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名将何引丽 想圆奥运梦不想留遗憾

马拉松名将何引丽 想圆奥运梦不想留遗憾

何引丽的个人最好成绩是2015年在重庆马拉松创下的2小时27分35秒,她的梦想是在东京奥运会上刷新个人纪录。 受访者供图

何引丽 生日:1988/7/20 籍贯:内蒙古包头 个人最好成绩:2小时27分35秒(2015年重庆马拉松) 奥运达标成绩:2小时29分14秒(2019年重庆马拉松)国家队经历: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女子马拉松、2014年仁川亚运会女子马拉松第6名(2小时33分46秒)、2015年北京世锦赛女子马拉松 第37名(2小时45分05秒)、2017年印度班加罗尔亚锦赛女子万米第6名(34分27秒14)

9月底,首届中国多伦马拉松赛在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举行,家门口作战的何引丽以2小时35分46秒获得女子精英组亚军。尽管没夺冠,但在过去大半年训练状态一般的情况下,能在疫情后的首场全马比赛中跑出这样的成绩,何引丽非常满意,“这让我再次找回自信。”

32岁的何引丽是国内年龄最大的女子专业马拉松选手之一,在国内外大大小小的马拉松赛事中取得很多荣誉。2017年全运会结束后,她曾短暂退役,如今重回赛场,目的是圆奥运梦。何引丽正跟随中国马拉松集训队在河北承德坝上雪上项目训练基地集训,日前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她的目标非常坚定,“再拼一把,尽量不让职业生涯留遗憾。我希望能够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在奥运舞台突破个人最好成绩。”

●状态

全马首秀重新找回自信

新京报:此前几乎没有比赛可比,从冬训到夏训,是如何安排自己训练的,训练效果如何?

何引丽:我们在云南的冬训本来计划一个月,因为疫情影响,持续了大概3个月。回到内蒙古之后,我们学校(内蒙古体育职业学院)还没开学,无法训练,又在哈素海集训了3个月。直到7月底开学,才返校训练。

主要内容还是封闭式训练,按照田协和教练要求,有意识地加强了耐力、体能训练。夏训期间,长距离拉练相对少一些,加强了速度方面的训练。

新京报:跑了十几年马拉松,每年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今年比赛这么少对竞技状态影响大吗?

何引丽:有点不习惯,我比较适合通过以赛代练调整状态,今年几乎没有比赛,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确实状态一般。

新京报:9月中旬去甘肃靖远参加了一场半程马拉松,轻松夺冠,觉得自己的状态如何?

何引丽:因为是大半年以来的首场比赛,总体表现还可以吧。我个人感觉集训期间练得一般,身体不在最佳状态,当地也属于亚高原地区,海拔1400米左右,对于最终的结果和成绩,我感觉还行。

新京报:紧接着参加多伦马拉松,同样是亚高原地区,而且高手云集,对今年首场全马满意吗?

何引丽:这次比赛来的都是精英,赛前既紧张又兴奋,紧张是因为好久没有跑这么长距离,担心后半程状态不好,但好久没有跑全马,又觉得蛮期待的。说实话,我没想到能在最低迷的状态下跑出这样的成绩(2小时35分46秒),虽然只是亚军,但我依然高兴。这大半年的训练效果确实不尽如人意,我也一度怀疑自己,通过这场比赛,我再次找回了自信。

新京报:最近在内蒙古中长跑队多了一个身份――助理教练,同时又是队内的老大姐,这个身份对你有压力吗?

何引丽: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压力,就是感觉更有责任感了。不仅要对自己负责,除了训练,还要兼顾其他小队员,生活上也好,训练上也罢,都需要更多地照顾、鼓励他们。同时也要激励自己,给他们做一个榜样。

●坚持

退役后回归心态更成熟

新京报:这些年拿过不少大赛冠军,也多次跑出国内年度女子最好成绩,说说对你印象很深的比赛吧。

何引丽:首先是2015年重庆马拉松吧,那次比赛跑出了我目前的个人最好成绩,那年也是我训练比较系统的一年。还有就是去年的纽约马拉松,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世界大满贯赛事,而且是我一个人去的。对我来说,这两场比赛都有特殊的意义。

新京报:过去十几年一直是和殷长喜教练合作,如今又成为助理教练,最想对教练说什么?

何引丽:我跟着殷教练练了将近15年,有句话怎么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殷教练带我这么多年,甚至比我自己更了解我。不管每次训练还是比赛,当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时,他都会鼓励我,结果也总是出乎我意料。我想说一句,教练辛苦了。

新京报:前两年你曾短暂退役,如今又回到体制内,能分享一下做出重要选择时的心理变化吗?

何引丽:2017年全运会之后,我选择了退役,当时我觉得年龄也不小了,而且跟我训练的那一批人全部退役了,所以我也想退出了,去跑跑业余比赛。

后来因为我确实喜欢跑步,热爱马拉松,也参加过世锦赛、亚运会这些大赛,唯独没有参加过奥运会。我当时在想,我退役后的状态保持得不错,也没有伤病。部分领导也找到我,问我想不想重新进入体制内,冲击下奥运会,那会儿我的成绩也达标奥运了,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再拼一把,尽量不让职业生涯留下遗憾。

新京报:年龄越来越大,但你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很高的水平,是因为心态更成熟了,还是训练内容上有所调整?

何引丽:主要是之前练的底子比较扎实吧,另外心态确实比较成熟了。每次参加比赛,我知道想要什么,也知道怎么做才能达成目标。

●目标

希望奥运跑出最好成绩

新京报:以董国建、彭建华为代表,国内男子马拉松选手去年接连跑出好成绩,是不是对女子马拉松的进步也是很好的激励?

何引丽:尤其是董国建大哥,他比我大一岁,去年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PB),接近全国纪录,我和他私底下也会交流,但他一直很谦虚。本来我对自己挺怀疑的,想着能不能再跑出最好成绩,但看到他这么努力,成绩也有突破,我也会想,应该再努把力,没准也能跑出PB。

新京报:国内的马拉松赛事正在逐渐恢复,接下来有没有大致的参赛计划?

何引丽:我现在的体能情况不太理想,首先还是借着国家队集训的机会,改善下体能,还有就是通过冬训储备能量。今年的参赛计划暂时还没确定,即使参加,应该也只是适应一下比赛。

新京报:你的PB是2015年创造的,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参赛,会力争突破一下吗?

何引丽:无论是我还是其他运动员,都是好好练一个冬天,开春之后再重点参赛,那也是国内运动员每年状态最好的时候。明年3月份吧,我希望到时候冲一冲好成绩。

新京报:明年还有奥运选拔赛,女子马拉松只有3个名额,届时会有压力吗?

何引丽:我个人压力不小,毕竟像李丹一些年轻的运动员,她们有年龄优势,长成绩也比较快。所以,我还是得在训练中好好努力。

新京报:以前参加过亚运会、亚锦赛、世锦赛等大赛,对你来说,奥运会是不是最向往的?

何引丽:身为一个运动员,奥运会应该是所有人最希望参加的比赛。我也想通过奥运会舞台证明自己,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也是对自己这么多年马拉松生涯最好的检验。

新京报:如果能参加东京奥运会,会设置什么样的目标?

何引丽:我没有想过跑进多少名,但应该会在心里预设一个成绩来自我激励,希望在奥运会赛场跑出个人最好成绩吧。

采写

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责任编辑:李显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