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市场日趋火爆厂商两极分化严重

游戏市场日趋火爆厂商两极分化严重

十一去哪儿玩?一部分宅男宅女可能真的宅在家玩游戏。2020年,宅文化的爆发让游戏正在成为玩家的“必需品”。

这背后是游戏厂商赚得手软。腾讯Q2财报数据显示,其网络游戏业务收入为382.88亿元,同比增长40%;网易Q2财报显示,其在线游戏服务营收为138亿元,同比增加20.9%。除腾讯网易两大巨头外,包括三七互娱(002555,股吧)、完美世界(002624,股吧)等游戏厂商同样在2020年上半年营收爆发。

不仅是游戏厂商,包括索尼、任天堂等主机游戏厂商同样获利。任天堂依靠《健身环大冒险》、《动物森友会》带动主机销量爆发,而索尼旗下的PS4主机也一度被玩家一抢而空。

“国内游戏市场的日趋火爆,势必让游戏厂商、游戏主机厂商下重注投入其中。”游戏行业观察者马静说,“尽管如今手游占据绝对主流,但未来很可能出现手游、端游、主机游戏细分市场抢夺玩家的场景。”

“御三家”的游戏主机市场抢夺战

9月17日凌晨,索尼召开线上发布会正式公布旗下新一代游戏主机PS5的上市日期和售价,并发布多款首发游戏。玩家小飞(化名)当天观看了发布会后表示“有些心动”。

受“宅文化”的影响,越来越多的玩家逐渐回归到游戏主机市场。

“以前因为工作原因,很少有时间玩游戏主机。”小飞告诉新京报记者,尽管早在一年前就购买了PS4,但一直在家“吃灰”。而春节以后的“家里蹲”,让周遭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重拾主机游戏。

疫情导致线下娱乐、旅游、餐饮等传统行业遭受重创,而游戏行业成为少数被影响的领域,游戏主机也借这一趋势重新引来市场热潮。

多位销售游戏主机的卖家告诉记者,疫情期间确实迎来一波购买高潮,无论是主机还是游戏碟都被玩家抢购。“包括Switch、PS4等游戏主机被一抢而空,一周之内卖了近百台主机。”一位卖家说,“而如今尽管销量回落,但相对疫情前也明显提升。”彼时包括任天堂、微软、索尼等游戏主机厂商都曾面临产品脱销的状况。

记者了解到,尽管当下手游占据游戏市场绝大部分份额,但越来越追求游戏本质的玩家开始腻烦手游品质,逐渐回归到主机游戏领域。“相对手游品质参差不齐、不断要求氪金等毛病,主机游戏无论在画质、可玩性等方面更吸引玩家。”多年主机游戏玩家老安表示。

销量的反弹,让传统游戏主机厂商看到更大的市场。2020年9月,微软宣布旗下游戏主机Xbox Series X的售价,并将于2020年11月正式发售。老对手索尼很快在其发布会上宣布PlayStation5将于2020年11月全球发售。

“两大当下最主流的游戏主机同时上线,除了多年来积累的‘恩怨’外,也存在看重游戏玩家回归主机游戏市场的趋势,希望抢占先机的可能性。”游戏行业观察者马静告诉记者。

据海外媒体报道,在索尼开启PS5预售后的24小时内,包括沃尔玛、Best Buy等多个平台的库存售罄。而微软Xbox Series X在北美、日本等地通过多个渠道开启预售,短短几小时内库存也售罄。

老对手们的接连发力,让被业内同样称为游戏主机领域“御三家”之一的任天堂坐不住了。有消息称,任天堂正在筹备推出新的Switch主机以追赶这波游戏主机的迭代换机潮,参与进这场次世代游戏主机大战。

《王者荣耀》仍最吸金,动森、健身环成热潮

“国庆不准备出门,和朋友好好玩上几天。”手游玩家林彬(化名)打算宅在家过黄金周。

据七麦数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游戏APP吸金能力iOS榜单中,头三名仍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三国志・战略版》。而在Top10的榜单里,仅《剑与远征》一款新游戏进入前十,头部游戏产品的新老交替比较缓慢。而在Top100榜单中,今年上半年上线的新游戏仅有9款。

今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主机类游戏收获了近几年前所未有的火爆。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动森和健身环,那你就真的OUT了。

这也可以从8月份任天堂公布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即2020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业绩中看出来。任天堂交出了史上最佳季报:净利润大增超5倍。受疫情影响,任天堂的游戏机和游戏软件销量都创下新高。在硬件销售中,Switch Lite是主要增长动力,传统的家用游戏机Switch的销量则为305万台,同比增长43.5%。《动物森友会》的畅销是任天堂二季度游戏软件收入的主要增长动力。此外,《健身环大冒险》自发布以来产能一直跟不上需求的增长,特别是3月到5月期间由于产品短缺而出现销量下降的情况。

据记者了解,自年初就火爆游戏市场的《健身环大冒险》、《动物森友会》等Switch游戏,目前仍受到玩家的喜爱。

红利集中于头部玩家 游戏厂商几家欢乐几家愁

“宅文化”的影响,让中国游戏市场在2020年两极分化更为明显。

“2020年游戏市场真的是几家欢乐几家愁。”9月25日,游戏业者王珂(化名)表示,“大厂赚到更多的收益,小研发团队因为版号、资金欠缺等问题,解散速度加快。”

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发布的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其中移动游戏收入达到1046.73亿元,贡献了游戏市场收入的75.04%。

但强者恒强的局面并没有改变。腾讯Q2财报数据显示,其网络游戏业务收入为382.88亿元,同比增长40%;网易Q2财报显示,其在线游戏服务营收为138亿元,同比增加20.9%。

另据数据统计,上半年营收前五的腾讯、网易、三七互娱、世纪华通(002602,股吧)和完美世界,这五家厂商的市场占比高达84%。“这意味着游戏市场红利基本被前五家巨头所瓜分。”业内观察者马静告诉记者,“腰部及尾部的游戏企业面临着极为严酷的局面。”

据游戏行业媒体的数据显示,收入10亿以下的游戏企业不论是在营收还是净利润上,同比下滑情况越来越多。在59家上市公司中,有30家公司营收不足5亿元,6家公司营收不足1亿元。

多位游戏从业者曾告诉新京报记者,营收下滑的原因来自版号问题。在总量控制的背景下,多款产品无法按照计划如期推进,最终不得不重新制定发展规划。

让王珂等中小游戏从业者焦虑的是,大公司单依靠老游戏就能保持稳定流水;但漫长的版号审核让中小研发团队面临产品无法盈利的局面,甚至随时可能被叫停下架。

2020年8月1日,苹果商店在中国区下架近30000个APP,其中游戏类产品达到26608个,这些游戏类APP下架原因多是因为没有版号。

“市场的不确定性始终是笼罩在中小厂商头顶上的阴云。”王珂说,他曾经加入到一个同行微信群里,里面多是中小游戏研发商,如今群里的人越来越少,一打听才知道,不少人因为无法盈利而选择离去。

事实上,游戏行业确实以每年递增的速度持续升温,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大厂入场。阿里巴巴旗下灵犀互娱的游戏《三国志・战略版》在2020年上半年已经杀入iOS排行榜前三。2020年3月,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发行的体育竞技类手游《热血街篮》上线,一度站上APP Store免费榜第二。

“新巨头的入局,势必会让游戏市场越发壮大。但市场红利始终会向大厂靠拢。”马静认为,“对于中小游戏研发商而言,未来的道路要么加入大厂,要么离去。”

新京报记者 覃澈

(责任编辑:李显杰 )