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VS招行,白刃相搏还是金杯共饮

蚂蚁VS招行,白刃相搏还是金杯共饮

  与其争夺基金销售渠道话语权,不如携手建立“去散户化”统一战线。

  2020年9月23日,中国金融圈搞了个大新闻:蚂蚁集团独家代销的五只战略配售基金,因为绕开了传统的银行销售渠道,被市场称作“互联网新势力对传统基金行业模式的正式宣战”。

  银行圈随后炸了锅。零售大佬招商银行(600036,股吧)一马当先,宣布蚂蚁此举意在抢夺银行百万客户和千亿资金。声讨之外,还有应对:招总行不仅提前了自己的基金发行时间,还给理财经理们下了硬指令,要联合工建大行拼抢价值客户,打响“资金保卫战”。

  商业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本正经地跟腔解读――蚂蚁卖基金,是希望挑战传统基金销售渠道,甚至意在重组公募基金的行业生态链。

  那么,互联网平台卖基金,究竟是在抢资金抢客户,还是2020版瞎担心?

  01 独家代销,蚂蚁首秀

  有些时候,研究报告做常识科普,可能是公众认知逼出来的。

  投资者买基金,渠道无非两种:直销、代销。

  直销,是通过基金公司官网和APP完成购买。代销,分为传统渠道和互联网渠道两路。传统渠道以银行、券商为主,互联网渠道则是具有代销资质的互联网平台。回顾近年的重磅销售案例,传统代销渠道可谓风头正劲,是整条街上最靓的仔。

  2018年1月,上证指数高歌猛进,11连阳点燃了市场热情。爆款基金兴全合宜乘势而出,用“良心基金公司+明星经理谢治宇”的配方投放市场,1月23日,327亿的首发规模一日售罄。

  配方虽好,但不能忘记“招行渠道优势”这剂良药。兴全合宜的销售成功,放大了银行在基金销售方面的话语权。此后一段时间,兴全和泰、广发科技先锋、鹏华匠心精选等基金,动辄引发千亿资金抢购,盛况如同免费赠送,这都要归功于银行渠道和理财经理们的功劳与辛劳。

  2020年9月22日,首批科创50ETF集中开售,作为目前市场唯一表征科创板走势的指数,该指数由50只市值最大、流动性最好的科创股组成,投资价值和成长潜力众望所归,无需多言。4只基金、千亿规模,同样一日售罄,让券商渠道也结结实实秀了一把肌肉。

  9月22日当晚,华夏、易方达、鹏华、汇添富和中欧五家基金公司官宣,旗下可参与蚂蚁集团战略配售的“创新未来18个月封闭运作混合型基金”获批,并将于9月25日集中发售。

  这一次,表演的舞台留给了互联网平台。

  与以往不同,上述五只基金不在银行和券商渠道销售,而是在各家公司的电商渠道和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平台统一销售。这是基金行业历史上,首次出现仅支付宝一家互联网渠道代销发行新基金。

  互联网渠道有多大能量和潜力,基金公司电商渠道好不好用,这是真刀真枪的检验窗口,也是蚂蚁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代销平台自我展示的好机会。

  因此在9月20日前后,在微信公众号、楼宇电梯、公交车站、机场高铁这些地方,随时随地都能看到相关广告滚动播放。在9月25日启动发行后,基金经理在0点上线参与直播,与投资者亲自交流,互动带货。

  这五只基金从上报到获批,前后不过十个交易日,速度之快堪比火箭,但还有比这更快的。

  五只募集上限120亿元,总限额600亿的基金。自9月25日凌晨起售,2分钟卖出10亿。一小时之后,卖出102亿。到下午14时,易方达创新未来率先达到120亿销售限额,提前结束发行。随后售罄的是鹏华与中欧,只剩汇添富与华夏两只仍可认购。

  考虑到近期整体市场行情低迷的背景,五只蚂蚁战配基金的销售表现,不得不称之为亮眼。9月除了蚂蚁战配基金,市场上新发55只基金,平均每只规模约为27亿,而战配基金一只就有120亿。

  那么问题来了,这次发售,为何引起银行圈如此震动?以至于招总行忧虑重重,专门应对,发起所谓“季末保卫战”呢?

  02 招行在忧虑什么?

  与历史相比,这五只基金的发行背景,除了销售渠道和营销推广之外,最大的区别还在于基金经理、投资风格和产品设计。换言之,这意味着蚂蚁在整个基金业务流程上处于绝对主导地位。

  作为独家代销渠道,蚂蚁精心选择了盈利较为确定、布局CDR与独角兽的战略配售基金,其目的既是为了在全面刚兑的资管市场里,帮助投资者正确认识基金的长期投资,推动散户投资向机构投资转型,也是为了替自己打造口碑。

  如果不理解这一点,就很难理解招行究竟在担忧什么,也很难理解招行进行“非常规操作”背后的逻辑。

  首先,蚂蚁选择代销的这五只战略配售基金,在产品设计上,对投资者拥有很不错的吸引力。

  战略配售基金不是新鲜事。所谓战略配售,是指以锁定持股为代价,获得优先认购新股的权利,以此获得其他投资者没有的投资机会。由于战略投资者不参与网下询价,且安排战略配售股票的比例单独计算。

  从打新角度上看,传统打新一般中签率很低,根据同花顺(300033,股吧)数据测算,过去十年里,全部新股发行的网上打新中签率只有0.045%,而战略配售基金可以优先获得配售资格,平均获配率可达4.25%。

  而参与科创板上市企业打新,需要不低于50万元的资金门槛和两年交易经验,这直接挡住了18年9月之后的新投资者。通过借道基金,就可以实现一元起投,无门槛参与打新。

  截止9月23日,179家公司上市首日平均涨幅是162.21%,中签平均收益率是155.44%,这个可观的打新收益率,对新人和老手都构成了无法抗拒的诱惑。

  此次发售的五只战略配售基金,最高可以有10%的金额配售蚂蚁集团的股票。作为全球最大的独角兽,蚂蚁集团在质地与成长性上具备市场的高度共识,上市之后大概率可以获得资金的继续追捧。

  因此,借道战略配售基金,打新蚂蚁集团,其中优势不言自明。这意味着可以用更低的门槛,获得更高的中签率,实现盈利同样是高概率事件。

  其次,掌舵五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都是五家基金公司的老手、头马与强将,他们的号召力与管理能力,在国内均属一流。

  这五家基金公司,都处于业内第一阵营。华夏与鹏华基金,是人人都知道的“老十家”,中欧基金以主动管理能力称雄,汇添富基金在业内向来以选股著称。而易方达的国内最大公募基金身份,似乎无需多做介绍。

  华夏基金派出了素有“科技成长捕手”之称的副总裁周克平、易方达派出的是价值投资长跑健将、副总裁陈皓,鹏华基金派出董事总经理王宗合,汇添富基金由研究总监劳杰男挂帅,中欧基金则由明星基金经理周应波执掌。

  从历史业绩和管理规模来看,五位掌舵者,年化回报最少者也有14.16%,最佳收益最低者亦有92.12%,在管规模最小的也达到了84.41亿元。是当之无愧的绩优基金经理。

  根据产品描述,这五只基金除了会参与战略配售之外,其余仓位还会投向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股票。从历史上投资风格来看,劳杰男和王宗合偏于价值成长,前者仓位较为均衡,配置分散,攻守兼备;王宗合则相对倾向于消费股,翻阅其管理历史上的前十大重仓股,集中度高达78%。

  而陈皓和周应波均属于稳健成长流派,前者行业配置集中于信息、软件等行业,周应波的持股周期较短,在个股投资策略上相对灵活,换手率较高。华夏的周克平则是半导体芯片专业出身,是科技股的忠实拥趸,其前十大重仓股几乎均来自软件服务、新能源汽车、半导体等领域。

  综合来看,这五只基金的执掌者各擅胜场,区别在于风险与收益的平衡程度。几位更偏向于激进风格和科技股的基金经理,在短期内获得超额收益的可能性更大。偏保守的投资者,则可以选择劳杰男管理的汇添富战略配售基金。

  从产品设计、基金经理和投资风格的角度不难看出,五只蚂蚁战配基金的发售,的确是互联网平台一次精心计划的尝试,蚂蚁希望借此拓展自己在基金销售领域的品牌与口碑,也希望获得更多的用户。

  从商业角度而言,代销渠道话语权的增强,互联网平台的崛起,乃至于直销渠道话语权的减弱,都是趋势导致的必然。毕竟,当年银行渠道也经历了同样的历程。蚂蚁所做之事,既没有超越商业道德的范畴,也大致顺应了消费习惯的趋势。

  此次蚂蚁战配基金的发行,让外界看到了互联网平台的兴起,也让银行业产生了“优势被挑战”的感受。招行作为传统代销渠道,担心的其实是蚂蚁在这是一渠道上,带来冲击的可能性。在假设中,也许有一天,银行和互联网平台会发生针对客户和基金公司的争夺。

  作为正常的商业竞争,这一担忧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否必要,恐怕值得商榷。

  03 合作还是竞争

  小蛋糕竞争,大蛋糕合作;红海鸡飞狗跳,蓝海各自安好。这个道理,在商业界里无数次上演,只能证实,无法证伪。

  事实上,在基金代销领域,银行与互联网平台并不是完全冲突和对立的两方。

  从特性上看,银行经营有年,积累日久,其客户群体更为成熟,在高净值人群数量上也更占优势,回顾历史上银行渠道发售的基金,其客单价少则数万,多则十几二十万。而新兴的互联网平台则更为平民化,其面向的客群,消费能力和资产数量偏低,其中相当比例甚至够不上银行理财的准入门槛。

  从这个层面上看,银行与互联网平台面向的客户群体不仅在消费习惯上迥然有别,在资产规模上也同样泾渭分明。因此在基金公司的产品设计角度上,根据不同渠道特性,定制不同产品,将是一个可能性更大的选项。

  这种趋势,在此次蚂蚁战配基金产品的设计中,已经得到了体现。

  从市场规模上看,无论是招商银行,还是蚂蚁资管,其份额均远未达到寡头水平,两者的资管规模相加,只有12万亿。这个数字,与206万亿的居民财富规模相比,只占不到6%,远未达到Duopoly状态,离天花板则更是相距甚远。

  这一点,招行的高层管理者似乎同样应该想得到。

  从业务成长性上看,在中国居民金融资产中,存款和银行理财、信托规模超越50%,真正符合资管新规导向的净值型产品,占比尚不足20%,因此两者的竞争,恐怕在发生之前,首先要经历漫长的居民金融资产结构变迁阶段。

  迈不过这个阶段,银行、券商和互联网平台在代销渠道里的话语权争夺,互联网平台对传统代销渠道的冲击,几乎无从谈起。

  从资本市场的宏观层面上看,中国当下资本市场最大的挑战,既是如何在一个全面刚兑的资管市场里,落实监管层多次强调的资管新规;也是如何推动市场从散户主导向机构主导、从散户投资向机构投资、从高风险的零散交易向价值投资转型。

  推平投资的高门槛,为每一个投资者寻找适合的产品,用简单阅读基金条款、选择优秀基金经理的方式,实现稳定收益,长期获得收益,这个“去散户化”的过程,需要监管层、基金公司、销售渠道通力合作。

  站在这个角度上,招商银行作为零售之王,蚂蚁集团作为最大的金融科技平台,两者的最佳选择是合作而非竞争;是携手促进渠道良性发展而非相互辗轧;是由下游向上游、推动基金公司提升产品设计水平和市场进一步细分;是帮助投资者正确认识投资、认识风险和收益。

  在这个过程中,多些“金杯共汝饮”,少点“白刃不相饶”。恐怕不只符合招行与蚂蚁两家的利益,也更符合中国资本市场转型中的现实要求。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