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说唱三国杀

中国说唱三国杀

中国说唱三国杀

  四年后的说唱,从一家独大变成三分天下。

中国说唱三国杀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吕鑫D

  今年夏天的说唱迎来一个新的高潮。

  对于今年的说唱综艺而言,只有B站是在初次涉足自制说唱领域。他的对手爱奇艺,四年间从创业布局到加深产业链,爱奇艺深耕说唱领域已取得不错的发展。而芒果台自制的《说唱听我的》,则是网络说唱比赛Lisen up的升级版。

  从爱奇艺的一枝独秀,到如今的三分天下。表面是三档节目在争夺流量,其实是三个平台围绕说唱文化展开的一场博弈。

  说唱领域布局的博弈

  从战略布局来看,B站的确需要说唱来帮助其完成商业布局。以小破站为称的B站在很多年内一直面临盈利的困境。这虽是视频平台的统一困境,但对于坚持不接受贴片广告的B站而言,盈利和商业化更是难上加难。截至到今年第二季度B站已经连续九个季度亏损,如何挽回局面是B站最大的任务,也是其尝试商业化的重要原因。

  B站CEO陈睿曾表示要让B站出圈,不再局限于二次元文化的B站,近年来的动作确实很多。开始制作纪录片、办跨年晚会、自制综艺等。今年B站迎来了第一档自制S+网综《说唱新世代》。

  此次B站涉足说唱领域,不仅是B站看上了说唱,也是说唱拥抱B站。

  在B站官方正式做说唱之前,说唱就早已在平台上UP主之间流传。B站的UP主最为出名的就是剪辑鬼畜视频,不少说唱都因在B站上的再次创作而更加出圈。在平台上涌现出火上微博热搜的Rapper吴一凡,他将鲁迅的作品改编成rap。某幻君和老番茄合作的说唱视频获千万点击量。B站一直主打年轻人喜爱的内容,说唱文化的特色又和B站的受众形成了契合。

  对于年轻人喜爱说唱文化和对说唱的高接受度而言,爱奇艺确实做出了很大贡献。

  爱奇艺对于说唱可谓是孤注一掷,2016年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公开表示布局超级网综,将最大的资源砸在某一垂直领域上。自制综艺《中国有嘻哈》便是爱奇艺第一个在超级网综方面的涉水。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曾公开表示,在当时爱奇艺所有的渠道、资源都必须做好准备为说唱让路。

  举全平台之力打造的《中国有嘻哈》并没有让工作人员失望,第一季12期总播放量超32亿,总决赛当天新浪微博热搜前50中有30多个热搜和这档节目有关。如今四年的说唱节目为爱奇艺带来了巨大的广告收入,据公开报道显示第一季的广告费用高达5.4亿。而上一个火爆全网的选秀类节目《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广告费用止步3亿。

中国说唱三国杀

  从现在的视角来看,爱奇艺当时孤注一掷,2亿多的制作成本70多个机位的投资正确的。

  同样注重超级网综概念的芒果台,也是爱奇艺在今年迎来的第一个说唱对手。

  芒果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都是内娱综艺的天花板,也是选秀类节目的鼻祖。早在2004年就推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素人选秀节目《超级女声》,2006年举办《快乐男声》并捧红了李宇春、张靓颖、张杰、华晨宇等一票实力唱将。

  不仅于此,芒果台一直持续探索小众且垂直领域的文化,从《爸爸去哪》、《妈妈是超人》、《真心话大冒险》、《女儿们的恋爱》等节目可以看出,芒果台一直在亲子、恋爱等垂直领域发功。

  2018年,芒果台公开宣布“超芒计划”,网综、网剧、网大构成三驾马车齐头并进。

  由于芒果台体量大自制IP多,《说唱听我的》开播期间又和芒果台制作的《乘风破浪的姐姐》撞个满怀。所以节目前期并无过多宣传,与爱奇艺、B站的深层次布局相比,芒果台此次布局说唱更像是一次试水。

  同质化严重

  三档说唱节目最大的同质化是参与者高度重叠,其次是赛制。

  《中国新说唱》这档节目最开始吸引观众的除说唱文化外就是导师的阵容,不仅有极具代表性的老牌说唱歌手热狗以及他的搭档张震岳,还有人气说唱歌手潘玮柏,以及顶流吴亦凡。四位导师的流量撑起一个说唱节目简直太轻松。

  四年来,节目涌现了一批又一批人气说唱歌手,无论名次排名如何,只要是出圈的说唱歌手流量都不亚于明星。但也存在一些小有名气的说唱歌手,为了持续增加曝光率和进一步取得认可。很多歌手连续几年参加《中国新说唱》,今年的《中国新说唱》更是被评为“回锅肉”大赛。

中国说唱三国杀

  芒果台、B站的入局,也成为了这些小有名气的说唱歌手新选择。同样对于初次涉足说唱领域的平台而言,平台也确实需要他们带来一部分流量。

  今年《中国新说唱》还在线上海选时,芒果台已经率先发布参赛选手。从参赛选手名单来看,其中辛巴、FreeC、BLOW、大年、卓卓、小鸭哥等等十几人均参加过《中国新说唱》。

  值得注意的是导师的阵容也高度重叠,《说唱听我的》共有八位导师,其中法老、派克特、艾热、ICE、小鬼均参加过《中国新说唱》。这档说唱节目的后起之秀, 在节目的参与者中和《中国新说唱》的重叠度特别高。

  在选手重叠度上,《说唱新世代》似乎避免了这一现象。在18-24岁的年龄限制下只有几位参与过其他节目的选手,不过B站则邀请了说唱圈顶流在《中国新说唱》常驻三年的导师热狗。

  赛制方面,B站继续我行我素。不仅将节目打造成“变形记”,选手生活都需要依靠特质的货币,更是主打高校说唱文化。从高校校区代表到小组突围赛、导师监制,最后阶段决选。这样不仅打造了全新的赛制,更是宣传了深入人心的特色,B站背靠的平台也增加用户黏度。

  爱奇艺四年对于赛制并未作出过多改变,《说唱听我的》也学习了《中国新说唱》的赛制,不过根据节目特点将60秒的个人表演时间延长到90秒。

  老面孔、老节奏、老剪辑使得说唱节目同质化十分严重,很难新起来。

  靠差异化出圈

  爱奇艺的《中国新说唱》以及前身《中国有嘻哈》,除导师阵容外,另一个制胜秘诀便是会“制造矛盾”,有了矛盾自然就有看点。第一季爱奇艺便通过剪辑呈现了偶像和说唱歌手之间的矛盾,第二季又借着选手制造了地上rapper和地下rapper的矛盾。去年则打起了厂牌之间矛盾的主意。

  今年爱奇艺博得流量靠的是一群破次元壁的网红,主播药水哥、GIAO哥的出现让节目本身多了更多趣味性,同时两位网红千万级的粉丝也为节目增加了流量。

  爱奇艺一直懂得如何加深IP效应,为了将说唱产业的价值放大。爱奇艺推出了衍生节目《说唱有新番》,并打造成会员专享类节目,同时推出衍生品牌RICH。四年来,爱奇艺持续推出潮玩计划、刺猬现场Live house Show等说唱系列内容。依托节目本身开发了艺人经纪等辅助说唱歌手商业化的进程。

中国说唱三国杀

  B站打响了“万物皆可说唱”的口号,事实上《说唱新世代》也确实做到了。在先导片中,导演严敏向选手说“我们的节目和别人不一样,是在寻找能写自己真正生活的选手,讲真话,也能为这是世代发声的,没有人可以定义什么是说唱,万物皆可说唱。”在这档节目里,节目组布置了battle的八角笼舞台,并且在工厂中修建了选手的住宿空间,研发了一套新的生活体系。节目整体,摒弃了叙事类说唱节目,发展成养成类说唱节目

  在开播前B站一直高调造势,6月份在平台上线了说唱分区,吸引了法老、马思唯、艾福杰尼等知名rapper。《说唱新世代》在衍生层面上向爱奇艺看齐,制作了预告、选手vlog、花絮、up主采访探班等节目。

  B站深知什么是目前说唱市场需要的“新”。就目前播放的节目来看,《说唱新世代》不仅严格规定了选手的年龄,更是在内容作品上推陈出新。在内容上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真实,节目中有讲述原生家庭与社会的歌曲,也有平凡人追梦的挣扎。

中国说唱三国杀

  芒果台此次涉足说唱领域,不仅是一个平台的努力而是三方合作的共同成果。

  该节目的发起人是说唱厂牌“声闻聚将”的主理人高炜,他早期参加过芒果卫视的《快乐男声》、《绝对唱响》。这次他以节目总制作人的身份加入《说唱听我的》,并找到了说唱圈颇具影响力的比赛《Listen Up》的嘻哈融合体主理人ComeLee,三方合作。《说唱听我的》更是《Listen Up》在更大平台渠道上的一个延续,这也是这档节目更加注重Rapper与作品的原因。

  面对交过三年答卷的爱奇艺,芒果台避免了某些错误答案,最为明显的就是剪辑。

  2019年因剪辑不当《中国新说唱》再次登上热搜,导师热狗发文称节目组不要再坑我了。虽然芒果台在剪辑方面也一直被网友吐槽,但在《说唱听我的》节目中,芒果剪辑出一个漂亮的故事。

  第一期在舞台大放光彩的魔动闪霸,由于兄弟Smelly D带着组合的希望在舞台上大放异彩取得胜利,他下场后两兄弟抱头痛哭,结合先前播出的兄弟奋斗的画面,通过故事化的剪辑手法讲述了一个兄弟情,着实让人感动。

  最后

  说唱四年,红利期是否已过还是个未知数。通过百度指数可以看出今年三档说唱节目除《中国新说唱》有大幅度的增长外,其余增减较缓。

中国说唱三国杀

  从模仿到出圈再到本土化,说唱这条路目前似乎越来越顺。多平台竞争同一垂直领域的流量,对于受众而言是个良性发展。对于平台而言,保证持续输出优质内容才是最强的竞争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