情令》圈粉无数后才拓宽了知名度。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与张艺兴同为“归国四子”的黄子韬,虽然也于2018年创办了影视娱乐公司龙韬娱乐,但公司以影视投资、制作发行为主要业务,仅在2020年派出旗下艺人――在韩练习多年的徐艺洋参加《创造营2020》。

  而TFBoys所在的时代峰峻,延续了日本杰尼斯事务所的偶像养成模式,并在一代团TFBoys的成功下作出一些本土化改良,推出年龄在14~18岁的二代团,同时以家族模式运营着未出道的TF家族。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不过,时代峰峻的养成模式也在2018年至2019年间陷入迷茫期。力推的五人组合台风少年团出道一年,公司效仿《偶像练习生》开展了一次《台风蜕变之战》,加入两位TF家族练习生打出“7进5”的口号考验粉丝打投能力,结果又改成了“7出7”全员出道组成时代少年团。整体看来,公司并没有对二代团进行完整的规划,后续策划中也暴露出团队风格始终无法定型等问题。

  另一家养成公司原际画,凭借旗下艺人何洛洛的成功出道打开了一定的知名度,据传已向《青春有你3》输送孙宇航、林墨两位练习生,养成模式有所改变。

  “鲶鱼”洗牌养成市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韩系养成VS国内养成的第二次交锋,是粉丝与市场共同的期待。

  陷入疲软的偶像养成市场,需要一条“鲶鱼”的刺激。而张艺兴创立染色体娱乐集团后,局面或许会有所改变。

  在练习生时期,张艺兴就曾表明过希望成为像李秀满一样的企业家,如今在而立之前正式招募练习生进行培训,在成为“中国李秀满”的路上迈开了一大步。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张艺兴创立娱乐公司的优势,在于个人的业务能力、粉丝基础,以及多年积累下的资源经验。

  “偶像的最低标准就是张艺兴,我对练习生们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败我。”作为全民制作人、青春制作人、少年制作人三届PD的眼光与标准,有望在韩国练习生体系下培养出一批优质的练习生。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以我来时路,赠你沿途灯。所历旧风雨,共作好前程。”当偶像开启新的事业版图,粉丝也必然报以热情与支持。借助张艺兴的流量与人气,选拔的练习生也必然会获得一定的曝光与机会。

  以时代峰峻为代表的国内养成模式,虽然粉圈震荡不断,但家族粉、情怀始终在。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在官网采用“竞拍”售卖时代少年团打歌舞台入场券的时代峰峻,一场表演的门票被抬高到16000,每月纯靠向会员的PB售卖就能入账400万:7月总销量408.8万,8月总销量达到439万,可见忠实粉丝的粘性与购买力。

  但参考TFBoys的成长历程,随着二代团成员年龄不断增长面临升学考试,时代峰峻也不得不降低曝光度,让成员能够安心备考。从2020年起,时代少年团成员马嘉祺、丁程鑫、张真源准备艺考,宋亚轩、贺峻霖、严浩翔也将迎来高考,刘耀文需要面对中考,未来两年内很可能减少活动与曝光。

张艺兴开公司培养练习生,内娱养成进入2.0时代

  抓住这个空窗期,如果张艺兴培养的新艺人实力足够,就有机会“弯道超车”,赶超时代峰峻旗下同龄艺人的热度。终结偶像经纪公司老板频频挨骂的现状之外,张艺兴的入局,也有可能结束韩系练习生模式与国内养成模式的拉锯战,形成大势。

  李秀满和SM、朴振英与JYP、杨贤硕与YG,悉数韩国三大娱乐公司,均由艺人自主创办。由此看来,韩系练习生模式为国内市场输送练习生及练习生文化之余,也对国内偶像经纪公司格局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主张韩系培养模式的韩庚和乐华娱乐、黄子韬和龙韬娱乐、张艺兴和染色体娱乐集团,与国产养成系的代表时代峰峻、原际画未来在市场规模、粉丝基数上的对打,必将推动内娱养成走向更成熟的发展阶段、超千亿的偶像经济市场再度进阶升级。

  国产偶像养成市场,已然预见变局。

  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编辑署名,违者必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